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七章:于大川 - 神兵奶爸

第一百四十七章:于大川

第一百四十七章:于大川 于大川的凶名绝对不是盖的,要说这人当了官之后自然就有官威,以前他还是一个乡村小干事的时候,那为人叫一个和善,无论见了睡都礼貌的打招呼,他身边的那些邻里乡亲都对这个和善的乡干事表示赞许。 可自打于大川的官路越来越顺,他的脾气也就越来越大起来,尤其坐到了镇上一把手的位置上后,整个人的脾气更是变的气吞万象起来,他在磨盘镇绝对就是一方的土皇帝,只要一言不合马上就会拳脚相加。 冯远志被打的蜷缩在地上,这于大川身形肥胖粗犷,拳脚都十分的重,打的他的身板直欲散架,别看他刚才敢冲于大川吼,真让他站起来跟于大川互殴,他是万万不敢的,这一方面和他骨子里的软弱有关,更主要的是他还顾及自己的全家,他真要是跟于大川互殴,那他家在磨盘镇肯定是待不下去了,包子铺肯定得关门,儿子的高中也读不成,到时候即便是他想带着一家子从磨盘镇搬出去,恐怕也没那么容易。 于大川正打的起劲,炕上的电话响了,他暂时的停了下来,坐在了炕头上翘起二郎腿接电话,顺便摸出了根烟叼到嘴上,他那身姿熟媚的姘头马上过来殷勤的帮他点着,他深深的吸了一口烟,冲着电话说道:“喂,我是于大川……”另一只手顺便在他姘头的胸上摸了一记,而他的姘头也很风骚的在他的裤裆上摸了一记,两人就这么光明正大的调情,浑然不在乎躺在地上的冯远志。 看着这一对不要脸的狗男女,冯远志暗暗的在心里发誓,即便是让自己死,自己也绝对不会同意让女儿嫁给眼前这个混蛋的混蛋儿子的! 于大川脸上的表情突然僵硬,眉头不由的深锁,等他听完了电话之后,脸上的表情更像是刚刚从冰箱里拿出来一样的僵硬,对着电话说:“好,我知道了……” 挂了电话,于大川紧接着就给他的秘书打电话过去,语气凝重的道:“小姜,马上通知所有人立刻去镇政府上班,我十分钟后到,要是谁敢无辜旷工,我明个就让他从镇政府的组织名单上消失!立刻、马上!” 挂了电话,于大川拿起他的t恤就匆匆的向外走去,由于时间紧迫他没让秘书小姜派车来接他,正好冯远志的电动车停在大门口,冯远志刚才着急进屋也忘了拔车钥匙,他直接骑着电动车就往镇政府赶去。 冯远志从地上爬了起来,心里还惦记着林昆被关在镇政府的事,也赶紧就向镇政府的方向走去,电动车被于大川给骑走了,他只好小跑着去。 于大川的姘头满头的雾水,于大川和冯远志先后离去,她回过神后忍不住的啐了一口骂道:“呸!男人没一个好东西,睡完了老娘拍拍屁股就走人!” 路过镇高中门口的时候,冯远志正好遇上了从学校里出来的张举,张举一见冯远志满头大汗的模样,赶紧就问道:“老冯,你这是咋了?” 冯远志累的气喘吁吁,停下来了喘了口气,说:“我的远房亲戚出事了。” 张举眉头一蹙,脸上闪过一丝疑惑,看着冯远志问:“出啥事儿了?” 冯远志简单的把事情说了一遍,张举听了以后奇怪的问冯远志道:“老冯,那姓林的小伙子真是你的远方亲戚么?我了解到的情况好像……” 张举把林昆之前让他办的事,以及刚才林昆给他打电话让他去镇政府的事儿都说了一遍,冯远志听完之后一头雾水,疑惑的问道:“张校长,你说的……都是真的?” 张举肯定的道:“千真万确!” 冯远志:“……” 于大川到了镇政府之后,第一件事就是去派出所找他儿子,省里的纪检委下来突击检查,无论如何也不能在这时候出差错,他来找于亮是让于亮赶紧把林昆给放了,他急三火四的来到了镇派出所的时候,镇派出所所长秦老虎正和几个民警在那抽烟聊天,见到他来了之后,几个人马上站起来冲他毕恭毕敬的喊了句:“于书记……” 于大川没时间在这跟他们客套,直接就问道:“于亮呢!” 秦老虎赶紧回道:“于公子正在审讯室里协同我们审讯一个犯人。” 于大川严厉的训斥一句:“你们派出所的事情,让他协同的个屁,还不赶紧把他给我叫出来!” 秦老虎心里一阵的委屈,麻痹的你们父子俩的事拿老子撒什么气,脸上却是恭恭敬敬的答应,亲自到审讯室的门外敲门道:“于公子……” 审讯室里安安静静的没有声音,秦老虎的脸色突然一变,一股不好的预感袭上心头,他又敲了敲门道:“于公子?于书记过来了,让你出来一下。” 审讯室里还是没有声音传出来,这一下不光秦老虎感觉不妙了,屋里的那几个民警,连同脸上渗着细汗的于大川也都感觉不妙了,秦老虎转过头看向于大川,脸色铁青难看,直觉告诉他于亮肯定是出事了,只是这出事的原因,他是怎么也想不明白,按说那小子是被铐上的啊…… 于大川心里头一咯噔,他可就这么一个宝贝儿子,万一要是真有个三长两短,那他老于家可就要绝后了,他都五十多岁的人了,总不能再生一个吧。 于大川走了过来,眼神冷冷的瞪了秦老虎一眼,这眼神明显是带有威胁的意味,就好像事在说:要是老子的儿子出了事,你特么的也得玩完! 秦老虎战战兢兢得,这个平日里威面八方的镇派出所所长,何曾像现在这样心虚过,于大川突然冲他吼了一句:“还愣着干什么,快把门打开啊!” 秦老虎恍然回过神,伸手就去开门,可这门之前被于亮从里面给反锁上了,根本打不开,他赶紧转过身冲一旁的几个手下吼道:“快来帮忙啊!” 于大川冲他吼,他又反过来冲他的手下吼,这可是真官大一级压死人。 几个民警赶紧跑过来,连同秦老虎一起踹门,随着一声声砰砰的响起,本来就不结实的审讯室的门松动了,然后秦老虎突然愤怒的喝喊一声:“去你妈的!”这一声更像是在骂于大川,直接就把门给踹开了。 随着门被踹开的一瞬间,门外的五个人的目光全都向屋里看去,紧接着五个人的脸上全都露出了难以言说的惊凛的表情,于大川脸上的表情最生动,他那满脸惊凛的表情在看到躺在地上的于亮之后,顿时铁青起来。 “我的儿啊!”于大川发自肺腑的心痛的喊了一声,纵身就向审讯室里冲了进去,一把扑在了于亮的身旁,摇晃着于亮喊道:“儿啊,你没事吧……” 秦老虎几个人还保持着惊凛的状态,屋里的场景令他们无法想象,此时林昆正坐在靠着场边的一张椅子上,手里夹着半截袅袅的香烟,嘴角噙着一丝淡淡的笑意,目光里透露着一股若无其事的轻视向他们看来。 秦老虎暗暗咬牙,眼前的情况对于他来说相当的不利,一旦于亮要是有个什么三长两短,于大川肯定会拿掉他这个镇派出所所长,就连他身后的三个手下也都会受到牵连,他实在想不明白,眼前这个小子是怎么挣脱手铐的,又是怎么一个人把三个人都放倒的,看躺在地上的三个人,明显伤的都不轻,除了于亮之外,另外的一个已经昏死了过去。 秦老虎小声的问旁边的手下:“你们不是把他铐住了么,他怎么还……” 三个手下也是满脸的雾水,其中一个说:“秦所,我们绝对把他给铐住了。” 另一个说:“千真万确啊秦所,我们明明把他铐的很严实,他不可能挣脱的。” 秦老虎又小声愤恨的说:“那你们说说现在这是怎么回事,他怎么挣脱的!” 三个人都不说话,要不是亲身经历,他们也不会相信一个人在被铐住了双脚、双手的前提下,能够挣脱开来。 林昆淡定的坐在椅子上,目光由门口的秦老虎等人,落到了半跪在于亮身旁的于大川身上,随着于大川一声一声的呼喊,于亮总算从昏死中苏醒了过来,刚才他被林昆生硬的踩碎了蛋蛋,直接疼的昏死了过去。 于亮翕合着双眼,当看到面前的于大川后,顿时两行热泪就流了下来,他张开嘴委屈的喊了声:“爸……”声音刚一出口,他就恐惧的闭上了嘴。 于大川起初还没反应过来怎么回事,不过旋即就疑惑的问道:“亮啊,你的嗓子是不是坏了?”刚才于亮的那声音尖细,像是电视上的公公。 热泪滚滚的从于亮的眼眶里滚落,悲伤、绝望、恐惧让他很快就迷失了自我,像一个傻子一样愣在那儿,于大川摇了两下他的肩膀,他还是没有反应,于大川抬起头恶狠狠的瞪向林昆:“小子,你把我儿子怎么了!” 林昆淡淡的一笑,道:“你就是于书记吧,磨盘镇的土皇帝,我没把你儿子怎么样,只不过是干了件为民除害的事,替那些个被他祸害过的大姑娘小媳妇们讨了个公道。” 于大川的脸色顿时阴沉到了极点,他的心里也是咯噔一声,尤其听到为大姑娘小媳妇们讨公道,他的目光不由的落在了于亮的裤裆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