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五百一十八章:捡到宝 - 神兵奶爸

第一千五百一十八章:捡到宝

第一千五百一十八章:捡到宝 野马车刚刚开出了百十米远便停下来了,聂小倩打一上车开始,便满脸兴奋说个不停,“哥,你真是太厉害了,没想到你这么牛呢,几下就把田东宇那王八蛋给打废了……” 车停下,小丫头马上安静了下来,疑惑的看着林昆,“哥,怎么了?” 林昆透过后视镜看了一眼,李梦这时刚从台球室的门口走出来,模样有些慌张,在路边伸手拦出租车。 聂小倩看了看后视镜,“呀,还是哥你细心,我都差点忘了梦梦。” 林昆将车挂了倒档,但没倒多远又停了下来,聂小倩道:“哥,怎么停下了,梦梦她瘦,你车的后排能坐下。” 林昆没有说话,只是看后视镜,这时一辆出租车停了下来,李梦坐进了出租车里,出租车也是向着林昆这个方向开过来的,和野马车擦肩而过的瞬间,李梦向车里看了过来。 她的目光清澈,暗含着一抹感激,嘴角噙着微笑,却有些令人可怜。 这是一个可怜而又令人心痛的姑娘。 “哥,你在想什么?”聂小倩继续在林昆的耳边说道。 “刚才我要是过去接她上车,被别人看见了,田一方肯定会找她麻烦的,据我所知田一方就田东宇一个儿子,我刚才断了他老田家的根,这笔账记到我一个人的头上就行了。” “呀,那我呢?” 听林昆这么一说,聂小倩马上紧张起来,刚才在台球室里的时候,她和田东宇可是正面相见的,那田一方可你当会找她麻烦。 “无妨,田一方真要是找你麻烦,你就实话说了,我们认识还不到半天的时间,根本不了解我的底细。”林昆微笑着说。 “呀!” 聂小倩马上恍然,“哥,你到底是什么人呀,敢打田东宇。” 林昆踩了一脚油门,野马车继续行驶,目视着前方笑道:“还是少知道一点的好,你不是说要我带你兜风了,走吧。” 嗷的一声,野马车一声怒咆,瞬间加速起来,在笔直的马路上飞驰…… 半个小时后,车子停在了洱海家苑别墅区外,聂小倩依依不舍的从车上下来,嘟着小嘴一脸幽怨的小表情道:“哥,你真就不打算给我留一个电话么,现在很流行兄妹恋的。” 林昆有些哭笑不得,看着小丫头道:“哥喜欢大一点的姑娘,你还太小了。” 聂玉倩故意挺了挺饱满的小胸脯,道:“已经不小了,我还会再发育!” “走了。” 林昆踩了一脚油门,野马车向前行驶了一段,聂小倩生气的刚要跺脚,野马车突然停了下来,车窗摇下来,林昆的一只手从车窗里伸了出来,指间夹着半根正在燃烧的雪茄。 “小丫头,要是真的遇到了什么困难的事情,可以要维多利亚酒吧找我。” 林昆的声音从车里传出来,说完野马车一声咆哮,一去不回头,聂小倩傻傻的愣在原地,脸上尽是花痴的小表情。 聂小倩转过身就往别墅里跑,回到家后在一堆旧报纸堆里翻,家里的保姆阿姨觉得二小姐有些奇怪,走过来问:“二小姐,你在找着什么呀?” 聂小倩忙活着翻旧报纸,头也不回的说:“找一篇报纸。” “什么报纸呀,我帮你找吧。”保姆阿姨也是一个热心肠。 “不用啦,找到啦!” 聂小倩从报纸堆里扯出了一张报纸,兴奋的冲保姆阿姨来了个拥抱,然后拎着报纸噔噔噔的上楼,留下保姆阿姨一脸蒙圈。 二小姐这是怎么了,平时这些报纸她看都不看,说什么含铅量太高,对皮肤不好。保姆阿姨笑着摇头,现在的年轻人啊,想不明白哟。 砰的一声关上房门,聂小倩趴在了床上,铺开了报纸找到了题目——维多利亚酒吧……只见上面清晰的几个大字,下边还有一张黑白照片,是记者从侧面偷拍的林昆。 把整篇报道读完了以后,聂小倩脸上一副惊讶的表情,喃喃自语道:“怪不得这么厉害呢,我今天这是遇到宝了,嘻嘻。” 小丫头又从床上翻了起来,拿起平板电脑就又开始搜索林昆的相关新闻…… 林昆开车来了一趟人民医院,王福这会儿正在病房外面和两个小弟聊天,三个人哈哈大笑,其中一个小弟抬头看见林昆走过来,马上站了起来冲林昆喊了一声:“昆哥好!” 王福和另外一个小弟也站了起来,王福笑道:“昆哥,你咋来了。” 林昆指了指医院走廊上悬挂的大牌子,笑着道:“说话小点声,那么大的肃静两个字,全被你们仨给忽略了。” 王福笑着说:“失误,失误了。”话头一转,马上汇报起了里面的情况,道:“昆哥,星雨师弟的伤势没有什么大碍,医生这两天也过来的挺勤的,也没什么人再来闹事。” 林昆笑着说:“辛苦你们几个了。” 王福笑着说:“昆哥,瞧你说的这见外话,还拿我们当兄弟么?” 林昆笑着说:“行,不跟你们客气了,我进去看看星雨。” 旁边的一个小弟赶紧去帮林昆把门打开,林昆笑着冲这小弟点了一下头表示谢意,屋里头杨星雨正躺在床上,和坐在一旁的曲涵蕾一起看病房里的电视,电视上正播放着电视剧。 林昆向那电视看了一眼,演的是一个典型的穿越虐恋戏。 曲涵蕾看的入迷,而且眼眶中泪光闪闪的,倒是杨星雨没那么投入,笑着冲林昆打招呼道:“师兄,你过来啦。” 曲涵蕾这才回过神,站起来就要给林昆让座,林昆笑着说:“我自己搬凳子。” 曲涵蕾有些不好意思的笑道:“正看到关键的时候,没注意师兄你进来。” 林昆搬了张椅子坐下来,笑着说:“涵蕾,星雨,你们俩真不用跟我这么客气,咱们虽然相处的时间不是很长,但你们既然叫我一声师兄,我就希望你们真能把我当师兄看待。” 曲涵蕾和杨星雨连忙解释说:“师兄,我们真没不把你当师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