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九章:自作孽不可活 - 神兵奶爸

第一百四十九章:自作孽不可活

第一百四十九章:自作孽不可活 镇政府大大小小的官员全都各就各位,这些人包括镇长在内,全都对于大川心有畏惧,昨天晚上于大川生日宴会,这些人都随了不少的份子钱,喝了一大通酒后就各自找地方睡觉,有的回到了家里,有的去了别人家里,但不管他们在哪睡觉,当接到于大川秘书电话的时候,一个个全都打起了精神,以离弦之箭的速度杀到了镇政府的三层小楼。 这些人还都不知道到底出了什么情况,但磨盘镇的镇政府工作一向松散惯了,于大川突然这么一紧张,这些个平日里吃着空饷的镇官员们马上就觉察出不对劲,所有人的心也都不由的提了起来,肯定是出事了。 可这些人在镇政府的三层小楼里各司其职了半天,也不见镇党委的一把手现身,等了时间久了,不禁久有人私下里犯起了嘀咕,抱怨道:“该不会是咱们于书记嫌昨天晚上的份子钱少了,故意消遣咱们吧?” 马上就有人小声附和道:“你就是心里有怨气,也还是小点声吧,难道你以后不想在镇政府混了?咱们于书记就是磨盘镇的天,即便是消遣咱们,咱们也只有认了,要是不想认也行,除非上面派人下来查一查。” 这人话音刚落,磨盘镇镇政府的大院门口就开过来了几辆车,清一色的考斯特,打头的那辆车的司机摇下车窗,礼貌谦谦的冲门卫老孙头说:“大爷,我们是省纪检委的,和省人大书记余书记一起下来视察。” 这门卫老孙头一辈子都在镇上待着,也没见过什么大人物,一听说车上是省纪检委的人和省人大的余书记,他的心里顿时就一哆嗦,纪检委的人他印象不深刻,这生热大的余书记可是多次在电视上见过的,那可是好大的一个官啊,这老孙头二话不说,直接就打开了镇政府的大门。 镇政府的办公室里,还是一位管计生的女主任最先发现有车开进来的,他们这些个混体质的虽然是在乡下,但一个个多少也是有些见识的,一看那清一色的考斯特车,马上就反应出这是上面下来突击检查了,也明白了为什么于书记会突然让他们这些人到镇政府里各就各位。 办公室里的其他人也注意到了情况,这时大家伙的心情都说不出的紧张,到目前为止他们还不知道到底是哪个组织下来突击检查,于书记又不在这,只要把一切希望寄托在镇上的身上,这磨盘镇的镇长叫张大明,是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男人,长的一副窝囊相,也算是于大川一手给栽培起来的,平日里唯于大川的命令是从,其实他本身也没什么工作领导能力,唯一的能力就是坚决无条件的服从于大川的命令。 此时于大川不在,张大明必须站出来,这对于他来说可是有些为难,不过混在体质里这么多年,他多少也还是有些见识,在场面的事情上还能拿捏一阵,他马上就召集所有的镇政府的工作人下楼去迎接领导,等他们一大帮子人下楼以后,考斯特上的人已经下来了差不多了,这次一共来了五辆考斯特,一共有四十多人,这些人中官职最大的就是余宗华,剩下的就是纪检委的各部门要职的领导,按说到这么一个僻壤的小乡镇的突击检查根本排不上纪检委的行程,更用不到来这么多重要的人物,之所以能有今天这规模,都是跟余宗华亲自组织有关。 张大明走在最前面,身后跟着二十几个镇政府的工作人员,谁都不知道对面的这一大帮子的领导里,哪一个是官位最大的,好在张大明平时比较喜欢看省内的新闻,认识曾露过无数次脸的余宗华,而且看周围人簇拥的架势,在场的显然就余宗华的官位最高,认出余宗华的同时,张大明的心里也是一咯噔,内心的震撼完全无法用语言来表达,堂堂的省人大书记亲自来磨盘镇突击检查,这是他张大明八辈子也不敢想的。 跟在张大明身后的那些镇上的工作人员里,百分之八十的也都认出了余宗华,这些人就是平时再无为、再混蛋,也该认得省里的大领导,他们脸上所呈现出的震撼之色,一个个都不亚于张大明,甚至有过之。 “余书记好,各位领导好。”张大明脸上堆满了毕恭毕敬的笑容,向余宗华打招呼道,同时也向周边的那些他认不出的领导们欠身行礼,跟在他身后的那些镇上的工作人员也都跟着照做。 “磨盘镇的同志们,咱们不用这么多礼嘛,全国都在提倡从政五官威的理念,咱们大可以就像同事之间那样嘛。”余宗华笑容和煦的说:“我先自我介绍一下,我是咱们辽疆省的人大书记余宗华,我身边的这几位是咱们辽疆省的纪委领导,这位是丁书记,这位是范部长,这位是……” 张大明等人脸上陪着笑容,脸色却是越发僵硬,心底更像是遭遇了北极吹来的寒风一样冰冷,就一个小小的磨盘镇,在整个辽疆省偌大的疆土上,就是一个小小芝麻粒儿的存在,一下子竟来了这么多的大领导,所有人的第一反应就是:完了,磨盘镇这一下肯定摊上大事了。 镇派出所的窗外,正好能看到镇政府的院里,院里闹闹哄哄的场景,一下子就引起了林昆的注意,透过审讯室那窗花老旧的玻璃,正好看到了余宗华和那群纪检委的领导们,他嘴角突然一笑,背对着坐在地上的于大川道:“于书记,这边好像来客人,你是不是得去迎接一下啊。” 于大川踉踉跄跄的站了起来,走到窗边向外望,看到了停在镇政府院里的五辆考斯特以及站着的一群人之后,脸上的表情更是说不出的难看。 林昆拍拍他的肩膀,揶揄道:“你这磨盘镇的土皇帝,咋吓成这德行了,不就是几个省里来的领导么,反正是在你的地盘,还不是你说的算?” 于大川哆哆嗦嗦,回过头一副乞求的表情看着林昆,“小兄弟,什么事我都说了,你是不是该放我一马了,我得去迎接一下外面的领导们。” 林昆笑道:“放心吧于大书记,我林昆一向说话算话,你赶紧去忙你的正事,剩下的这几个人你也不用操心,我不会再动他们一毫一毛的。” 于大川也不顾地上的于亮了,眼下最重要的是外面的那群省里来的领导们,要是不能把他们给糊弄过去,那他即便保住了两个蛋蛋又有何用,他一旦要是被查出来了贪污腐败,肯定是要被抓进监狱里的,即便花钱消灾免了牢狱之灾,那他也注定将要钱势两空,没了钱再从镇委书记的位子上下来,试问磨盘镇上还有哪一个老娘们小媳妇愿意跟他勾搭? 余宗华这次亲自到磨盘镇来,就是打算要彻底的整治一下这个僻壤的小镇,辽疆省下属大大小小有两百多个镇,要是每个镇都这样贪腐,那老百姓得生活在什么样的水深火热之中?余宗华就是要狠狠的政治磨盘镇一把,从而给辽疆省剩下的那些乡镇做出一个标榜,杀鸡儆猴! 一共来了四十多个纪检委的人,查起工作人员总共二十多个的磨盘镇政府,那简直就是不废什么功夫,不过有一点不得不佩服于大川,这厮虽然贪腐严重,把整个磨盘镇镇政府的风气都带坏了,可在做假账和做假象的功夫上绝对是一流,但从镇上的财务统计上来看,以及一些日常的规范记录上来看,磨盘镇的财政状况没有丝毫的问题,工作上也没有任何的纰漏,如果说做官的最高境界是无过便是功,那么从这些个表面的假象上来看,于大川绝对算是一个称职、优秀的镇党委书记。 就在于大川以为糊弄的差不多,准备以镇政府的身份宴请一干的领导去吃喝的时候,镇政府的大门外突然来了一大帮子的老百姓,这些百姓有磨盘镇周围的乡村的,也有镇上的老百姓和镇上的商户们,他们高举着反腐的长条横幅,一起站在镇政府的大门外呐喊着:“反腐反腐,坚决反腐!” 为首带头呐喊的是磨盘镇高中的校长张举,他受林昆所托组织一帮子敢于揭发于大川父子而行的老百姓,就等着省里的纪检委组织一到,他们就出面当面揭露于大川父子的丑恶嘴脸,以及镇政府的昏庸无能。 这一切都是余宗华暗中让林昆安排的,当看到来了这么多人之后,余宗华马上皱起了眉头,冷冷的扫视了于大川和他身后的镇领导们一眼,然后带着浩浩荡荡的纪检委队伍去接待那些高喊反腐的群众百姓们。 于大川的脸彻底的白了,望着窗外那些百姓们,真不知道他们是怎么知道镇上来领导了,他将怨毒的目光投向在场的镇政府工作人员,他严重的怀疑这是一次有预谋的阴谋,一定是某个人想在背后搞他,否则这一切不会像是预谋好的一样,省里领导的突击检查车刚到,这些老百姓就来了。 于大川在磨盘镇犯下的累累罪行不用多少,他儿子于亮更是恶贯满盈,当外面的人证物证都在的时候,林昆又悄然的通过手机传播,将他偷偷录的那段于大川亲自承认贪腐的录音发到了余宗华的手机上,于是这一下证据更确凿了,余宗华马上就让人把于大川给拿下关押起来。 直到此时,听着余宗华手里放出的录音,于大川才知道,原来这一切的幕后黑手竟然是林昆,他内心诧异的同时又充满了悔恨,可一切都已经晚了,他的眼前不禁的飘过来一行字——自作孽,不可活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