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五百一十章:钻石陪打 - 神兵奶爸

第一千五百一十章:钻石陪打

第一千五百一十章:钻石陪打 “最好的?” 林昆微微有些诧异,他诧异的倒不是别的,而是这几种台子之间到底有什么区别,自从上了这个二楼,他就打眼一眼,周围的桌球台都差不多,基本上都是一个标准的,也没见什么镀铜的,镀银的,镀金的,更别说那闪闪放光的钻石的。 “不好意思小姐,我们这儿只有钻石会员,才可以消费钻石台。” “钻石会员?” 聂小倩从兜里掏出一张信用卡,道:“需要多少钱才能办钻石卡,尽管拿去刷,完了之后顺便给我拿两杯奶茶过来。” 一看这就是遇到多金的主儿了,服务员微笑着双手接过信用卡,“小姐,您稍等,我这就去给您办钻石会员卡,充值……” 聂小倩挥了挥手说:“亲爱的,多少钱没关系,最重要的是要快哦。” 美女服务员去柜台开卡,这时周围几个打桌球的年轻人都好奇的看过来,一看到这出手阔绰的小姑娘,居然还生的这么漂亮,那些个男生的心里头,一个个都还是有些躁动起来,要不是碍于聂小倩身边站着林昆,怕是早已经过来跟她搭讪了。 这年头,白富美谁不喜欢啊。 林昆还在东张西望呢,找寻那传说中的钻石台子,聂小倩似是瞧出了林昆的心思,凑过来笑着说:“哥,别找了,在那儿呢。” 顺着聂小倩的目光,林昆倒是没看到什么台子,倒是在一个不大的休息小房间里,看见了一个女人,确切的说是一个打扮性感妖娆,大大的眼睛,长长的睫毛,红红的嘴唇咬着半截烟。 她的年纪看起来不大,也就是二十出头的样子,脸上的状说不上有多浓,但却给人一股很艳的感觉,或者说是艳俗更贴切,尤其她那看似孤傲而又迷离诱人的眼神看过来,平静之中充满了渴望,就像上海八十年代站在巷口穿着旗袍等男人的女人。 林昆不说阅女无数,但各种各样的女子见得不少,从这女人的眼神里,他看到了一个空虚的灵魂在一片原始的欲望中燃烧。 “田东宇泡上的就是她?”林昆边看着女人,边问聂小倩道。 “她这是里的钻石陪打,必须钻石会员,钻石台子才有这个待遇哦。”聂小倩嘻嘻的笑着说:“怎么样,这女人够味道吧。” 林昆唇角微微一笑,道:“确实有味道,一看就是欲火中的尤物,也难怪田东宇降伏不了,这种女人天生就是男人猎手。” “我就搞不明白了,你们男人怎么喜欢这款呢?”聂小倩直摇头,拽了拽林昆的胳膊,林昆转过头,小丫头脸上的表情有些不满。 林昆笑着说:“怎么了,小丫头。” 聂小倩撅着小嘴道:“她就那么好看呀,看完她你都不看我了。” 林昆笑着说:“你呢,养眼是养眼,可跟她比起来,就少了一股女人的味道,男人看女人有时候不光看脸蛋,一个迷离的眼神,一个风骚的姿势,都是诱发荷尔蒙的关键,你还小。” “我……” 聂小倩不服气,这时刚刚去办会员卡的服务员,领着另一个服务员过来,把会员卡和信用卡双手交到了聂小倩的手里,把两杯奶茶递了过来。 聂小倩收卡,林昆拿着两杯奶茶,完后服务员又带着他们去旁边的一个单独的小型隔间里,聂小倩指了一下休息室里的姑娘,冲服务员说:“就那个姑娘陪打了,把她叫过来。” 服务员应了一声,马上拿起对讲机喊了一声,“野黄鹂,有客户。” 林昆回过头向休息室看过去,只见那‘野黄鹂’嘴角微微一笑,红红的嘴唇散发出妩媚的光芒,只是这么一个看似普通而又骚气的动作,就足以挑逗所有男人的荷尔蒙活跃起来。 不过,林昆对她并没有什么兴趣,过去走南闯北这种类型的女人见得多了,要说这种女人的极品,那还是在越南执行任务时候见过的,那也是一个二十出头的越南姑娘,一身浓妆艳抹,身上处处都是媚俗的味道,却总能令男人拜倒在她的群下。 世间万物一物降一物,对于男人来说,女人就是终极天敌。 来到了房间里,聂小倩从林昆的手里接过奶茶,拿了一杯还要再拿,林昆道:“小丫头,你一下子喝两杯不怕撑着你啊。” 聂小倩笑着说:“那也不是给你喝的,哪有大男人喝奶茶的。” 林昆道:“怎么没有,我以前就喜欢喝奶茶,还经常喝呢。” 聂小倩道:“那这杯也不是给你的哦,人家姑娘陪你打球,不请喝一杯奶茶是不是太吝啬了,而且待会儿有重头戏哦。” 聂小倩神神秘兮兮的一笑,这时代号野黄鹂的女人走了进来,聂小倩马上笑着跟她打了声招呼:“黄鹂姑娘,你好,这是我哥,他给你买了奶茶,不知道是不是你喜欢的口味。” 林昆看了一眼这小丫头,免不得有些钦佩,不愧是研究男人的书看的多了,这泡妞的口吻居然这么溜,她要是个男人,肯定是一个动动嘴皮子就能把小姑娘泡翻的风流胚子。 “姑娘,你好!” 林昆绅士的一笑,手中温热的奶茶递过来,野黄鹂看了一眼,唇角浅然一笑,道了一声谢接过奶茶。 聂小倩笑着说:“黄鹂姑娘,我听说你们这儿的陪打都是高手呢,而且你们这儿还有一个赌球的游戏,赢的话你们就要答应对方一个要求,要是输的话,你们也从中获利。” 野黄鹂放下茶杯,笑着说:“确实有这个游戏,不知道……”妖娆的目光看向林昆,“这位帅哥你想赌点什么。” “姑娘,就赌你的一个吻吧!” 不等林昆开口,聂小倩已经抢着给他下了注,林昆的脑门顿时一黑,这小丫头这是在搞什么飞机,上来就赌一个吻,哪有这么玩的,这姑娘虽说看起来艳俗了一些,可毕竟不是夜场里明码标价的坐台小姐,这么赌人家能愿意么? 再说了,就算她愿意,老子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