第一千五百二十章:门后有情况 - 神兵奶爸

第一千五百二十章:门后有情况

第一千五百二十章:门后有情况 林昆和曲涵蕾从车上下来,抬起头望了一眼这高有二十几层的公寓,笑着说:“看来这美利坚归来的海归,还挺舍得花钱的,在这地方租房子当员工宿舍肯定不便宜啊。” 曲涵蕾道:“舍得花钱又怎么样,还不是道貌岸然的衣冠禽兽。” 林昆笑着说:“有道理,那他就是一个舍得花钱的衣冠禽兽,哈哈!” 两人说着话,一个背着个老旧斜挎包的中年男人走过来,看起来四五十岁,穿着一身老款的旧衣服,张嘴露出一副发黄的牙齿,冲林昆小心翼翼的说道:“先生,在这儿停多久?” 林昆回过头一看,就知道是来收停车费的,笑着说:“怎么收费?” 中年男人道:“一个小时五块钱,两个小时八块。” 林昆从兜里掏出五块钱,笑着说:“先来一个小时的吧。” 掏钱的这会儿功夫,曲涵蕾直冲林昆打眼色,林昆却只当没看到,等两人走进了楼道里,曲涵蕾忍不住的抱怨一句:“师兄,刚才我冲你打眼色,你是不是故意没看到?” 林昆笑着说:“都是从乡下出来打工的不容易,能不为难就不为难吧。” 曲涵蕾道:“可他们收停车费就是不合理的,那路边本来就是公共的地方。” 林昆笑着说:“那我也不能跟那大叔说理呀,他也只是替人干活的,要真是说理得找背后雇他的那个老板。” 曲涵蕾看着林昆不说话了,林昆摸了摸下巴,又摸了摸脸颊,说:“怎么了这是,我脸上是不是有什么东西?” 曲涵蕾明媚的一笑,道:“师兄,原来你还挺讲道理的。” 叮! 电梯的门开了,两人走了进去,林昆回过头笑着说:“怎么着,听你这话里的意思,你一直觉得我不讲道理呀?” 曲涵蕾倒也诚实,点了点头说:“以前我和星雨都觉得你是混黑社会的,一定蛮横跋扈的很。” 林昆笑着说:“真正的黑社会可都是讲道理的,不讲道理那都是地痞流氓,像外头那个雇乡下大叔收停车费的,就是地痞流氓。” 曲涵蕾笑着拍了拍手,道:“有道理!” 这微笑拍手的背后,曲涵蕾没有发现的是,她对林昆的印象正在慢慢的改变,由先前的不太讨喜,变成了欣赏。 电梯的门开了,走廊很长,像这种矗立在闹市区的公寓,大多都有着长长的走廊,电梯很少,每一层的住户却很多,每天早上上班,傍晚下班的时候,大家都得抢电梯。 离闹市区近,这公寓里也不光是住户,还有许多的商户。 曲涵蕾的宿舍在这走廊的尽头,邻着一扇不大的窗户,此时那下午四点钟的阳光,正暖暖的晒进来,一个三十多岁的女人,正靠在窗台上抽烟,她有长长的头发,高高的鼻梁,金色的阳光映衬在她的脸上有一层说不出的惆怅。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故事,内心深处看不见的是秘密,说出来的是心声。 林昆对别人的故事不感兴趣,他只在乎自己在乎的人。 “小曲,你回来了。”女人掐灭了烟卷,笑着跟曲涵蕾打招呼。 “是啊,孙姐。”曲涵蕾笑了笑。 “你弟弟怎么样了,不要紧吧?”孙姐一脸关心的问道。 “没事了,谢谢孙姐关心。”曲涵蕾笑着说了一声,便要进屋。 “小曲,你先等一下。”孙姐一把拉住了曲涵蕾的手,看了看林昆,然后把曲涵蕾拉到了一旁,压低声音小声嘀咕了几句。 “这……”曲涵蕾的耳朵根子都红了起来。 “怎么了?” 林昆察觉到曲涵蕾脸上的表情不对,笑着走了过来。 “孙姐说这屋里面……”曲涵蕾越说声音越小,脸颊也越红了。 林昆可不是那不喑世事的青涩少年,马上就猜到了里面的蹊跷,看向那个孙姐,笑着问:“这里面谁啊?” 孙姐看了一眼林昆,又看了看曲涵蕾,道:“小曲,这位是?” 曲涵蕾道:“哦,这位是我师兄,师兄,这是我的同事孙姐。” “师兄?” 孙姐笑着打量了林昆一眼,然后笑着对曲涵蕾说:“小曲,你师兄蛮英俊嘛,有没有女朋友啊,我可有个妹妹哦。” 曲涵蕾尴尬的笑着没有答话,林昆这时又笑着问道:“孙姐,这里面到底怎么回事,不会大白天的有人在里面玩春宫吧?” “咯咯……” 孙姐掩嘴笑了起来,这模样可跟刚才她靠在窗台上抽烟的神态相差太远,刚才给人的感觉很惆怅,现在嘛…… 很骚浪! “小曲她师兄,还真让你给猜对了,不过我劝你还是不要硬闯打扰的好,里面的可是我和小曲的大boss,要是惹了大boss不高兴,小曲和她弟弟的身份证还有剩下的工资,可就不好要喽。”这孙姐半媚半笑的,话倒是很实在。 “这大白天的,他这么一个大boss怎么跑你们宿舍来了?”林昆好奇的问道。 “最近新来了一个教舞蹈的小姑娘,长的太漂亮了呗,唉……”孙姐叹息一声道:“还是被受得住糖衣炮弹呀,哪像你师妹小曲,像这么好的姑娘,现在可少喽。” 林昆微微一笑,也没再说什么,转过身就走到了门口敲敲门,那孙姐本来想阻拦,可林昆的手已经落下了。 咚咚咚…… 里面没有任何的反应,孙姐站在一旁却是有些紧张,看向曲涵蕾压低着声音说:“小曲,你师兄这是疯啦,大老林的眉头他也敢触,我先到别地儿去躲躲了。”说完,马上闪人。 等了两秒钟,林昆可没耐心继续在这儿敲门,抬起脚直接一个大脚板子踹在了坚硬的门板上,这门板可都是钢铁材质的,但就听砰的一声巨响,这门板马上凹下去了一大块,整扇门严重的扭曲起来。 “谁啊!” 里面顿时传来了一声不满的叫喊,声音的气势很足。 咣! 又是一声巨响,林昆又是一脚踹在了门上,本来就已经扭曲的门板,这一下硬生生的被踹开了,半挂在了门框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