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四百九十九章:连干三个 - 神兵奶爸

第一千四百九十九章:连干三个

第一千四百九十九章:连干三个 路口不是很宽,但两辆车并排通过还是稍有余地,柳如烟跟着林昆来到了路口,林昆指着地上的轮胎印,“柳姑娘,您瞧!” 柳如烟将信将疑,结果一看到地上那被野马车摩擦出来的黑色印记,脸上露出惊讶的表情,那野马车的轮胎印,紧贴着路口的内侧,从那轮胎印来看,刚才野马车几乎就是完全贴着路口的内侧,和旁边的路崖子只有一丝丝的间隙。 柳如烟再抬起头已是满脸震惊了,但还是有些不服气,道:“即便是这样,你怎么保证刚才一定撞不上我?” 林昆又笑着向刚才那辆玛莎拉蒂留下的轮胎印指去,“从你的车胎印来看,你刚才应该是贴着路口的外侧进去的,但如果真要严格来看,最终还是会撞到路崖子上,速度那么快,肯定要翻车的。” 柳如烟盯着自己的轮胎印看了一眼,心中顿时一阵凉气抽过,可是脸上还是不服气,道:“你……” “不用谢我,我这人呢三观正,就喜欢助人为乐,尤其是美女。”林昆笑着打断,说完抬起脚就向小酒馆里走去,“今天我要喝这里最好的酒,柳姑娘你不用担心没地儿谢我。” 林昆走进了小酒馆,这小酒馆的装修很朴实,里面的服务员很和蔼,吧台后站着一个胖胖的女人,像是掌柜,正和一个靠在吧台上的小伙子聊天,小伙子穿着一身古时店小二的衣服,尽管如此也遮不住他清秀的脸颊。 那胖女人看向这小伙子的眼神里,满满的都是春天的味道。 见有人来了,店小二马上一声招呼,笑容灿烂,“先生,欢迎光临小酒馆!”说着话,人已经向林昆迎了过来。 “两个人,你们这儿最好的雅座。”林昆笑着冲店小二说。 店小二微微歉意的笑道:“先生,实在不好意思,咱们这没什么雅间,最好就能给你安排一个视野好一点的靠窗座位。” 林昆微微一怔,旋即笑道:“好,那就来一个靠窗的座位。” “得咧,您跟我来!” 说着话,店小二就把林昆往楼上领,林昆回过头瞧了一眼,柳如烟并没有跟进来,而是在外边跟那几个晒太阳的老头打招呼。 林昆笑着问店小二道:“那位姑娘是你们这儿的常客么?” 店小二向外头看了一眼,笑着道:“这……她确实是常客。” 林昆和店小二来到了楼上,找了一个靠窗的座位,楼上的面积也不是很大,这小酒馆就是依附着普通的民房改造的,不过里头经过装修以后,古色古香的倒是十分的有意境。 林昆坐了下来,店小二笑着说:“先生,您打算来点什么小菜?” 林昆笑着说:“你怎么不问我喝什么酒,反而问我要什么菜?” 店小二笑着说:“我们这儿只有一种酒。” 林昆有些诧异,笑着说:“一种酒?什么酒。” 店小二道:“我们叫它小酒,也可以说是女儿红,是我们自己酿的。” 店小二的话音刚落,楼梯上就传来了脚步声,柳如烟走了上来,“小二,先来两壶的佳酿女儿红,小菜来八个。” 店小二回过头,脸上的笑容格外灿烂了几分,这时柳如烟的目光突然沉寂了一下,店小二马上笑着说:“柳姑娘,您来了!” 柳如烟笑着说:“快去准备吧,我可是好久没来这儿喝酒了。” “得嘞,您稍等!”店小二笑着答应一声,肩上搭着条毛巾向楼下走去。 柳如烟坐了下来,白皙俊俏的脸颊沾染着窗外的明媚阳光,显得格外动人,昨天夜里的她浓妆艳抹像是专吃男人心肝的妖精,此时淡淡的妆容遮掩,仿佛冰清玉洁的御姐。 林昆笑着说:“柳姑娘是这里的常客?” 柳如烟笑着说:“这儿的小酒很正宗,我也是偶然的机会发现,心情好或者不好的时候,总喜欢一个人到这儿喝两盅。” “一个人?”林昆笑着道。 “是啊,你是我第一个带过来的,谢谢你今天陪我喝酒。”柳如烟笑着说。 “你这么说我已经很荣幸了,好像该说谢的应该是我。”林昆笑着说。 说话的功夫,店小二端着小菜上来,一下子只能端四个小菜,都是地道的下酒菜,酱猪肝、酱鸡爪、酱黄生米、酱猪头肉,端菜的盘子里还有两个精致的瓷酒壶,约有三十公分高,形状看起来像是一个古怪的沙漏,这种小酒壶在古装的电视里倒是见过,但现代的社会上却是极为少见了。 店小二将小菜摆好,将两壶酒放好,又将两个酒盅摆在林昆和柳如烟的面前,本来抬起要替两人斟酒,柳如烟笑着说:“不用了,我们自己斟就好了。” 店小二又笑着应了一声,转身下楼去端另外四个小菜。 柳如烟替林昆斟上酒,一股浓浓的酒香马上溢了开来。 “好酒!”林昆看了一眼杯中的酒,清澈之中泛着淡淡的粮食颜色,这酒不光闻着香,色泽更是让人很有喝的欲望。 “谢谢你今天两次救了我。”柳如烟举起酒杯,笑着说道。 “不客气。” 林昆举起酒杯,两人轻轻的碰了一下,柳如烟仰起头一口将杯中的酒干了,林昆必须不怂,也仰着头一口喝光。 柳如烟又端起了酒壶,替林昆满上,林昆笑着说:“柳姑娘,你不用这么客气了,既然坐在一起喝酒,那就是朋友。” 柳如烟微微一笑,带着一抹苦涩,道:“是朋友,我更应该替你倒酒,平时我陪着喝酒的男人,一个个的人模狗样,我都替他们倒酒了,这会儿你这么一个俊朗的朋友坐在对面,我更得倒酒了。” 林昆笑着说:“谢谢柳姑娘的夸赞,和他们那是酒桌上的逢场作戏,跟我是朋友品酒,要是再那么外道可就不好了。” 柳如烟笑着说:“你不用劝我了,我已经习惯替别人倒酒了。”说着,举起了酒杯,“算上刚才那一个,我们连干三个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