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五百零二章:蒙汗药 - 神兵奶爸

第一千五百零二章:蒙汗药

第一千五百零二章:蒙汗药 这边,林昆喝着柳如烟亲手酿制的女儿红,吃着可口的下酒菜,酒香的醇正可口,小菜的美味滋润,实在令人回味。 而另一边,蛟龙跆拳道武馆掌门人金长东的豪华别墅里,此时的金长东穿着一件宽大的睡衣,手中夹着根雪茄,脸上的表情冰冷的有些吓人,就在他身侧的地上,一个刚被摔碎的手机尸体躺在那儿,手机的屏幕碎裂,零件被崩的到处都是。 认识金长东的人都知道他是一个暴脾气,但轻易的时候不发脾气,练武练了这么多年,身上自然有一副彪悍的气焰,但同样练心也练了这么多年,一介武夫是难以在这花花绿绿的大都市里成为豪强的,能有今天的地位拼的都是心机。 金长东知道他在什么时候应该发火,什么时候应该保持冷静,可就在刚刚接听了电话之后,他心中的怒火实在压制不住。 沙发上坐着一个四十多岁的女人,同样也是一身睡衣,睡衣的款式很新潮,而且很性感,露出了胸前的一大片白皙。 这女人是金长东的老婆谭香蕊,十六岁的时候就跟了金长东,这么多年来可谓是见证了沈城一代武馆枭雄的崛起之路。 但凡是脾气火爆的男人,多数在x欲上都比较强,金长东不是那不近女色胜人,实际上他在外面的风流债一点也不少,但值得夸赞的是对于自己的结发之妻,一直都是不离不弃。 “长东,发生什么事了?”谭香蕊轻声轻语的问道,她年轻的时候就生的漂亮,如今已是四十多岁的熟妇,精心呵护的保养,使得她脸上不见什么皱纹,岁月没有带走了她的青涩,还给她成熟的风韵,令她看起来更加的有魅力。 “是长春,长春出事了,刚刚我一个在市特警大队的徒弟打来电话,长春在临郊的物流公司被连窝端了。”金长东握紧了拳头道。 “啊?” 谭香蕊一声着急,道:“这,这可怎么办是好,要不咱找找关系,哪怕是多花一些钱,也得把长春给捞出来。” 金长东冷哼一声道:“说的容易,可咱们去哪找关系,要是那杨副省长还在位子上可能还有机会,现在这沈城的领导班子已经换了,而且我听那徒弟说,是姓林的那小子冲长春动的手,姓林的那小子和省长还有省委书记的关系可不简单啊!” 谭香蕊道:“这……长东,姓林的那小子是故意针对你的么?” 金长东阴沉着脸坐回了沙发上,道:“不好说,那小子现在已经视我们三大武馆为敌,就在昨天他刚刚废了赵雄,说是要替他那挨打的师弟报仇,要我看就是一个借口。” 谭香蕊道:“什么借口?” 金长东道:“他已经搞垮了王勤虎,这沈城的地下世界都是他的了,但嫌我们三大武馆横在这儿碍眼,所以想除掉我们,不过这也只是我的猜测,极有可能是长春自己倒霉。” 金长东接着说:“长春前些日子搞了一批非法偷猎的藏羚羊皮货,打算经过沈城中转再运到中港市,通过中港市的港口销到国外,结果被一个女交警给查了,他一直记恨这事,也曾要我帮忙对付这个女警,我没有答应,结果他自己找人绑了那女交警,然后就把姓林的那小子给招来了。” 谭香蕊道:“这也是你那徒弟告诉你的?” 金长东道:“我那徒弟没说这么多,只说在长春的办公室里发现了一个女交警,这女交警还挺有名气的,他们特警大队里的人不少都认识,要不是因为这个女交警,姓林的怎么会找到长春?” 谭香蕊点了点头,道:“有道理……长东,我最近打牌认识了一个警厅厅长的太太,要不我找找她,看能不能帮上忙?” 金长东眼睛顿时一亮,道:“可以啊!” 事不宜迟,谭香蕊拿起了手机就准备打电话,这时金长东马上又把她拦住了,谭香蕊疑惑的道:“怎么了?” 金长东道:“算了,也别找什么警厅厅长了,这年头找他们这些人办事,不准备厚厚的一堆票子,根本行不通,而且就算使了票子,这事能不能给办成了还另说,再说现在国家上下反腐,就算是他们真有那本事,给他们票子他们也不一定敢收,收了钱都不一定办事,更别说不敢收钱了。” 谭香蕊道:“长东,你可把我说的迷糊了,那你说现在该怎么办吧,总不能眼睁睁的看着长春被抓了进去不救吧,他可是你的亲弟弟,你们俩从小相依为命到大,你去高丽练武精进的那些年,长春可没少照顾我,村里的那些个痞子流氓想要来调戏占我便宜,哪一个不是被长春拼了命给打跑的。” “我知道!” 金长东大喊一声,道:“我就这么一个弟弟,世上唯一的亲人,可这混小子也太不让我省心了,尽然如此,那我……” 金长东阴沉的一张脸,双眼突然一眯,语气阴森的道:“那我只能从姓林那小子入手了,他办了我弟弟,那我就办了他老婆孩子,只要他老婆孩子在我手上,我就不怕他不去跟省长和省委书记求情,这样的话,长春或许还有余地。” 谭香蕊脸色一凛,道:“长东,你是要对姓林的老婆孩子动手?” 金长东点了点头,“不管什么人,至亲之人都是他的软肋。” 谭香蕊有些担心的说:“可姓林的的老婆孩子容易绑到手么?而且咱们这也得抓紧时间,时间久了的话,说不定长春的判决就下来了,这么多年他带着手底下的那帮人可没少偷猎,那都是国家的一级二级保护动物,搞不好要枪毙的呀!” 金长东点了下头,从谭香蕊的手中将手机拿过来,拨了一个号码出去,“小阮,你听着,帮我给我弟弟传个话,不管用什么办法,先让他在里面拖延着,我这儿帮他想办法。” …… 林昆吃的差不多了,喝的也差不多了,对面的柳如烟却是醉眼朦胧一副昏昏欲睡的模样,她高兴的大笑,一双媚人双眼看着林昆说:“林昆,你怕不怕我在酒里给你下了蒙汗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