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五百零一章:一醉方休 - 神兵奶爸

第一千五百零一章:一醉方休

第一千五百零一章:一醉方休 “不是他传的,是我偷的。”柳如烟轻描淡写的笑道。 “昂?”林昆惊讶的看着柳如烟,道:“这……还能偷呢?” 柳如烟笑着说:“很小的时候,我就听我爸说过这手艺只传男不传女,所以我就对酿酒好奇,每次我爸酿酒的时候,我都偷偷的趴着门缝看,把大致的步骤记熟了以后,就在脑海里反复的演练着,说来这酿酒也是一门看天赋的功夫,有一次我趁着我爸去卖酒,在酿酒坊里试验了一番,结果那天晚上我爸回来居然没发现,还喝了一口我酿的酒。” 林昆晃了晃酒杯,笑着说:“你们柳家的酒这么芳香醇正,在古代的时候应该是贡酒才是,你这天赋应该是遗传你家先辈的。” 柳如烟笑着说:“你说的还真对,我以前听我爷爷念叨过,说我们家的女儿红,过去是皇宫里的御酒,往上数个几辈人,那可都是皇宫里酿酒坊里的酒官,地位可不轻呢。” 林昆又笑着说:“那你呢,为什么明明可以靠这手艺吃饭,却还要去夜场里厮混,我能看得出你并不喜欢夜场里的生活。” 柳如烟笑着说:“这小酒馆也是我在夜场里赚了钱以后才开的,而且我也从来没想过要用这祖传的手艺赚多少钱,说来我也是一个忠于家族的人吧,我是个女儿身,这酒本来就不应该我来酿,我既然已经酿了,是为了不让家族的手艺失传,可要是还拿这手艺来大肆赚钱,就是彻底背叛了。” “你也很顽固啊。”林昆笑着说,“你姐呢,她现在做什么?” 柳如烟的脸上浮现一抹哀伤,道:“她已经在医院里躺了三年了。” “那……” 林昆道:“那个你说的变成植物人的朋友,该不会就是你姐吧?” 柳如烟笑着说:“我的故事还有很多,一下子说完了,我怕你就没兴趣了,今天我们先喝酒,剩下的以后再说吧。” 说着话,柳如烟又端起了酒壶给林昆满上了一酒盅,道:“说说你吧,沈城最近关于你的传言可不少,到底哪一个是真,哪一个是假?” 林昆笑着说:“什么真真假假的,我林昆就是三观正的普通人,传言这东西在我看来都不可信,你可别被诱导了。” 柳如烟微微的撅起嘴唇,一副不开心的样子,道:“林昆,这可就是你的过分了,我都已经跟你说了我的故事。” 林昆笑着说:“你一开始又没说这是等价交换呀,再说了我真没啥秘密,要不我也跟你说说我那复杂交错的过去?” “好啊!”柳如烟笑着道:“我倒要看看这么一个能让沈城的地下世界乱颤的俊朗男人,到底是怎么样练成的。” “咳咳……” 林昆故意清了两下嗓子,道:“听好了啊,我的过去是这样的,从下跟爷爷在乡下长大,十六岁的时候参军,在漠北军区待了八年,退伍之后就到了中港市,和老婆孩子团聚。” “这就说完了?”等了几秒钟,柳如烟见林昆不再说话,疑惑的道。 “说完了。”林昆一脸坦然。 “你……” 柳如烟被气的有些哭笑不得,道:“你这明明就是在耍赖。” 林昆笑着说:“真没有,我的人生其实就是这么简单。” “算了,一个聪明的女人,是不会硬逼着男人说出他不想说的故事。”柳如烟淡淡一笑,尤如蜻蜓点水,“我们来说正事吧,你不是想知道田东宇在哪儿呢,我可以告诉你。” 林昆不急也不忙,笑着说:“你真知道这小子藏在哪?” 柳如烟笑着说:“我先问你一个问题,真要是抓到了田东宇,你打算怎么对付他?” 林昆笑着说:“很简单啊,他怎么伤的我师弟,我双倍还给他就是了。” 柳如烟手指肚轻轻的酒盅的杯沿上摩挲了一下,看着林昆说:“你就一点也不怕田一方会报复你?他可不是个简单的人物,昔日的王勤虎对上他,说不上犯怵,但绝对不会轻易的招惹,光是尚武武馆的门生,少说也有两三百,这些人真要是联起手来一起向你发难,你的酒吧保的住?” “两三百人……” 林昆笑了笑说:“不管是过去当兵,还是现在在这花花都市里,能让我林昆害怕的人,到现在还没遇到过呢,他真要是带着两三百人来砸我的酒吧,我保证不打死他。” “别人要是这么说,我一定会认为他是吹牛,但你……”柳如烟笑着道:“我算是见识了过江龙身上的傲气了。” “这不是傲气,是底气。”林昆笑着说。 “底气……”柳如烟看着林昆,平静的目光里泛起一丝波澜,笑着说:“ok,废话不多说了,今天你陪我喝酒,我就告诉你田东宇在哪,不对,是我帮你把田东宇约出来。” “一醉方休?”林昆举起了酒杯,“我可是很久也没醉过了。” “我也一样,那咱们再拼一下酒量,我要是醉了,任你摆布,你要是醉了……” “除了要我做你的男人,其余的什么都可以商量。”林昆笑着打断。 “我就那么不招人喜欢么?”柳如烟的眼波一流转,荡漾出无尽的媚意。 “不是不招人喜欢,而是太漂亮的女人,都不太好招惹,尤其对于有老婆的男人,我可不想晚上回家跪搓衣板。” 林昆举起了酒杯,又看了一眼桌上的两个小酒壶,“这两壶,太不够喝了。” 柳如烟笑着拍拍手,楼下的店小二闻声上来,欠着身子笑着道:“柳姑娘,您有什么吩咐?” 柳如烟笑着说:“小二,上酒,把咱们这最好的酒连坛子一起搬上来!” 店小二微微一愣,马上陪了个笑脸,道:“好,我这就去。” 店小二退下去的功夫,眼神里带着一丝隐讳的询问,柳如烟目光平静的看了他一眼,这店小二的心里头顿时七上八下起来,柳姑娘这到底什么意思,不是事先说好了要往酒里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