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五百一十六章:暴虐田大少 - 神兵奶爸

第一千五百一十六章:暴虐田大少

第一千五百一十六章:暴虐田大少 惨叫…… 先是一声比一声高,接着又是一声比一声低,最终等林昆停下来的时候,躺在地上抱着脑袋的田东宇像一堆烂泥,连叫唤的力气都没有了,翻着白眼处在昏迷与半昏迷的临界点。 门口围观的人,已经有不少抬手捂脸的,刚才的这一顿暴打实在是太惨不忍睹了,好端端的一个纨绔田大少爷,愣是被人打成了肉沙包,不过话说回来,也没啥值得可怜的。 姓田的这小子过去舞舞喳喳的,在场不少人都受过他的气。 林昆身后的聂小倩,这会儿一副惊呆的模样望着林昆的背影,那光芒闪烁的大眼睛里满满的都是崇拜,还泛着花痴。 “哥,你好帅哦!” 聂小倩两只嫩白的小拳头捂在胸口,眼巴巴的看着林昆,林昆回过头,半根雪茄歪嗒嗒的挂在嘴角,淡淡缭绕的烟气透着香味,攀爬在他的脸颊上,他微微眯起的双眼浪荡着几分不羁。 男人不坏女人不爱,此时此刻林昆这一副小坏的模样,看在聂小倩的眼睛里,那简直就像是一颗抹了糖的炸弹一般…… 轰隆! 心底顿时翻天覆地起了层层爱慕的浪花,只是这一瞬间,便仿佛坠入了那奔腾不息的爱河停不下来,一双大眼睛里叮的一声,亮起了两颗桃色的红心,小脸颊也红扑扑起来了。 另一边,野黄鹂看向林昆的目光也有些复杂,她是一个风尘老手,特长就是掩饰自己,然后在各种的男人之间徘徊。 尽管内心已经故意掩饰自己的情绪,尽量不在脸上显现,但她的双眼还是出卖了内心,目光里有好奇,也有欣赏,还有…… 在人群的外围,李梦静静的杵在一张台球桌的旁边,隔着人群看不清里面到底发生了什么,但刚才的那一声声惨叫,她听的出是田东宇发出来的,她的心底涌起一阵报复的快感。 “我数三个数,谁要是还堵在门口妨碍老子的视线,老子就削他。” 林昆咬着雪茄,一脸吊儿郎当的冲门口围观的众人笑道。 闻言,那堵在门口满脸惊诧的人群,赶紧一溜烟的散开。 台球室里有安保人员,本来那几个保安准备上来制止的,但一听说是要打人的是田大少爷,这台球室的负责人赶紧阻止保安,嘴上还说这田大少咱得罪不起,谁惹了他自认倒霉吧。 这台球室的负责人就站在人群的外面,这会儿功夫人群散开,他原地杵了两秒钟,他个头不高,隔着人群刚才没看见里面的情况,听到了那惨叫声明知道是田东宇发出来的,可他心里头仍是不敢太确定,堂堂的田大少就这么被揍了? 这谁这么大胆子啊…… 看清楚地上躺着的田东宇还有那两个身高马大的保镖以后,这台球室负责人的心底咯噔一声,只求今天这事田大掌门可千万别把火气迁怒到他们台球室,店小利薄,经不起折腾啊。 林昆踹了一脚地上的田东宇,田东宇挣扎了一下,意识清醒了几分,嘴巴咧的老大,声音却是如同嗡鸣一般,那望向林昆的目光里,满满的都是惊惧骇然,林昆本没有杀他的心思,可他的心底里头却是凉嗖嗖的,似乎已经看到了死神。 从小到大几乎就没挨过揍的田大少,这会儿感觉自己要被打死了,这浑身上下的骨头都不知道打断了多少根,而且每一次自己被打的晕死了过去,紧接着又被打的醒过来。 这可真是反反复复的遭罪,天底下就没这么摧残人的啊。 “饶,饶命……” 田东宇虚弱的蠕动着嘴唇,刚才那咧开大嘴似乎耗费了他不少的力气,此时的声音更是如同蚊鸣一般,让人很难听清。 “你说什么?”林昆笑着说。 “饶,饶命,求你……”田东宇是真的怕了,他还没享受够这花花人生呢,今天要是就这么嗝屁在这儿了,就凭他活的这些年干的那些禽兽不如的事,下辈子可投不到什么好胎。 “放心,我没想要你的命,就是想你怎么打的我师弟,我双倍奉还回来就行了,田大少你不用这么紧张,我林昆是个讲道理的人。” “谢,谢谢你……”田东宇顿时感动的要哭,总算不用担心自己被打死了,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咱们的帐以后慢慢算! “不过……” 林昆淡淡的一笑,田东宇脸上的表情唰的一变,方才还看到了一丝丝的希望呢,这会儿一股寒气又从心底冒了出来。 “为了不让你再祸祸大姑娘小媳妇的,我得断了你的根。”说着,林昆抬起了脚,就要冲田东宇的裤裆踩下来。 断根? 田东宇本来还没理解明白这话里的意思呢,但一看林昆抬脚,而且自己裤裆下凉飕飕的,他顿时就明白过味儿来了,马上用尽浑身的力气,扯开了嗓门大喊一声:“不要啊!” 砰…… 一声果断的闷响,林昆那44码的大脚板子落在了田东宇的裤裆上,踩的那叫一个干脆利落,力道那叫一个凶悍,这一脚下去甭说是两颗肉球了,就是两颗玻璃球也能给踩碎喽。 “啊!” 本来应该撕心裂肺刺破苍穹的一声惨叫,从田东宇的喉咙里发出声来,没有丝毫的气势可言,他是真的没力气再叫唤了。 此时的田东宇瞪大着两只眼珠子,黑色的眸仁,白色的眼球,缓缓的向下挪动,最终落在自己裤裆下的那只大脚上。 疼…… 麻痹…… 自己的老二以后是没法儿再立起来了,那些漂亮的大姑娘小媳妇,自己再也不能趴在她们的身上怒啪三千下了…… 最重要的是,老田家的香火到了他这儿,就算是彻底的断了,他老子田一方虽然还能立起来,但jz早就没了活力。 田东宇眼巴巴的看着林昆,本来应该恨极的目光里,却是不敢有半点的恨意,蛋碎鸟亡,自己的小命别再丢了。 林昆的大脚板子碾压了一下,然后挪开,田东宇那千疮百孔的心灵,还有那已经被打成烂泥的身子实在承受不住这来自身体和心灵上的双重打击,两只眼睛一翻白昏死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