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五百一十一章:杆要直 - 神兵奶爸

第一千五百一十一章:杆要直

第一千五百一十一章:杆要直 林昆刚要开口提议换个赌注,却不想野黄鹂竟痛快的答应,百媚撩人的眼神看过来,唇角含笑道:“好,我同意,不过我要是赢了,十万块的现金,不知道帅哥玩不玩的起。” 话语里明显透着挑逗激将的意思,林昆自然不肯落了下风,嘴角也是淡淡的一笑,道:“好,十万块就十万块。” 回过头,看向聂小倩道:“小丫头,我要是输了,这钱算你的。” 聂小倩眨巴了两下清澈的大眼眸,“哥,那你可一定要赢,这十万块我要是输了,下个月的零花钱可就一分没有了。” 闲话不多说,女士优先,林昆让野黄鹂先开球,野黄鹂也不谦让,拣了一根球杆擦了两下杆头,弯腰翘臀,饱满的一对胸脯几乎贴在了球案上,啪的一声响,白球射出那摆放的整齐的桌球撞开了花儿,花花绿绿的桌球胡乱撞击着。 等到所有的桌球停下,一共进洞三个球,两个花心的一个实心的。 野黄鹂回过头冲林昆微微一笑,选了实心的作为她的靶球,啪啪啪的一顿乒乓响声后,实心的球全部入网,只剩下最后一个黑八,这个球要是打进去,那野黄鹂就赢了。 十万块即将到手,野黄鹂面色平静,心中却是难免一丝波澜。 刚才的十万块只是她随便开口一要,她也没想到林昆会答应的那么痛快,来这里打桌球的人不少,找她打赌的人同样也不少,但这么高的赌注,她还是头一次开出的,过去开的最高的也就八千,当时也是一名富家纨绔,还吵吵着多呢。 不是说那纨绔拿不起这钱,而是来这里玩的人基本都知道,和她赌桌球基本上只有一个结果,那就是——输,她小时候可是专业练过桌球的,也曾参加过几次国家级的大赛。 只是,这最后一个黑八的角度不太好,左右看了看,都没有能一下子突破的地方,要是不能一球直接打中黑八,按规则就算她违规,到时候不但要换林昆开球,还要多给林昆一次开球的机会。 站在旁边,抱着奶茶的聂小倩一脸紧张,她没料到这个野黄鹂的技术居然这么高,以前有过耳闻,但并没亲眼见过。 今天这是亲眼见识了,代价却有些惨痛,下个月的生活费怕是要提前透支了,回到家里还得被老妈从头到尾的盘问。 越想,小丫头的心里越有些后悔了,早知道自己就不赌了,可哪有后悔药,她虽然是一介女流,可一向都是说话算话的。 眼下…… 只有将全部希望寄托在林昆身上了,聂小倩向林昆看了过来,这个刚刚认识了两个多小时的男人,他到底行不行啊? 聂小倩将目光看向林昆,只见他一脸轻松,这时她心里头顿时大喜,面对这种几乎绝望的局面,还能这么淡定,似乎只有一种解释,他是一个桌球高手啊。 “哥……” 聂小倩把奶茶的吸管从嘴里吐出来,凑到林昆的耳边小声说:“她马上就赢了,你怎么一点也不紧张啊?” 林昆回过头笑着小声说:“着什么急呢,这球台上还剩那么多呢,哥就不信她能口气把这些球全都打进网兜里。” “……” 聂小倩脑门一黑,差点一跟头栽倒地上,她仿佛已经悲情的看见,那鲜活的十万块大红钞票,正在挥着说和她说再见了。 而自己正像个做错事的小孩子一样,站在母亲的面前被盘问。 “小丫头,你怎么了?”林昆笑着问:“脸色不好,是哪不舒服么?” 聂小倩嘴角扯动的笑了笑,说:“没,没事。” 啪! 一声脆响,犹豫了几秒钟后,野黄鹂一杆击中白球,白球贴着挡在面前的一个实心球,几乎差之毫厘的擦了过去,而后直奔在角落里的‘黑八’,铿的一声响,黑八被撞击后,硬邦邦的磕在了球案的边缘,随后猛的一弹撞在了旁边的一个实心球上,而后又在球案上滚了两圈之后停了下来。 野黄鹂面色平静,心里松了一口气,这一杆注定不可能将黑八打进球网,能保证不失误不碰到实心球就算成功了,接下来只要再有一次的机会,她保证能把黑八轻松入网。 野黄鹂回过头看向林昆,笑着说:“帅哥,该你了。”脸上表情轻松,她不相信眼前这个男人能一杆把桌上的球都收了,这种高手在这个桌球室里,她还从来没就遇见过,甚至放眼整个沈城,这种技术流的人才也绝对不多见。 林昆去旁边的球杆架上选了一个球杆,拿在手里垫了垫,然后放平眯着一只眼睛看了看,这挑球杆的动作可太不专业了。 聂小倩忍不住的问道:“哥,你这是在看什么呢?” 林昆笑着说:“我在看这根昆子到底直不直,可别影响我发挥了。” 聂小倩直有一股狂拍脑门的冲动,我的亲哥,这些球杆都是直的好不好,哪用的着这么挑啊,叫人看了都是笑话呢。 野黄鹂轻轻的抿嘴一笑,眼神里多有一丝轻佻讥诮的意思,看来今天这十万块的赌注,她是真的要赢定了。 至于那些在门外一直围观的人,更是毫不避讳的议论起来,“这哥们是不是有病啊,这球杆都是标准的,用得着这么挑。” “就是啊,要我看这哥们八成是啥也不会,就咱们手里的球杆,哪一个不是直的?” “哈哈,就等着看好戏吧,咱们黄鹂妹子可是从没输过呢。” 林昆一连挑了几根球杆,都很不满意,这些球杆在普通人的眼里肯定都是直的,但多多少少都有一些偏差,只不过这些偏差普通人的肉眼是根本无法分辨出来的。 林昆倒不是具有超力,他过去在部队里的时候担任过整个军区的尖刀狙击手,眼神自然比普通人要精准的多。 林昆的目光最后落在了球杆架最尾部的一个皮毛不怎么样的球杆上,那球杆看起来有些年头了,外表有几处坑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