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四百八十九章:撕开衣服 - 神兵奶爸

第一千四百八十九章:撕开衣服

第一千四百八十九章:撕开衣服 蹲下来仔细一看江小惠两边高高肿起的脸颊,这中年男人脸上的表情顿时一黑,抬起头向两个小青年看去,“怎么回事?” 短发小青年和长发小青年面面相觑,一下子慌乱了起来。 “我有说过要你们打人了么?”中年男人直起了腰板,目光变的更阴鸷起来,“这么好看的一张脸,说打肿就打肿了,你们俩个到底懂不懂怜花惜玉,昂!?” 一声厉喝,两个小青年都吓的哆嗦起来了,短发小青年连忙说道:“老板,我……我们错了,这小妞脾气太火辣,要是不动点强的,根本制不住她啊,再说了……”声音变的小了起来,“老板您只要我们把人带来,又没说不能打。” “我次奥尼玛的,居然还敢顶嘴!”中年男人一声暴吼,脸上的肥肉都抖动了起来,扬起巴掌冲着短发小青年就抽去。 啪的一声响,短发小青年挨了个瓷实,疼的呲牙咧嘴,脚底下连连向后趔趄,这一巴掌的力道可绝对不是开玩笑的,短发小青年的嘴角淌出血丝,腮帮子后面的门牙都松动了。 短发小青年捂着脸,盯着中年男人的目光里闪烁过一抹怨恨,被中年男人瞧见,中年男人顿时火上浇油,更加暴躁起来,抬脚就又向短发小青年踹过来,大骂道:“你特么的还敢跟老子瞪眼!” 砰的一声闷响,短发小青年被踹了个结实,应声痛叫,躬着腰往后退,呼通一声撞在了身后的一个柜子上,那柜子表面上擦的挺干净,上头的灰积压了厚厚的一层,被这么一撞,上面马上散落下一层灰尘来,沾在短发小青年不甘的脸上。 中年男人扬起了那比江小惠的小腿还要粗的胳膊,又要冲短发男人打来,这时一旁的长发小年轻眉头一皱,向着中年那人就扑了过来,怒吼道:“次奥尼玛的,让你打我哥!” 砰的一声,中年男人的后脖子上挨了一拳,中年男人转过身,目光阴狠的瞪着长发小青年,扬起了拳头猛的就砸了过来,这长发小青年眼底闪过一抹慌乱,抬起双手就格挡。 轰的一声响,中年男人拳头上的力道太大,长发小青年的两条胳膊,顿时仿佛被砸断了一样,惨叫一声就向后倒去。 中年男人紧跟着过来,一只手揪起了长发小青年的衣领子,另一只手大巴掌啪啪啪的就抽了下来,直到把长发小青年打的头晕眼花站立不稳才停下。 这会儿这长发小青年的两个腮帮子肿的就跟馒头一样,嘴角淌着血滋,一口血唾沫吐了出来,里面带着两颗新鲜的牙。 “滚,你们两个给老子滚出去!” 中年男人一声吼,两个小青年互相搀扶着离开了办公室,等办公室的门关上,中年男人冲着门口大吼道:“没我的命令,谁特么也不准进来,要是坏了老子的好事,弄死你们!” 办公室的门外,本来站着几个小弟,一听到老板的吼声,一个个的心里头都哆嗦了一下,老板的暴脾气他们可都是知道的,而且向来说一不二,真要是忤逆了他,轻着被暴打,重者被打残,刚刚从他办公室里走出来的这两个小年轻就是例子啊。 咔嗒…… 中年男人把办公室的门反锁上了,转过身满脸阴森的看着倒在沙发上的江小惠,嘴角勾起一抹淫色,走了过来,道:“江警官,做人呢重要是守得住本分,我的运输车手续都没问题,你非要查我车上装的什么东西,你知道两个月前的那一趟,你害我损失了多少钱么,你怎么也得给我个说法吧?” “你……” 江小惠的双手被反的绑住,挣扎着坐了起来,看着中年男人说:“你就是两个月前那批非法藏羚羊皮的幕后的老板?” “江警官,你猜对了。”中年男人阴测测的笑道,已经走到江小惠的跟前,他目光贪婪的盯着江小惠,腆着的大肚子下面已经支起了一弧度,对自己的丑态丝毫不加掩饰。 “你知不知道你犯了多么严重的法律,藏羚羊本来就是我们国家重点的保护动物,现在更是面临要灭绝的风险,你还杀了那么多,你到底有没有点人性,还有没有点良知!” 江小惠愤愤骂道,全然不顾自己此刻的安慰,她天生是一个热爱动物的人,现在回忆起两个月前查出的那个货车里堆满的藏羚羊皮,她的心仍能感觉到一阵触目惊心的疼痛。 那一张张皮的背后,都是一个个鲜活的生命啊,其中更是有小藏羚羊的皮,那得是多么活泼可爱的一个小家伙啊。 结果就是被眼前这个人,被他召集的一些非法偷猎者给打死了。 中年男人冷笑道:“不就是一群野生的畜生么,这个世界本来就是弱肉强食,它们活着也没什么价值,我只不过是帮它们实现价值罢了,一块藏羚羊皮,品色好一点的能卖上万,差一点的也有几千块,你上次一共缴获了我几百只羊皮……” 中年男人脸上的表情陡然变的狰狞起来,“我金长春是一个生意人,你害我损失了这么一大笔钱,我得让你付出代价!” 说着,一双大手已经向江小惠伸了过来,扯着她胸口的衣襟就要撕,江小惠左右躲闪,抬起脚想把中年男人给踹开。 结果被中年男人整个给压在了身子底下,这中年男人至少也有将近两百斤的体重,被他压在身子底下,江小惠呼吸都困难了。 嗤啦嗤啦的一阵响,江小惠胸前的衣服被撕碎,露出里面一对饱满的白皙,金长春的目光灼热起来,口中嚷嚷着:“贱娘们,等老子今个用完了你,就把你卖到高丽去,你害的老子损失了几百万,老子多少要赚一点回来!” “你放开我!” 江小惠一声喝喊,却已经是命陷绝望,张开嘴向着金长春的胳膊就咬了下去。 “啊!” 金长春一声惨叫,愤怒的瞪圆了眼睛,扬起手来就要向江小惠打过来。 啪的一声响,声音不大,金长春使劲拽了拽胳膊,怎么动不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