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四百八十七章:误会 - 神兵奶爸

第一千四百八十七章:误会

第一千四百八十七章:误会 江小惠心头一凛,这刚刚打趴下了两个,完全是凭着侥幸,一下子要来十多个人,她就是再多生出一双手来也搞不定。 情况紧急,她抬起脚冲着短发小青年的脑袋就踹了去,本来想一脚把这混蛋给踹开,可结果这家伙死也不放手。 就在江小惠心急如焚之际,巷子外面突然传来了一声惨叫…… “啊!” 这一声响起之后,就像是开了一个节奏,紧接着呼通呼通的一阵凌乱声音,其中更是伴随着一声高过一声的惨叫。 江小惠一下子懵了,地上躺着的死死抱住她的短发小青年也懵了,另一边上靠着墙刚刚站起的长发小青年也懵了。 这是什么情况? 一瞬间一个警察和两名匪徒很默契的互相看了一眼,都想从对方的眼中找出答案,可直到巷子外的声音戛然而止,空气中隐隐飘过一阵痛叫呻吟声,三个人也没想出个所以然来。 巷子先是出现了一道拖长的人影,接着走进来一个人,身材瘦削,头上的短发有些碎乱,却又有一股别样的风度,阳光晒在他的脸上,泛起一阵淡淡的古铜色的光芒,剑眉星目英气环绕,只是嘴角挂着的一抹笑容却是吊儿郎当。 本来算的上是一个英俊型男,结果却因为这笑变成了市井小混混。 “是你?” 江小惠疑惑了一声,一双眼睛直勾勾的看着林昆,脸上并没有得救后的喜悦,眉目间反倒是多了一抹怨毒之色。 林昆走到江小惠的跟前,瞅着这小妞面色不善的样子,眉头轻轻的一挑,道:“我说江警官,你干嘛这么看着我啊?刚才外面多少人要冲进来你知道么,幸亏我给拦住了!” 话不多说,言外之意已经很明确了,好歹也得感谢一下吧。 可结果哪知,江小惠这火辣的性子非但不领情,还对林昆表示怀疑,“你虽然挺能打的,但我不信你一个人能打的过十几个人。” “你不信?” 林昆有些哭笑不得,道:“那外面那十三个人是自己摔倒的?” 江小惠道:“林昆,你省省吧,你和他们一定都是一伙的,串通好了在我面前演戏,虽然不知道什么目的,但我可以明确的告诉你,我已经识破了,不想继续弄巧成拙,就赶紧让他给我松手!”说着,向躺在地上抱着她脚腂的短发小青年瞥了一眼。 林昆这下更是苦笑不得了,甚至忍不住的哈哈笑了两声,围着江小惠上瞅瞅下瞅瞅,江小惠冷的一声道:“你看什么呢!” 林昆停下脚步直摇头,道:“江警官,就你这智商当警官都可惜了,你要是去写小说,肯定能秒杀各路英雄好汉。” 说着,林昆又低下头,问地上正仰着头的短发小青年道:“我说这位兄弟,你摸着良心说说,我跟你认识么?” 短发的小青年看看林昆,又看看一脸冷然的江小惠,道:“认识!” “哎呀我去,这位大兄弟,你是在跟你哥我玩无间道么?”林昆瞅着这短发小青年,真有一耳瓜子抽晕他的冲动,光天化日的居然敢睁着眼睛说瞎话,来污蔑老子的清白。 不过,这耳刮子现在还真不能抽,这真要是给抽晕了,可就是有理也说不清了。 林昆抬起头瞅了江小惠一眼,道:“江警官,他说的话……” “我信!”不等林昆说完,江小惠给了一个肯定的答复。 林昆:“……” 江小惠道:“姓林的,我真没想到,你的心胸居然这么狭隘,会找来这么一群小流氓来对付我,沈曼真是瞎了眼了,居然会看上你这种人!” “操!” 林昆气的直接爆了句粗口,看着江小惠道:“老子今天才算是见识了什么叫胸大无脑,就你这脑袋瓜子以后还是找个男的赶紧回家生孩子吧,警察这么烧脑的行业真不适合你。” 说完,林昆转身就走,走了两步又突然停下,瞪着江小惠说:“老子今天本来是看在沈曼的面子上出手帮你,既然你不领情,那这两个小子,还有外面的那些人你自己搞定吧,你不是认为他们都是我指示的么,那我现在就跟他们说……” 林昆将话头对准了地上的平头小青年,以及旁边靠着墙站着的长发小青年道:“你们两个赶紧给老子滚,有多远滚多远。” 林昆又看着江小惠说:“你倒是好好的看看,他们听不听我的。” 林昆转身走了,对江小惠这种不讲理的女人,说多了都是废话,要是不让她好好吃点苦头,她才不会认为你好心呢。 林昆这一下真是说走就走,江小惠愣在原地,似乎意识到自己好像误解他了,地上的那个短发小青年还是死死的抱着她的脚踝,她抬起脚狠狠的向这小青年踹了过来,“你给我松开!” 地上的平头小青年抬起一只胳膊挡了一下,这一脚对于他并未造成什么杀伤力,紧接着就冲那靠墙的长发小青年喊道:“还愣着干毛,赶紧过来把这小娘们给制服了啊!” 长发小青年忍着胳膊上的剧痛就向江小惠扑了过来,江小惠抬起手来想要反抗,结果被长发小青年一脚踹中了小腹,那剧烈的疼痛,顿时令她弯下了腰,这时地上的短发小青年趁机起来,直接一拳抡在了她的脸上,砰的一声闷响。 江小惠一声痛声,整个人倒在了地上,等她挣扎着想要站起来,那长发小青年的一只脚却是踩在了她的胸口上。 短发小青年站了起来,俯视着江小惠,冷冷的笑道:“刚才那哥们说的真有道理,就你这智商还是找一个男人回家生孩子合适,穿上这样一身警服,一点前途也没有。” 江小惠咬牙道:“你,你什么意思?” 长发小青年哈哈笑道:“还能什么意思,到现在你还没反应过来呢,我们跟刚才的那个小子根本就不是一伙的,哈哈!” “你,你们两个混蛋!”江小惠心中懊悔,但一切都已经来不及了。 “行了,别废话了,你坏了别人的好事,我们兄弟也是收钱办事,识相的话配合着点,待会儿也能少点皮肉之苦。” 短发小青年边说边蹲了下来,抬起手却是狠狠的抽向江小惠的脸颊,口中骂道:“贱女人,让你踹老子的裤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