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五百一十四章:凄厉惨叫 - 神兵奶爸

第一千五百一十四章:凄厉惨叫

第一千五百一十四章:凄厉惨叫 “小子,你特么知不知道我是谁!”田东宇面色阴沉的发黑,近乎嘶吼的冲林昆咆哮道,那双眼中蕴满的怒火,恨不得立马将林昆给烧成灰。 在这沈城里头,他田东宇绝对算不上是一线纨绔,但那些个一线纨绔见了他之后,多多少少的都会给些面子,原因无他,就因为他老子是尚武武馆的掌门人,一套虎形拳令人胆颤心惊,而且他的身边还经常跟着两个身高马大气势凛人的保镖。 这年头也不光是有权有势有钱就牛x,这万一真要是面对面碰上了,谁的拳头硬才是硬道理。 “知道。” 林昆望向几欲抓狂而又满脸凶相的田东宇,唇角淡淡不屑的一笑,道:“田东宇,尚武武馆田一方的独苗,你爹就是一个专干坏事的混蛋,你却连这混蛋也不如,正儿八经的功夫没学到,竟学些欺负女人的勾搭。” “要我说,田一方那老混蛋生了你这么个没用的东西,完全就是他坏事做的多了遭了报应,活该你狗屁不是。” “你……” 田东宇本来就难看的脸色,变的更加难看起来,方才像是一碗隔了夜的高汤,这会儿完全就像是一碗发臭的墨汁,他浑身上下直哆嗦,牙关咬的咯吱咯吱的响,“你,你……” 这也是真被气大了,一连说了三个你,也没说出个所以然来。 瞧田东宇这憋的难受的劲儿,林昆咧嘴一笑,然后突然一个大巴掌就抽了下来,啪的一声脆响,田东宇直接被打的向后一趔趄,眼前一黑,满天的小星星飞了起来。 身后跟着的两个身高马大的保镖赶紧伸手把田东宇接住,这两人刚才也是一蒙,要说他们俩也算得上是武馆里的高手,被掌门安排在了少爷的身边做保镖。 可刚才林昆动手的一瞬间,两人只觉得眼前虚影一闪,根本没瞧出他是怎么动手的,就好像空气中啪的一声响,他们一向唯命是从的大少爷是被空气抽了个耳刮子一样。 “干尼玛的,居然敢打小爷!”田东宇晃了晃脑袋,回过神后冲着林昆就是一声大骂,“我今天非要你死不可!” “我说田大少爷,你这是不识好人心啊。”林昆一脸无奈的笑道:“刚才我见你磕磕巴巴的说不出话,就揍你一耳刮子替你治治病,你现在说话是不是利索多了?” 田东宇两眼一翻白,差点被气晕过去,麻痹的要说不要脸,他一向自诩自己天下第二,没人敢说天下第一,可眼前这个家伙的不要脸程度可丝毫不比他差,明明打了他一个大耳刮子,居然还在那说风凉话是帮自己。 “少爷……” 身旁的保镖甲声音低沉的说道:“要不要我现在去废了他?” 另一个保镖也在身旁阴测测的附言道:“少爷,只要你一句话,我们兄弟俩保证让这小子分分钟躺在地上!” 田东宇一脸无奈的看着自己的两名心腹手下,深吸了一口气,旋即怒吼:“那你们还在这废什么话,这王八蛋刚才打我你们没看到?赶紧去把他给我废了!” 此话一出,周围围观的那些人,已经提前向林昆投来同情的目光,就他们对田东宇的了解,今天这个年轻人肯定是要倒大霉了,即便不被打死,也得半死不残的。 两个保镖脸上的表情顿时阴沉了起来,两人也不废话,亮起了一双拳头就向林昆扑了过来,两人动作很麻溜,拳头抡起之后呼啸起一阵凛冽的风声,一看就是练家子。 就这简单粗暴的一招,搁普通人的眼里那绝对是高手的象征,不论是出拳的速度还是力道,都可以说是完美。 周围的人已经替林昆捏了一把冷汗,毕竟相比于田东宇这个无良纨绔来说,在他们的眼里林昆还是比较顺眼的。 田东宇那愤怒扭曲的脸颊上,嘴角勾起了一抹狰狞的弧度,似乎已经看到了刚才动手打他的这个臭小子倒在地上被打的屎尿横流,爬到自己的跟前大声讨饶的模样…… 那他一定会毫不客气的抬起脚,冲着这王八蛋的鼻子踩下去,麻痹的咱堂堂田家武馆的大少爷你丫的也敢打? 站在林昆身旁的聂小倩,那小脸唰的一下紧张的刷白,迎面冲过来的这两个保镖是奔着林昆过来,但她和林昆紧挨着站在一起,难免会受到殃及,不过此时她那一双清澈的大眼睛,却是泛着担心的光芒直巴巴的看着林昆。 “哥,小心!” 聂小倩话音刚落,肩膀突然被一股大力揽了一下,整个人躲到了林昆的身后。 林昆扬起了拳头,冲着迎面冲过来的保镖甲的鼻梁,就是猛的一记重拳擂了上去,紧跟着身体往前一倾,胳膊肘扬了起来,冲着保镖亿的胸口就撞了过去。 砰、呼通! 两道沉闷的声音响起,伴随着两声沉闷的惨叫——啊! 保镖甲应声一个趔趄,脑袋瓜子猛的向后一仰,整个人呼通一声,四仰八叉的摔倒在地,口鼻里鲜血噗嗤一声喷了出来,热腾腾的血,浓烈的腥,溅在了田东宇那擦的油光锃亮的白色大皮鞋上,像油彩涂了鸦。 田东宇马上嫌恶的向后退了一步,这时保镖乙捂着胸口惨叫着倒退,脚底下一个不稳,整个人也是后仰着向后摔了过来,圆不溜秋的脑壳子,猛的就撞向了田东宇的裤裆。 田东宇刚才若是不向后退一步,这一下应该是撞在他的胸腹上,这一下倒是生生的砸中了他裤裆里的鸟儿了。 砰…… 这声音不沉重,但稍带了一缕‘闷’,保镖乙两只手捂着胸口一脸惨痛的模样,只觉得自己的脑壳撞了片软软的地方,软中不足的是有两颗稍微硬点的东西硌着自己了,但被自己这么一撞,好像那两个东西又碎了。 “啊哦!” 一声痛割肺腑般的惨叫响起,只见那方才还一脸得意,仿佛已经预知了林昆跪地求饶的田东宇,脸色再次黑了下来,刚才尤如那发愁的墨汁,这次更是浓烈起来,两只手捂着裤裆躬着腰,一个高儿蹦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