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四百八十八章:跟踪 - 神兵奶爸

第一千四百八十八章:跟踪

第一千四百八十八章:跟踪 啪! 结结实实的一个大耳刮子,狠狠的抽在了江小惠的脸颊上,这短发小青年下手也真是够狠,江小惠那白皙的小脸蛋马上肿了起来,疼的她嘶了一口凉气,嘴角溢出血滋滋。 短发小青年抬起手又要打,却是被长发小青年给拦住了,“大哥,手下留情啊,这要是给打坏了咱们可怎么交差啊。” 短发小青年心里头一琢磨,说的有道理,让长发小青年把江小惠给提溜起来,用刀架在脖子上,押着就往巷子外走去。 至于长发小青年脱臼的胳膊,这会儿已经被短发小青年给接上了,短发小青年被踹疼的裤裆可就不是一时半会儿能好的,走路的时候两条腿向外张开,就跟那80岁的老太太走道差不多。 巷子七拐八折的,两个小青年押着江小惠刚走过第一个拐外,脸上的表情顿时一凛,地上横七竖八的躺了十多个人。 这些人他们两兄弟认识,是一起商量好了来绑江小惠的,他们哥俩拿的钱比较多,所以打了个前阵,尽管早就有心里准备,可看着倒在地上的这十多个人,再一联想到刚才站在他们面前的林昆,两兄弟的心里头不由的直打冷颤。 幸好刚才那小子没对他们两兄弟动手,否则他们俩这会儿肯定跟这十几个兄弟一样,躺在地上疼的直哼哼了。 江小惠脸上的表情也是动容,要说她刚才怀疑林昆是跟这些人一伙儿的,此时此刻见到这些人躺在地上的惨状,要真是一伙的话肯定不会下这么狠的手,另外她心中也是惊讶,那个家伙看起来痞里痞气的,居然能这么厉害。 另外,江小惠的心里忽然又有些惭愧,自己刚才错怪林昆了,还说了那么多不受听的话,也难怪他愤愤的离开。 不过,现在说什么都晚了,她现在心中最着急的是待会儿怎么脱险,真要被这两个小青年给带走的话,必定凶多吉少。 快到巷子外面了,江小惠心中暗暗的蕴足了一口气,只要是到了外面,这火车站的附近人多,她就扯开嗓子大喊救命,到时候就算没人见义勇为,偷偷打个报警电话总是会有的。 “慢着!” 短头发的小青年突然开口,押着江小惠的长发小青年回过头,道:“咋的了,我的哥。” 短发小青年道:“你小子就打算这么把这妞带出去?” 长发小青年道:“是啊,要不怎么着?” 长发小青年的话音刚落,江小惠意识到这短发小青年恐怕已经预料到了她内心的想法,张开嘴就想抢先一步呼救,可是她嘴巴才刚刚张开,一个音儿还没喊完全,短发小青年直接伸手过来捂住。 江小惠张开嘴冲着短发小青年的手掌咬去,疼的短发小青年啊的一声叫,这短发小青年反手一个巴掌就抽了过来。 直接把江小惠的另一边脸颊也给打的肿了起来,嘴里想要呼叫的话也给抽了回去。 不给江小惠任何喘息的机会,短发小青年抬起拳头就冲江小惠的后脑勺砸了下来,砰的一声响,江小惠直接晕了过去。 “快走!” 短发小青年冲长发小青年道,长发小青年还在愣神呢,回过神后连忙点头,架着江小惠就往外走。 在巷子外面不远,有一辆二手的松花江面包车,两人将江小惠丢进车里,发动了车子便扬长而去。 就在这松花江面包车刚走不久,林昆开着黑色的野马车,从停车场里出来,悄悄的尾随在了后面。 为了不被发现,林昆始终和面包车保持着距离,面包车故意绕了几个圈,估计也是怕后面有车尾随,然后径直的向沈城再往南的方向驶去。 南火车站再往南就是奔着出市的方向了,越近郊区周围的高楼渐渐少了,多的是一些老式的楼房,再往前就出现民房了。 在市区和郊区临界的地方,松花江面包车突然开进了一个大院,这周围都是厂房,林昆把车找了一个僻静的地方停下,来到这大院的门口一看,是一家挂着物流牌匾的公司。 院子很大,里头乱七八糟的,人倒是不少,但都是在院子里闲着没事干的,不论怎么看这都不像一家正规的物流公司。 林昆没有直接闯进去,而是站在大门口偷偷的往里看,那辆松花江面包车停在了一个厂房的门口,两个小青年从车上下来,将昏迷的江小惠从车上给抬了下来,然后近了厂房。 林昆快速的在这物流公司大院里看了看,除了正门之外,想要进到那个厂房里,可以从厂房后侧靠着的一面墙翻进去。 林昆没有耽搁,来到了那面墙的后面,提了一口气就向墙上爬去,这墙至少有三米高,上面绕着防盗的铁丝网,墙面很光滑几乎没有任何可供攀登的地方。 林昆看了看,确定周围没人,他一甩手把三棱军刺取了出来,纵身一跃的功夫,铿的一声将三棱军刺给插进了墙里,然后双手抓着三棱军刺向上一跃,整个人轻飘飘的翻上了墙头。 整个过程一气呵成,当得上身轻如燕这四个字。 这厂房很大,上面都是铁皮做的盖子,要是贸然踩上去的话,一定会发出声响从而令下面的人有所警觉,林昆就贴着墙面挪动,好在旁边不远就有一个入口,看样子应该是通风口。 林昆顺着这个通风口,就下到了里面,顺着一个简易的梯子往下。 厂房的一间办公室里,一个四十几岁的中年男人,坐在一张大办公桌后,看了两个小青年带进来的江小惠一眼,嘴角冷的一笑,道:“把她给我弄醒了!” 两个小青年闻言,短发的小青年先动手,一个巴掌打在了江小惠的脸上,声音清脆,马上就把江小惠给疼醒了。 中年男人剃了一个光头,脖子上拴着金链子,晃荡着大肚子来到了江小惠的跟前,一脸冷然的笑道:“江警官,你还记得我不?鄙人两个月前在你的手上吃了个大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