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四百九十四章:路遇碰瓷 - 神兵奶爸

第一千四百九十四章:路遇碰瓷

第一千四百九十四章:路遇碰瓷 一大批特警赶到以后没多久,闻讯而来的各大媒体的记者,很快就将这物流公司的大门口围的水泄不通,做媒体报道这一行,拼的就是谁的消息更迅速准确能引起老百姓的关注。 像这种大量特警出动,捣毁偷猎犯罪者老窝的新闻,只要一报道出去,对于各大媒体来说,那就是喀喀的点击量啊。 记者们赶到以后,见现场已经完全被警方控制了,就要求采访这次行动的负责人,另外也要对当事人进行采访。 负责这次行动的特警队长出面简单的讲了几句,随后就把江小惠推到了诸位媒体的面前,她是这次事件的‘唯一’当事人,而且在场的这些犯罪分子都是她一个人‘打倒’的。 一下子,江小惠没有任何的心理准备,就被众媒体团团围住,恐怕不用到晚上,各大媒体就会把她塑造成女英雄的楷模。 这时候,江小惠是真不愿意去‘承认’这些个偷猎分子都是她打倒的,一来呢事情本来就是如此,二来这要是传出去,那她以后在全程老百姓的心目中,恐怕就是女汉子的存在了,人家芳龄二十几还没结婚呢,万一要是再被国外留学的男友看见了这新闻,说不好就不敢娶她了。 笑话,哪个男人愿意娶一个身手了得,能徒手干翻三十多个悍匪的女人回家,万一哪天闹点啥子别扭,一不小心就被打残了,到时候就算是上法庭,恐怕也没人做得了主吧。 而且,这被自己的媳妇给打残了,传出去还不被笑掉大牙。 林昆开着车慢悠悠的行驶在马路上,放上一首经典老歌,他很享受这种阳光透过车窗,耳边旋律环绕的惬意,人生若是能总这么无忧无虑的,那当真是比做神仙还逍遥。 转入了市区,前面的一条不宽的马路突然出现了拥堵,一大圈的人围在马路的中间,把来往的车辆都给堵住了。 路上汽车鸣笛,不满的叫骂声不断:“喂,搞什么,大白天的挡路,要屎啊!” “求求你们快让开,我媳妇快生了!” …… 一时间,本来应该蛮平静的一条小路上,吵吵闹闹一片嘈杂。 林昆把车停了下来,探出个头向人群围着的地方看去,这会儿前面车里的车主下车,是一个西装革履的中年男人,林昆笑着问了一声:“喂,朋友,前面这是怎么回事啊?” “我也不知道,好像是撞了人吧,过去看看就知道了。”中年男人回过头道。 林昆也从车上下来,来到了人群的边上,透过人群的缝隙,看见前面停着一辆车,是一辆白色的玛莎拉蒂,车头前面的地上躺着一个老人,一个女人的背影蹲在地上,在老人的旁边站着两个三十多岁的男人,正一脸愤然的瞪着地上的女人。 其中,那个高个的男人大声的冲女人咧咧道:“美女,我妈好好的过马路,你开车不长眼睛啊,现在人都被撞成这样了,你说今天这事怎么办吧!” 他的话音刚落,旁边稍微矮一点的男人便接话了,一副凶神恶煞的模样,吼道:“别特么废话了,赶紧赔钱,我们好赶紧带我妈去医院检查一下,也别说我们兄弟讹你,我妈被撞成这个样子,怎么也得三万块钱吧!” 这两兄弟的话音一落,周围看热闹的人都瞧出了门道,开玛拉莎蒂这姑娘这是遇到碰瓷的了。 林昆朝那姑娘的背影看了一眼,马上便觉得有些熟悉,等那姑娘一看口,从声音上马上就认出了是柳如烟,早上的时候刚刚见过面,说是去医院看望她被家暴成植物人的同学。 柳如烟不急不慢,她当然知道地上躺的还有眼前站的,这仨人是组团碰瓷来的,刚才她见那老太太横冲过来赶紧踩了刹车,距离老太太还有五米远的时候停下,然后那老太太很熟练的倒了下来,身上故意抽搐了一下,然后装晕。 柳如烟淡淡的笑道:“三位,周围这么多人呢,就别在这演戏了。”瞥了一眼两个男人,鄙夷道:“你们说躺着的这个是你们的妈,那我能问一下你们妈叫什么名字,身高多少,老家是哪里的,手脚上有没有什么特征之类的?” 两个男人脸色一怔,互相看了一眼,马上冲柳如烟发火起来,“你特么什么意思,撞了人不想赔钱,还在这叽叽歪歪的,你要是再不赔钱,信不信我们哥俩打到你后悔!” 柳如烟笑道:“怎么,这就沉不住气了,我的意思是你们以后出去碰瓷要专业一点,你们也别狮子大开口了,我今天心情不好,还想找个地方喝点酒,我这儿有两千块钱,觉得行呢就拿去,要是嫌少咱们就报警等警察来处理。” 两千块钱点完,捏在手里,柳如烟笑着看着两个男人。 两个男人又互相看了一眼,然后个子稍矮的男人摇摇头,个子高的男人会意,回过头来冲着柳如烟大叫道:次奥,你是不是没搞清楚状况啊,我们家老太太都被你撞成这样了,两千块钱就想打发了?报警来又怎么样,大不了警察赔钱一起去医院里检查一下,医院里所有的检查项目都过一遍,你这两千块钱也不够!” 个子稍矮的男人跟着说:“别特么浪费我们时间,人要是死了,你就不是赔三万块钱那么简单了,你得坐牢你知不知道!” 周围看热闹的人都有些看不过眼了,一个六十多岁的老太太,摇头叹息的冲两个男人说:“两个后生仔,你们年纪轻轻的干什么不好,非要拉一个老姐姐在这儿敲诈讹人,两千块钱已经不少了,赶紧见好就收吧,后面车都塞着呢。” 个子稍矮的男人勃然大怒,冲着老太太就吼道:“老不死的,这有你什么事,再特么的多废话,信不信我让你也躺地上!” 好心的老太太被吓的一哆嗦,周围的人心里头都明镜似的,也都有些打包不平,但见这两个年轻男人这么凶,根本不敢站出来说句公道话。 林昆这时向路边看了看,正好有一家杂货商店,旁边挂着一个鞭炮的牌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