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四百九十章:老板的秘密 - 神兵奶爸

第一千四百九十章:老板的秘密

第一千四百九十章:老板的秘密 金长春拽了两下胳膊,回过头一看,身后不知道啥时候站着一个年轻小哥,身材瘦削满脸微笑,正眼神戏谑的盯着他看,而他那好比大水管子粗下的胳膊,正被人家攥在手里。 “小子,你特么新来的吧!”金长春瞪着一双牛眼吼道:“老子刚才不是说了,没有老子的命令,谁都不准进来!” 话音刚落,迎面突然一个蒲扇般的大巴掌就向他笼罩了过来,浑然有力,脆响入耳,金长春只觉得眼前一黑,脑袋砰的一声就撞在了沙发旁边的墙上,眼前全都是小星星。 “你,你……” 金长春被打的懵了,捂着高高肿起的腮帮子,目光羞愤而又凛然的看着林昆,“你小子到底什么开头,想要干什么!” 林昆没有搭理金长春,轻佻的目光落在了脸色煞白的江小惠的脸上,江小惠此时正看着他,眼神中充满了惊讶,道:“你,你怎么来了?” 林昆摸着下巴,笑了笑说:“江姑娘,你没心没肺,我大人不记小人过,看在你是沈曼好朋友的份儿上,再帮你一次喽,看这情形我要是再晚来一会儿,你可就要被这家伙给糟蹋了,刚才你们俩的话我也都听了,这胖子是个偷猎贩子……” 江小惠咬了咬牙,道:“你是不是早就在上面了,那你为什么……” 林昆笑着说:“咳咳,注意态度,我现在可是扮演救你的英雄,对待英雄要温柔,要充满感激,否则这英雄一不高兴了,跳上那个空调的排风口走了,你岂不是要被骂到国外了?” 说着,林昆更是气死人不偿命的走过来,两根手指在江小惠的下巴上轻轻一挑,“瞧瞧这小模样,真要是给卖到国外了,还真他娘的便宜了国外那群孙子了。”突然的一回头,戏谑的目光又盯上了一脸懵逼且怨怒的金长春。 金长春心中怒气正旺,刚才的这会儿功夫正在那儿理顺思路呢,眼见林昆和江小惠在这儿调情似的对话,这火气更大了,整个人噌的一下跳了起来,抡圆了大胳膊肘子就招呼了过来。 啪! 结实的一声脆响,那粗壮的大胳膊肘子再次被林昆轻巧的抓在手里,林昆咧嘴冲金长春一笑,金长春眉头一皱,就要抡起另一只手打过来,结果眼前突然一黑,又是一个蒲扇般的大巴掌劈头盖脸的笼罩了下来。 呼通…… 一声清脆凛冽的巴掌响声过后,金长春脸朝下的栽到了地上,嘴巴和鼻子一起着地,结实的两颗大板牙顿时被磕的断成了两截,浓浓的一股血腥从嘴巴和鼻子里就流了出来。 “哎哟……” 凄惨的一声痛叫,金长春四仰八叉的躺在地上直哼哼。 门外,两个站岗的小弟听屋里头的声音好像不对,互相看了一眼,其中一个说:“声音不太对,要不要进去看看?” 另一个瞪了他一眼,说:“省省吧,进去老板再发火了,刚才那两个哥们就是前车之鉴,你皮痒了找打,我可不想。” 先说话的小弟说:“可听声音不大对啊,怎么好像是咱们老板的叫声,万一咱们老板要是有个三长两短,那……” 不等他说完,另一个小弟往跟前凑了凑,小声的道:“我可听说了,咱们金老板有一个特殊的嗜好——x虐待。” “昂?” “而且还是‘受’的一方……” 两人相视一笑,很有默契的站直了身体,装作刚才什么也没听到。 “你,你特么到底是谁?”金长春杀人的心都有了,可惜他躺在地上浑身无力,即便有那个心,也没那个力啊。 不过,此时他心里最窝火的是,自己好端端的计划了一处复仇的好戏,咋就突然从棚顶上掉下来这么一个玩意儿来。 自己好歹也是一个非法偷猎的恐怖分子吧,而且还是个老板,手底下养了一群恶徒,这些年在外头混,别的地方不说,到了西藏的那旮旯,就连当地的村霸黑社会都怕他,哪吃过今天这个亏啊,上来话都不好好说,直接就抽自己量大嘴巴子。 门牙磕碎了,鼻血流出来了,自己都疼的叫唤成那样了,外面的那群小子是聋啊还是咋地,就不知道冲进来帮忙么。 林昆蹲到了金长春的面前,抬起手拍了拍他的大肥脸,笑呵呵的说:“哥们,刚才我在上面可都听见了,好像你作为一名非法的偷猎者,还挺理直气壮觉得自己很光荣是吧。” 大肥脸每被拍一下,金长春的身上就哆嗦一下,他在西藏的时候听说一种蛇,生的花花绿绿很是好看,而且见着了人之后这种蛇不会跑,还会冲你咧嘴露出微笑,许多外地进藏的人都会把这种蛇当成是玩物,结果几乎都被咬死了。 藏区的人称这种蛇为死神的使者,那露出的笑容称作死神的微笑。 金长春常年出没藏区,那种蛇他是没见过,但此时面前的这个年轻人,脸上挂着的笑容,令他的心底由衷的恐惧。 “兄,兄弟,你是求财还是索命?”金长春语气哆嗦的说道。 啪!!! 狠狠的一个大耳刮子又抽了下来,金长春脖子一歪,差点疼的晕死过去,一副可怜巴巴的样子看着林昆,“大兄弟,我没说错什么吧,你怎么又打我了?” “你特么也太笨了,老子从上面跳下来,明显是来英雄救美的,这你都没看出来?”林昆甩了甩巴掌,一脸无奈。 金长春两眼一黑,真是死的心都有了,这尼玛还能不能讲点理了。 “我说胖子,刚才问你的话,你还没回答我呢,是不是觉得自己是一个不法偷猎的老板特自豪呢。”林昆笑着问道。 金长东一脸的为难,之前还凶神恶煞的像一条癞皮狗呢,这会儿可怜巴巴的像吉娃娃,语气哆嗦的说:“大兄弟,我是该说自豪呢,还是不自豪,还是干脆闭嘴什么也不说?” “你特么的废话可真多!”林昆眉头一挑,拳掌并施,脚底下也不闲着,一顿风风火火的招式全都落在了金长春的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