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四百九十一章:道歉 - 神兵奶爸

第一千四百九十一章:道歉

第一千四百九十一章:道歉 惨叫声,就跟杀了年猪一样,金长春双手捂着脑袋,瘫软的躺在地上,叫唤到了最后连哼唧的力气都没有了。 林昆抬起脚又踹了一下金长春的大屁股,金长春又是疼的呲牙咧嘴,腾出一只手来捂着屁股,讨饶道:“好汉,好汉饶命,我金长春在这里发誓,以后再也不偷猎了。” 林昆没有搭理金长春,他要是真相信这厮说的,那他未免也太单纯了,走到江小惠的跟前,嘴角轻佻一笑,“江警官,咱们做个交易怎么样,你冲我说一声谢,我就带你走。” 江小惠抿了抿嘴唇,从刚才到现在,她的心里头一直很诧异,而且心里头也有着一股对林昆先前而言相向的愧疚,可现在瞅着他这一张吊儿郎当淡淡戏谑的脸,这个‘谢’字怎么也不愿意说出口,好不容易蹦出了一个字,“谢!”听起来也有一股言不由衷的意思。 “江警官,你就这个态度,那我可自己走啦,这胖子可不是什么善类,你坏了人家的生意,人家肯定要报复你啊,等他先把你给xxoo了,外面还候着好几十号的小弟呢。” 林昆笑着说:“这些人可都是穷凶恶极的恶徒,就你这一身警服根本震慑不住他们,反倒是会激起他们内心对警察仇视的火焰,真要是一圈轮下来,估计你也不用出国了。” “你,你说话不算话!”江小惠瞪着林昆说:“你不是说只要说一声谢,你就带我走么?” “是,我是说你说一声谢我就带你走,可你的态度我很不满意,决定权在我的手上,算了,瞧你这一副有理也说不清的模样,我也懒得跟你继续墨迹了,我先走了,拜拜!” 林昆抽过办公桌,摆在了棚顶的那个空调换气口的下面,跳上了桌子就准备走。 “林昆,你等等!”江小惠赶紧喊道。 “姑娘,人这一辈子呢,很多时候机会只有一次,我给你的机会已经够多了,希望以后还能再见到你。”林昆淡淡的一笑,就准备跳进空调换气口。 “我,我错了!” 江小惠抿着嘴唇开口,她心里是真的害怕了,林昆真要是走了,地上的金长春肯定马上就爬起来了,到时候…… 后果她不敢想象,只好态度一百八十度的转变,低声下气的道歉道:“刚才是我态度不好,我向你道歉,求你带我走。” 林昆停了下来,回过头,咧嘴笑道:“这就对了嘛,女人要温柔,尤其对待救命恩人,我都没要你以身相许,只要你一个谢字。” 说着,从桌子上跳了下来,来到江小惠的面前替她解开了手腕上的绳子,江小惠马上从沙发上跳了起来,身上陡然间杀气毕露,林昆微微一愣,以为这小妞是奔着他来的,心中暗骂一声狗咬吕洞宾啊,赶紧就向一旁跳了一步躲开。 江小惠握紧了拳头,冲到了金长春的面前,砰砰砰的就是一顿乱砸,这金长春本来就满脸是伤,这一下更是雪上加霜。 一通拳打之后,似乎还不解气,又抬起了那袜子被磨破的小脚,冲着金长春的裤裆,噼里啪啦的又是一顿的猛踩。 林昆在一旁看着都有些触目惊心,嘴角抽搐着替金长春感到疼。 金长春是真的再没有叫唤的力气了,拼了命的叫唤了一声‘啊’之后,两只眼睛一翻白,像死猪一样晕了过去。 江小惠擦了一把额头上溢出的香汗,转过身冲林昆伸出手。 林昆没明白这姑娘的意思,道:“干嘛,要我跟你一起揍他?算了算了,瞧这哥们长的一身肥肉也不容易,都打成这幅德行了,回头连亲姥姥都不认得了,就先饶了他吧。” “手机!”江小惠冷冷的道,说完马上意识到态度有些不对,语气柔软了几分道:“我打个电话报警,他涉嫌严重的违法,我得让附近的警察局马上出动警力过来把他抓起来。” 林昆道:“附近的警察局肯定不行,外面的一群人都是非法的盗猎徒,这些人的手上基本上都有枪,得派特警来。” 江小惠道:“可是真等特警过来,估计时间上肯定会晚,万一这些人要是跑了怎么办?这里的每一个人都应该受到法律的惩罚!” 见江小惠一副正义凛然的模样,林昆笑道:“行了,我的江警官,我知道你一身正气,想要将这些不法分子绳之以法,这样吧,咱们先报警,然后一起坐在这里等特警来。” 江小惠瞥了一眼地上晕死的金长春,又抬起头看向林昆,道:“有没有办法先把他给弄出去,他是罪魁祸首。” 林昆道:“没这个必要吧,咱们就在这儿看着他,他还能跑了不成。”说着,手机掏了出来递给江小惠,“给。” 江小惠接过手机,拨打了报警电话,她先是把警号报了过去,否则以普通人的身份,是不能私自要求警方出特警的。 简要的将这里的情况说了一遍,以及具体的地理位置之后,江小惠挂了电话,就在要把电话还给林昆的一刹那,她忽然想到了什么,眉头不由的轻轻一挑,一脸怀疑的看着林昆。 林昆道:“江警官,你干嘛又这么一副眼神看着我,不会又怀疑我跟这群家伙是一伙的吧,真要是这样,那咱们可没法做朋友了。” 江小惠道:“不是,林昆你不要误会,我记得沈曼跟我说过,你是她见过的身手最厉害的,沈城的道上也有传言,说你身手了得,既然这样那我们干嘛还报警请求特警啊。” 林昆眨巴了两下眼睛,道:“江警官,依我看那,咱们还是没办法做朋友,外面那都是些什么人啊,悍匪亡命徒啊,手上还都有枪,你就这么忍心让我去跟他们拼命冒险?我可是有老婆孩子的,万一我要是有个三长两短的,我老婆孩子咋办?” 江小惠微微的低下头,觉得自己刚才的话好像确实有些不妥,主要是她跟林昆算不上熟,人家救她已经够意思了,另外林昆也不是警务人员,根本没义务去冒这个险,否则还要人民警察干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