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一章:勒索 - 神兵奶爸

第一百五十一章:勒索

第一百五十一章:勒索 磨盘镇上的事告一段落了,林昆站在马良山上望着下方的小镇,黄昏渐渐沿着天边洒落,大地被一片橙色的光芒笼罩,小镇上的炊烟安静的像一幅画,镇接到中央时而想起鞭炮声,那是老百姓们在庆祝于大川倒台。 冯佳慧的终身大事解决了,于亮被废了以后估计只能喜欢男人了,而且他接下来的二十几年得在监狱里熬过,二十年后再出来还会有人在记得他么? 再回头看一眼小寺庙中央的大磨盘,夕阳下散发着沧桑的光芒,林昆点上一根烟,晚风吹动他的脸颊,他对着天空吐出一个烟圈,准备回沈城了。 吃过晚饭以后,林昆出发了,开着吉普车,载着同样要回沈城的韩心,小海东青站在他的肩头,吉普车的cd里放上一张夜行陪伴的专辑。 冯佳慧决定留下来多陪一陪父母,这一连两年多她为了躲着于亮的纠缠几乎都没回家过,冯远志夫妇对林昆的感激无以言表,临分开的时候两人往车上装了许多好吃的,并由衷的欢迎林昆和韩心再来做客。 夜色被车灯分割开,小镇向外的道路在夜里显得有些寂寥,韩心坐在副驾座上,轻轻把头靠在林昆的肩头,问:“你到底是个什么样的男人?” 林昆叼着一根从余志坚车里搜刮来的雪茄,笑了笑把雪茄递到韩心的面前,韩心眨着一双漂亮的眼睛看着他,张开漂亮的嘴唇咬住雪茄深吸一口。 “咳咳……” 韩心忍不住的咳嗽起来,这是她这辈子第一次抽烟,而身旁的这个男人也是她这辈子的第一个男人,朦朦胧胧的她似乎明白了些什么。 “我不是个好男人,但应该不算太坏吧。”林昆嘴角邪魅的一笑,韩心抬起头,正好看到他棱角清晰性感的脸颊,窗外大片的黑暗变成一张朦胧的网遮在他的脸上,看上去有一股深邃说不出的气质,令人着迷。 下了高速的时候已经临近午夜了,林昆把车开到了离高速口有一段距离的僻静地方,中间是一个小岔路,两边是种植茂密的绿化树林带,晚风阵阵吹动的树叶簌簌作响。 韩心已经靠在座位上睡着了,车窗外透露进来的昏暗的路灯光照在她的身上,她穿着一件简单的t恤,一条时尚的小短裙。 林昆咕噜的咽了口口水,这时他脸上的表情很猪哥,其实从之前他伸手摸进韩心大腿开始,他体内的肾上腺素就已经躁动不安了,此时趁着窗外的风景怡人,小风清凉,而且又是在这黑灯瞎火的绿化带包围中,他体内的肾上腺素更加的勃发起来。 “咳咳……” 他的嘴唇刚要碰到韩大美女的嘴唇,韩心突然动了起来,林昆本能的一反应,就像是小孩子做错事被发现一样,赶紧的就想要把头抬起来,可没想到韩心居然这时伸出了双手,直接抱住了他的头,冲着他的嘴唇吻了过来,林昆的心里一怔,顿时疑惑了,这到底是什么情况? 韩心深深的吻着林昆,林昆稍微一愣之后,马上也回过了神,合辙这姑娘刚才是在装睡呢,就等着他送上门呢,心中不由的感叹:“哎,老子太单纯了,敌人太狡猾了!” 做男人不能怂,人家姑娘都主动出击了,咱一个大老爷们的必须还以颜色,一番激烈的拥吻之后,林昆把将韩心推倒在了座椅上,这吉普车的空间相当的大,座椅又是电动调节的,林昆直接把座椅放平,摆成了一个单人床,两个人睡觉需要双人床,两个人叠在一起单人床就够了。 林昆正准备着脱下裤子的时候,车窗突然噔噔噔的被敲响了,一道手电的光照了进来。 “次奥,这是啥情况!”林昆心里暗骂了一句,抬起头迎着手电看去,身子下面的韩心赶紧把脸埋起来,显然他们俩准备在车上震动被人发现了。 林昆摇下了车窗,满心怨怒的林大兵王可是很可怕的,这时不管窗外的是谁,他都已经下定决心要把对方狠狠的削一顿,敢扰了老子的兴致,找死! 不等车窗外拿着手电的人说话,林昆直接怒然的骂道:“麻痹的找死是吧!” 他的话刚说完,马上就传来咔咔两声快门声,紧接着一声冷笑传来,“呵呵,出来偷情还这么理直气壮,你以为你谁啊,赶紧给我下车!” “偷你麻痹!”林大兵王马上还以颜色,并很粗暴的推开了车门,直接把站在门外的人掀了个跟头,他下车前先用自己脱下来的衣服盖住了韩心的脸,在她的手上轻轻的拍了两下,然后才从霸道车上跳了下来。 “次奥你麻痹的,你还敢打人!”外面的显然不是一个人,声音是从另一个人嘴里发出来的,跟刚才和林昆说话的声音比起来更加的阴测。 林昆才不管三七二十一的,循声冲着那个人影就是一拳挥出,他的这一拳可比普通人的一拳快多了,几乎就是一道虚影闪过,空气中马上响了一声闷哼,被砸中的那人直接一脑门子栽倒了地上,啊的惨叫起来。 林子里马上又冲出了两个人影,这两个人影没有马上扑上来的意思,而是跟林昆保持着一定的距离,站在那叫骂道:“麻痹的还敢打人!” 另一个声叫骂道:“信不信我们把你偷情的照片曝光,看你还得瑟个几把毛!” 这时,被掀倒的那个人站了起来,是一个身高一米六几的男人,黑暗中看起来就像个小猴子一样,他手里抱着相机,一边擦着屏幕一边冲林子里刚冲出来的两个人说道:“老大,这照片挺清楚,就是没看清那女的!” 被称作老大的是一个身高一米七左右,身形很粗壮的男人,他这时走了过来,接过照相机看了看,然后一巴掌拍在了矮个男人的后脑勺上,骂道:“你麻痹的,这逼活让你给干的,两个人你只拍了一个只能收一半的钱!” 被打的男人退退缩缩唯唯诺诺的不敢还口,小声的道:“要不再拍一下?” “拍你麻痹!”老大又是一巴掌拍下来,差点把矮个男人给拍的趴在地上。 这个老大看向林昆,晃了晃手里的相机,冷笑一声冲林昆道:“咱们干这一行已经不是一两天的了,价格绝对公道,现在只拍了你一个人,看你开霸道也是个有钱人,咱也不多要了,一口价五千块钱,另外算上被你打的兄弟的医药费,再额外要你两千,你要是觉得行的话,咱就一手交钱一手删照片,今天晚上你们的事我们也就当没看见过,如何?” “我要是不给钱呢?”林昆笑着说,心里暗暗骂道:“一群狗娘养的玩意儿,勒索到了老子的头上,也算是老天开眼,派老子来收拾你们!” “不给?”那老大冷哼一声,“那你可是要想明白了,看你的样子应该是个做大生意的人,七千块钱对你来说可不算什么,可这些照片要是落入到了你老婆的手里,或者我们把它给曝光了,对你的影响……”他的话故意没说完,让林昆自己去考虑后果。 林昆却是叉开话题,笑着问:“能问一下,今天晚上我是第几个被你们宰的人么?” 这老大直言不讳:“你是第三个,不过前两个没你这么有钱,两个人加一起我才收了八千块,算上你这七千块正好一万五了,我跟我的兄弟们也该下班了。” 林昆呵呵一笑,道:“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