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五百零七章:渣男父子 - 神兵奶爸

第一千五百零七章:渣男父子

第一千五百零七章:渣男父子 田一方大摇大摆的从别墅的小院里走出来,刚走到别墅小院的大门口,就见他从兜里掏出了手机,脸上的笑容变的猥琐起来,嘿嘿的笑道:“儿子,你这妞的味道不错,这正常的女人你爸都玩腻了,这种半强迫半威胁的真不错!” “对了,爸再叮嘱你一句,你可给我藏好了,那个姓林的不是省油的灯,赵家的那两个傻逼孩子都被废了,爸就你这么一个儿子,可别意气用事这时候出来,忍一时风平浪静,等老爸把姓林的那小子个收拾了,你再出来虐他!” 挂了电话,田一方猫着腰钻进了停在别墅门口的一辆黑色大奔里。 望着大奔离去的背影,聂小倩恨恨的在地上啐了一口,大骂道:“渣男,父子俩都是渣男,这种渣男就应该浸猪笼!” “行了,小丫头,你气什么气,这社会本来就是这样的,各取所需弱肉强食,就说别墅里的那姑娘吧,她也不是为了钱才跟的田东宇,田东宇花的是他老子的钱,这田一方过来找找刺激也合情合理,这女人自己都不自重了……” 不等林昆说完,聂小倩已经气呼呼的朝别墅的院里走去。 “哎,小丫头,你要干什么!” 林昆赶紧出声喊道,聂小倩完全就跟没听到一样,来到了别墅的门口就开始摁门铃,叮咚叮咚的响了一阵后,门开了。 门后的女人还是刚才的那么一副打扮,只是头发整理了一些,她长的不差,这田东宇的审美还是不错的,只是这姑娘左边的脸颊有些肿起,上面模糊的五个大手指印,泪眼婆娑,像是受了很大委屈的模样。 “你们找谁。”女人出声问,声音有些哽咽。 “就找……” “不好意思,我们走错地方了。” 聂小倩刚开口,林昆赶紧打断,拉着这小丫头就要往外走。 “我不走!” 聂小倩倔强的道,一脸决然的盯着女人说:“我就是要找你!你年纪轻轻的干什么不好,偏要给人家当小三,被田东宇那个渣男一个霍霍还不够,还要让他的老子来霍霍,都是女人,你怎么就这么给我们女人丢脸,这么没骨气!” 劈头盖脸的一通训斥,门后的女人愣了,林昆赶紧拉着小丫头就要走,这再不走保不准门后的女人要发飙了,这两个女人要是对掐了起来,他还得在中间拉架,万一谁的指甲锋利再在他的脸上给抓一下,回家了可没法向静瑶交代。 说自己是见义勇为,给两个女人拉架?说出来自己都不信。 “你们能进来坐一会儿么。” 门口的女人突然开口了,平静的语气里透着淡淡的哀伤与孤独。 “啊?” 林昆有些不可思议,聂小倩也是一愣,门口的女人嘴角凄然一笑,道:“就陪我坐一会儿,陪我聊聊好么?” 不等林昆有所反应,聂小倩已经迈步走了进去,林昆也只好跟进去。 房子不错,装修的也很豪华,林昆和聂小倩坐在了客厅的沙发上,别墅里的姑娘给两人倒了一杯白水,聂小倩端起杯子咕咚咕咚的就喝了起来,看这架势,小丫头还在生气呢。 林昆没有去喝那水,正常的逻辑而言,陌生人给的东西不管是吃的还是喝的,都不要轻易去碰,因为完全不知道对方有什么企图。 “谢谢你们能进来陪我,我知道你们可能瞧不起我,不瞒你们说,我自己也瞧不起自己,可我除了这副身材和长相,实在想不到别的办法来赚钱,赚很多的钱,所以只能委屈自己,在别人都选择爱情的时候,我选择拿青春换钱。” 李梦从茶几上的烟盒里抽出一根烟点着,深深的吸了一口,接着说:“我知道田东宇只是玩我,他如果跟我是真的,我或许不会跟他,我这一辈子即便是穷死,也不会嫁他这种男人,不说别的吧,就说他床上的那两下子,还不如他那五十多岁的爹厉害,我也知道今天都是他们父子串通的,可在田一方那老混蛋把我摁在床上的时候,我不得不扮演的很害怕,因为这样能让他觉得刺激,刺激了他才肯给我花钱。” 磕了磕烟灰,“刚才走的时候他答应我了,会额外给我十万块的封口费,听起来多讽刺啊,明明是串通好的,可还要演的那么逼真,不过没关系,对于我来说有钱就好。” 啪! 一个结实的嘴巴子,突然抽在了李梦的右边脸颊上,李梦被打的脖子一歪,聂小倩气的小胸脯剧烈起伏的骂道:“你特么是不是疯了,钻钱眼里了,你还当自己是人么!?” “我不是人,那是什么?”李梦头发散乱,没有发火,从她那凄楚而又哀伤的目光里,似乎能看见满是悲伤的故事。 “你就是个母狗!”聂小倩毫不客气的大骂,小丫头真性情,像这种别人怎么样跟自己无关的事情,很少会有人这么愤怒吧。 “母狗?” 李梦失心般的笑了起来,道:“你知道么,我甚至觉得自己连母狗都不如,可你们又知道么,我的心里有多苦?” “你!” 李梦指着聂小倩大声的吼道:“你从小就锦衣玉食,过着不用为钱发愁的日子,就算哪一天遇到了点什么天灾人祸,只要性命无忧不触及法律的底线,能用钱摆平的都能摆平。” “你!” 李梦又将手指头指向了林昆,眼神中布满了厌恶,道:“你敢说你跟她在一起,除了她长的漂亮,就不图她的钱么?” “而我呢……” 李梦用力的捶打着自己的胸脯,“一个从小在农村长大的孩子,父母一辈子面朝黄土背朝天,没来过大城市,也从没见过什么大世面,就连我上学的学费都是他们到处借的,我遇到了需要用钱的事情,我根本没法向他们开口……” “你是因为父母,所以才……”聂小倩忽然间深深愧疚起来。 “不是。” 李梦摇头,抽了一口烟,擦了擦眼泪,“报答父母,可以等到我毕业工作以后,我现在如果拿不出钱,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