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四百九十二章:大开杀戒 - 神兵奶爸

第一千四百九十二章:大开杀戒

第一千四百九十二章:大开杀戒 见江小惠低下了头,那脸颊羞红的模样倒是有几分可爱,只可惜这好端端的一张妹子的脸,被打了两巴掌后有些肿。 林昆之前在火车站附近的那个巷子里撇下江小惠的时候,并不是真的走了,当时他一方面也是想吓唬一下江小惠,这小丫头总跟他针锋相对,还怀疑自己跟那两个小青年是一伙的,虽然挺让人生气的,但咱们林大兵王的心眼还不至于那么小。 之所以躲在巷子外面听见那两个小青年动手打江小惠没出来,也是为了能进一步的跟踪到这里来,找出幕后的主谋。 “不过……” 林昆清了一下嗓音,道:“既然江警官你提出来了,那我就出去试一试,万一我要是有个三长两短,我老婆孩子那里还希望江警官能交代一下,告诉我媳妇她老公是一个英雄,告诉我儿子我会一直陪在他的身边,直到他长大。” 一番话说的慷慨凛然,江小惠抬起头看着满脸决然的林昆,无形之中荡漾着一股伟大,伟大之中又荡漾着一股悲壮。 瞬间,江小惠眼中的林昆变的无比的高大上起来,仿佛闪闪发光,然而不等她细心回味感动,林昆将背影留给了她,脚下毅然的向门口迈出,砰的一声,房间的门关上了。 只是一道门,却仿佛天人两隔一般,江小惠也不知道为什么,这时候鼻尖突然一酸,隐隐的一股热泪想要涌出眼眶。 “啊……” 门外突然传来了惨叫声,江小惠一哆嗦赶紧回过了神,紧接着又是枪响的声音传来,同时又伴随着一阵惨叫声。 “林昆!” 江小惠喊了一声,赶紧就向门口跑去,抛开心中种种情绪不说,她是一名人民警察,虽说是只负责道路安全的交警,但在这种有危险的情况下,也不该看着一个老百姓去送死。 刚跑到门口,房间的门突然开了,江小惠本能的停下了脚步,心里头咯噔一下,却见门后林昆探出个脑袋,满脸轻松的冲她笑道:“放心吧,我没事,你乖乖的待在屋里,你要是出来了不但帮不上我,搞不好我还真得为你成了烈士。” “你,你什么意思啊!”江小惠咬着牙,好大的不愿意,自己好歹也是交警队的麻辣一枝花,怎么被他给说成拖油瓶了。 稍微的冷静了一下,尽管心里不服气,江小惠还是乖乖的待在了屋里,并不是她胆小,外面的情况恶劣,林昆说的有道理,自己贸然出去倘若真的害他中了枪,那以后自己的心里还不得愧疚死。 “林昆,你千万不要出事,千万不要出事……”江小惠双手抱在胸前,牙齿打颤的祈祷道。 “枪声?”躺在地上死猪一样的金长春迷迷糊糊的睁开了眼睛,他现在唯一的感觉就是浑身上下疼的厉害,尤其裤裆下,费劲的抬起了他那圆不溜秋的脑袋,看见了站在眼前的江小惠后,脸上的表情微微一愣,旋即一股凶煞涌现。 “贱女人,外面传来了枪声,被我的兄弟们发现了吧,哼哼,今天你这那个小王八蛋都得把命给我留在这儿,哈哈!” 金长春哈哈大笑,好似已经看到江小惠和林昆跪地求饶的模样。 江小惠的心里本来就不爽,一听到金长春那阴阳怪气的公鸭嗓,噔噔噔的就走了过来,然后在金长春肠子都悔青了的表情下,抬起那纤纤玉足,砰砰砰的就是一顿踩,脚脚都落在命根子上啊! “啊!” 凄厉哀嚎一般的惨叫声,已经不是杀猪了,而是杀牛了。 办公室的外头,两个本来守着门口站岗心有灵犀的两个弟这会儿倒在地上,他们一个被扭断了两条胳膊,踹折了一条腿,一个腰上挨了一脚整个人飞出去,撞墙上爬不起来了。 两人隔着十几米,遥遥相望,最开始先说话的小弟虚弱无力的问道:“我说,咱们老板不是喜欢x虐待么,这怎么出来个男的,出手还这么生猛,我都快要被他给打残了。” 另一个小弟同样虚弱的道:“你问我,我特么问谁啊,谁想什么时候咱们老板也喜欢男人了,估计是没给人家伺候舒服,这才跑出来发威了吧,算了,就当是今个倒霉吧……哎哟哟,我的脚,我的胳膊,真是疼死亲哥哥了。” 听到了惨叫开枪声,附近的一些小弟马上抄家伙围了过来,手中拿的多是斧头钢管之类的东西,也不是全都配枪,偶尔有那么一两个拿手枪的,还有那么一两个拿长筒猎枪的。 “小子,你什么人!” 一群四五个小弟向林昆浩浩荡荡的走过来,个个满脸杀气。 “我是谁?” 林昆脚下的步伐突然加快,咧嘴一笑,“我是你大爷!”说话的同时,整个人突然一个箭步蹿了起来,凌空一记飞踹,向着为首的小弟就踹了过来,动作一气呵成,更是快如闪电。 砰的一声闷响,为首的这小弟根本不等反应过来怎么回事,林昆那44码的大脚板子已经踩踏了他的鼻梁,两道鼻血喷了出来,脚底下一轻,身体向后一仰就飞了出去…… 呼通! 这一下直接砸到了两个跟在他身后的兄弟,咿咿呀呀惨叫一片。 余下的两个人愣了一下,其中一个拎着钢管,另一个拎着根木棒子,两人一左一右抡起了家伙什就向林昆劈了过来。 铿的一声响声,林昆抬起胳膊向着那钢管就格挡了过去,那钢管应声弯曲,嗖的一下从那小弟的手里头飞了出去。 林昆接着又是一拳砸向了那劈过来的木棒子,咔嚓的一声响,那木棒应声碎成了两段,一截飞了出去,另一截还留在那小弟的手中。 两个小弟顿时愣住了,也顾不得手上的疼痛,还有那麻了的胳膊,林昆啪啪的两个大巴掌抽了下来,两人凄惨的一声嚎叫,倒在地上浑身抽搐口吐白沫。 “不许动!” 迎面来了一个端着长筒猎枪的小弟,三四十岁的模样,满脸的凶相。 林昆邪魅的一笑,脚底下一踢,面前的半截木棍嗖的一下飞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