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五百章:柳姑娘的酒 - 神兵奶爸

第一千五百章:柳姑娘的酒

第一千五百章:柳姑娘的酒 “好,美女邀酒岂有推脱的道理,何况这酒水醇正芳香。” 林昆端起酒盅,向柳如烟敬过来,柳如烟莞尔一笑,一声酒盅相碰的悦耳声响,两人同时仰起头,杯中酒一饮而尽。 店小二把剩下的几味菜肴摆上,又多拿了两碟小菜过来。 柳如烟向店小二一看,店小二马上满面微笑的说:“h是楼下掌柜阿姐的意思,柳姑娘是我们这儿的常客,再送两道小菜,正好凑齐了十道菜,寓意十全十美图个吉利。” “谢谢,也麻烦替我向楼下的掌柜阿姐说一声谢。”柳如烟笑着道,那店小二脸上的表情马上不自然起来,羞答答的低下头,不敢和她的目光对视,应了一声转身下楼。 林昆笑着说:“柳姑娘,看来你的面子很大呀,不过像你这么漂亮的女人,总来到这么一个名不见传的小酒馆来喝酒……” 不等林昆说完,柳如烟笑着说:“这儿的酒香醇正,可不是别的地方能有的,而且咱们这一桌子,再加上两下壶的酒,你菜需要多少钱?” 林昆夹起了一块酱猪肝放进了嘴里,点了点头说:“这肝儿的味道不错,就是一些大酒店里也不一定做出这个味道。” 柳如烟笑着说:“所以呢,你觉得咱们这一桌多少钱合适?” 林昆笑着说:“这如果是在大酒店里,肯定是要过千的,但在这小酒馆里,至少也得个三五百才对得起这品质吧。” 柳如烟笑着说:“咱们眼前摆的这些,也就一百多块钱吧。” “啥?” 林昆有些不可思议的看着柳如烟,道:“咋这么便宜呢。” 柳如烟笑着说:“我父亲曾是个酿酒的,我们家祖祖辈辈都是,而且每一代只有一个男丁,单传了也有几百年了,但到我父亲这一辈这香火就算是断了,只有我和我姐两个闺女。” 说着,柳如烟自顾的满上一杯酒,端起来放在嘴边浅浅的抿了一口,那芳香醇正的酒香回味在舌尖上,一抹红霞浮上脸颊。 放下酒杯,柳如烟接着说:“大概二十年前吧,本来我们家的日子很好过,我爸有祖传的手艺,酿着自家的酒水大街小巷的卖,那时候只要他把装满了酒的酒坛子一推出去,很快就卖光了,可是安稳富足的日子并没有让我爸觉得幸福,他想要生一个儿子,把自己的手艺传承下来,可我妈生了我之后就生不了了。” “我五岁的时候,一天夜里我爸打了我妈,说了一堆难听的话,自那以后我妈就走了,撇下了我和我姐,本来我是恨我妈的,但过了没几天,我爸就把一个年轻的女人领了回家,当时那个女人大着个肚子,我爸满脸的高兴。” 柳如烟喝光了杯中酒,林昆端起小酒壶给她斟了过来,柳如烟继续说道:“那女人肚子里怀的是个儿子,说是我爸的,后来也生了,确实是个男孩,我爸把那个女人和孩子当成了宝贝,完全不顾我和我姐,我们俩早早的就辍学了,在家里做家务,照顾那个女人还有那个孩子,呵呵……” 柳如烟的嘴角勾起一抹苦笑,苦笑中又带着一丝嘲讽,“那男孩三岁的时候,周围的街坊邻居就传闲话,说孩子跟我爸一点也不像,我爸每次听到了就要骂人,后来他还是偷偷的带着孩子去做了亲子鉴定,结果孩子真不是他的,我爸打了那个女人,其实那孩子是谁的她也不知道,她过去就是歌厅里的一个舞女,根本不知道自己怀了谁的种。” “那女人偷走了家里所有的钱,带着那个男孩离开了,我父亲一下子成了街坊邻居眼里的笑话,一夜之间就好像苍老了许多,他开始自暴自弃起来,喝着自己酿的酒,没日没夜的喝,有一次差点喝死,我和我姐把他送去了医院。” “抢救过来以后,他的舌头失灵了,不能尝酒以后,就再也酿不出味道醇正的女儿红,家里的日子越来越潦倒,他还经常去夜总会里彻夜不归,借了高利贷差点被打死,有一次高利贷来家里要钱,主意打在了我和我姐的身上,那是我人生第一次感到绝望,最终是我爸用命护住了我和我姐。” 听到这,林昆叹了一口气说:“还好,他还是个有良知的人。” 柳如烟道:“我爸的本质并不坏,他曾经也很爱我妈,但是柳家酿酒的手艺不能失传,而且向来是传男不传女,这是他心里的一个疙瘩,积压在心里头久了,也就爆发了。” “我十四岁的时候,我爸一场大病不起,撇下了我和我姐,临终前我爸对我和我姐说,有机会再见到我妈,要我们一定要替他向我妈道个歉,来生做牛做马也要偿还亏欠我妈的。” 林昆道:“那后来你和你姐见到你妈了么?” 柳如烟苦笑着摇头:“再也没见到,我妈是恨我爸的,可能一辈子都不会原谅的恨,也恨我们两个,因为我们是我爸的种,我妈年轻的时候是个美人儿,可惜我和我姐都不像她。” 林昆笑着说:“这么说,你爸应该也是一个帅哥了。” 柳如烟笑着说:“我爸他确实很帅,但自从受了打击以后,整个人就颓废了,你见过一个晚上一个人老了十岁么?我爸知道那男孩不是他的,一天晚上头发就白了一半。” 林昆道:“要么说老一辈的一些顽固的思想害人,就是因为想要一个儿子传承家族的手艺,结果搞的家破人亡妻离子散。” 柳如烟道:“曾经我也是恨我爸的,觉得他顽固不化,但正是这种顽固,才是他们老一辈人和我们年轻一代本质区别的地方,他们忠诚于自己的家族传承,而我们现在的人,已经有不少的越来越忘本了。” 林昆道:“听到这儿我是听明白了,这家小酒馆不会是你姐开的吧?那楼下掌柜的那个阿姐,该不会就是你姐吧?” 柳如烟笑着摇头,道:“我姐不在这儿,这儿也不是我姐开的,这儿是我开的,这里的酒都是我一手酿的。” “啊?” 林昆微微诧异,旋即笑道:“敢情刚才你和那店小二是在我面前演戏呢吗,那最后你爸是把这酿酒的手艺传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