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章:雷煞 - 神兵奶爸

第一百五十章:雷煞

第一百五十章:雷煞 面对省里来的纪检委和省人大的书记余宗华,于大川本来就是一个小的不如芝麻粒儿的角色,此时人证物证俱在的前提下,他说什么都晚了。 于大川忽然感觉两眼一黑,内心里更像是一块巨大的石头压下,两只眼睛突然一翻白,整个人一下子瘫软的晕在了当场,被专门前来的省法警押下。 磨盘镇的头顶上艳阳当天,这一天即将成为磨盘镇挥去阴霾的一天,余宗华的此次前行,并没有因为调查了一个磨盘镇党委书记就告终,他带来的一大堆纪检委们,迅速的将整个磨盘镇的党政组织调查了个遍,结果得出的结果令他这个平日里以微笑和善著称的省人大书记当场大骂。 “国家赋予你们这些基层干部的权力,是让你们亲民、带领一方的百姓致富乐业,你们身为老百姓的父母官,结果却干着周扒皮的勾搭,将老百姓们置于水深火热之中,你们图私利的同时置老百姓们于不顾,你们是在往省政府的脸上抹黑,往华夏政府的脸上抹屎,就你们这样的一群没有良心的官员,连垃圾、连臭屎蛋都不如!” 调查的结果显示,整个磨盘镇的镇政府,包括下属的十几个乡镇,有百分之七十以上的官员都贪腐,其中镇政府是最严重的,除了看守大门的老孙头没有贪腐之外,其余的各个大小的干部都沾染了不少的民脂民膏,这一次调查不光涉及了直系的官员们,就连他们亲朋也受到波及。 磨盘镇的老百姓们长期生活在被压榨的生活中,突然间来了个青天大老爷替他们做主,一下子各个乡邻的老百姓们全都向余宗华所带来纪检委们举报,这也是为什么仅用了半天的时间,就调查出这么多贪腐的原因。 余宗华的到来就像是一轮太阳,将磨盘镇的大地重新照亮了,老百姓们感恩戴德的同时,却不知道这一切都跟冯记包子铺新来的那个年轻人有关,而那个年轻人,也就是咱们的林大兵王,此时已经悄悄的上了马良山。 马良上山眼光明媚,可越近山顶的小寺庙,却有着一阵说不出的冷清,自从山顶来了个恶道士后,这马良山上的寺庙是一日比一日冷清。 林昆站在寺庙的大门口,一起跟着他来的还有冯佳慧和韩心,这完全不是约定好的,而是半路上遇到的,林昆从镇政府的大院里悄悄的溜出来的时候,正好碰上了担心他而往镇政府赶来的韩心和冯佳慧,两个姑娘见他没事顿时也就放下心来了,得知林昆要到马良山后,韩心便起了兴趣,反正她也是想要到马良山上看看大磨盘的,正好趁这个机会,于是这两个姑娘也没问林昆到底去马良山上干什么,就硬跟着来了。 “两位美女,你们先在这等一会,这寺庙的恶道士很不好对付,我先进去跟他打声招呼,告诉他咱们来这参观了,让他别出来惹咱们。”林昆笑着冲冯佳慧和韩心说道,两人深知那恶道士的可恶,也就没什么异议。 林昆走到门口,抬起手刚要敲门,突然又觉得这么不妥,这敲门是属于礼貌的范畴,他跟那个恶道士可没什么礼貌可讲,于是咣的一脚把门踹开了,身后的韩心和冯佳慧眉头同时一皱,都说那个恶道士是个蛮横跋扈的角色,可眼前的这个家伙似乎比那个恶道士更加的蛮横跋扈。 林昆回过头,冲冯佳慧和韩心咧嘴一笑,“两位美女,老实在这等着哈。” 韩心蹙着眉头,眼前这家伙怎么看怎么像是乡间的极品无赖,这点可跟她本来的认知有区别,冯佳慧却是温婉的一笑,关心道:“昆哥,小心。” 林昆点点头,大步朝小寺庙里走去,寺庙正厅的大门敞开着,里面供奉着一尊偌大的神像,周边摆了许多各不相同的小神像,林昆对中国的佛教没什么研究,但认得眼前这尊最大的神像是道家的神仙太上老君。 大厅的香炉里烟灰冷清,可以看出很久都没有人来烧香了,旁边正好放着一大箍的香,林昆拿起了三根粗香点着,插在了眼前的香炉里,然后对着太上老君的神像拜了拜,这时旁边厢房的门突然吱的一声打开了,随之一声冰冷的声音传来:“你来干什么?”接着又是两声咳嗽——咳咳。 受院子中央的那个巨大的磨盘的影响,韩心和冯佳慧都看不见里面的情况,只听见了恶道士的声音,两个姑娘不禁的就紧张了起来,担心林昆的安危,这会儿正好起了一阵小风,吱的一声把两扇破庙门给关上了,这一下两人不但看不到院子里的状况,就声音也听的微乎其微了。 林昆双手合十抵在额头上,闭着眼睛站在太上老君的神像前,嘴角淡淡的一笑,冲旁边站在厢房门口的恶道士道:“雷煞,四十二岁,生于中越边境,家里排行老五,四个哥哥都是中越边境的大毒枭,96年至02年相继被缉毒特警击毙,目前雷氏兄弟里只剩下你一个人,你13岁就跟着大哥做毒品生意,16岁第一次杀人,被杀的是一个身孕六个月的孕妇,你看上了人家的姿色,人家不从你就把人给奸杀了,从你16岁到现在为止,杀了多少个人已经统计不清了,中越边境上有多少的毒品是通过你的手里运到内地也统计不清了,03年你正式被列入了国安局特别行动处的通缉犯名单,可你却一下子人间蒸发了……” 林昆转过头,看着一脸冷然的雷煞笑着说:“只是谁也想象不到,昔日恶贯满盈罪恶滔天的中越边境上的大毒枭,竟沦落到了到磨盘镇的马良山上扮道士的地步,而且还会为了区区的五十万就甘愿给人当打手。” “你闭嘴!”穿着一身道袍的雷煞突然恶狠狠的打断,厉声问道:“你到底是什么人,你怎么会知道这么多!”说着,他的左手已经悄然的摸出了一把手枪。 “我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今年必须死在我的手上,你头上的那颗脑袋可值不少钱呢。”林昆有模有样的数了数手指头,然后轻佻的道:“好像是六十万。” “你是赏金猎人?”雷煞黑着脸问,两道目光冷冷的射在林昆的身上。 “赏个毛金啊!”林昆一副无赖的架势说道:“反正你也是要死的人了,告诉你也无妨,我也不是什么名人,漠北军区的狼王你听说过吧?” “你是……”雷煞突然一脸的惊恐,漠北军区的狼王他当然听说过,身为贩毒这一行当的毒枭,不管是中越边境的,还是中印边境的,还是其他边境接壤地方的,没听说过漠北狼王的人绝对是少数,不因为别的,只因为这个狼王实在太可怕,每次不管到了什么地方,肯定就要有毒枭被‘咬’死,对过边境上那些贩毒的毒枭们来说,漠北狼王这个称呼对于他们来说就等于听到了死神的称谓。 林昆眼睛突然微微一眯,脸上依旧挂着一幅淡然的笑容,“你左手背在身后握着一把手枪,从你拔枪出来到扣动扳机,最快也需要零点五秒的时间,这其中还不包括你瞄准的时间,总的算下来你想一枪打死我,至少需要一秒钟,而这一秒钟足够我割破你的喉咙了,你信不信?” 雷煞脸上的表情突然抽动了起来,随着林昆最后一个音符落地,他左手猛然动了起来,一把黑漆漆的手枪被他拔了出来指向林昆,而在这时,林昆也动了起来,他左手突然的向前一摔,就见一道乌金的光芒闪过,然后这道光就像是射出去的子弹一样,嗖的一下……就在雷煞刚要扣动扳机的一瞬间,插入了他的喉咙里,雷煞整个人僵硬住了,握着手枪的手一松,手枪铛啷啷的掉在了地上,他瞪大着眼睛,不可思议的看着林昆,两只手捂住脖子,嘴巴刚张了一下,突然一股鲜血就流了出来,他废力的将眼神落下,看着插在他喉咙里的兵器,嘴角嗫嚅了两下,含糊不清的道:“这……这……这是……鬼……鬼畜?” “你说对了。”林昆轻佻的一笑,走过去一把将鬼畜拔了出来,顿时一股鲜血喷溅了出来,雷煞捂着脖子呼通一声摔在了地上,血水顿时洇红一片。 韩心和冯佳慧进来的时候,林昆已经处理好了现场,两人奇怪的问他:“那个恶道士呢?” 林昆坦然的笑着说:“不知道,可能昨天晚上被我打了一顿,家都不敢回了吧。” 两个姑娘虽然觉得事有蹊跷,但谁也想不到就在几分钟前,那个恶道士已经被林昆给杀了,尸体被从小寺庙的后墙扔了出去,就躺在墙角。 下山的途中,林昆给陆婷发了个短信——雷煞已死,后续的事情你安排人来处理,那六十万的赏金麻烦帮忙分给曾经被他杀死的人的家属们。 国安局全国各地都有眼线,接到了林昆的短信之后,陆婷马上就安排距离磨盘镇最近的特工去处理后续的事,在确定苦苦追缉了多年的雷煞已死后,来处理此次事件的特工们还发现了另一个案件,昔日马良山上小寺庙的老道士不是告老还乡了,而是被雷煞给杀死埋在了后山坡上。 这案件在后来审讯于亮的时候,于亮也亲口给供了出来,他之所以敢要挟雷煞,就是因为他知道这个别人不知道的秘密,雷煞如果不是想要长期在磨盘镇蛰伏下去,早就把敢威胁他的于亮杀了,只是他万万没想到的是,他蛰伏在磨盘镇这么久,最后居然误打误撞的碰上了漠北的狼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