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四百七十二章:卑鄙手段 - 神兵奶爸

第一千四百七十二章:卑鄙手段

第一千四百七十二章:卑鄙手段 “散了,大家伙都散了!”林昆围观的众人挥挥手,一群男女老少马上该干啥都去干啥了,看向林昆的眼神里满是敬畏。 这其中就有刚才那几个扔瓶子的小年轻,一个个小脸煞白,心中暗暗惊呼,幸好今天这位大哥心情好,否则自己刚才乱扔水瓶子惹怒了这位大哥,那这会儿自己肯定都躺在地上了。 林昆回到了楚静瑶和澄澄的身边,母子俩脸上仍是一抹惊慌缠绕,林昆笑着安慰说:“媳妇,儿子,没事了。” 楚静瑶抬起头看着林昆,问道:“刚才那些人是谁?” 林昆笑着说:“都是和打伤星雨的那帮人是一伙的,沈城三大武馆里的赵家,平常就耀武扬威惯了,给他们点教训也是应该的。” 小灰灰和小海冬青两个小家伙回到了林昆身边,林昆笑着冲两个小家伙竖起拇指,夸赞道:“你们两个真棒!” 小海东青和小灰灰马上听懂了一样,满是兴奋的小模样。 林昆一把抱起了澄澄,笑着对楚静瑶说:“走吧媳妇,我们去别处转转,志坚可跟我说过,这公园的规模很大呢。” 楚静瑶站了起来,脸上还是有些担心,道:“林昆,不会再有人来了吧,我倒没什么,只是怕吓到澄澄。” “今天应该不会再有了,除非那些人死性不改,非要用鸡蛋来撞我这大石头。”林昆一脸轻松的笑容,回过头捏了捏澄澄的鼻梁道:“儿子,那些坏人叔叔再来,你害怕么?” 澄澄一副倔强的小模样摇摇头道:“有爸爸在,不怕!” 林昆笑着安慰楚静瑶道:“行了媳妇,儿子都不害怕,咱们去别处看看吧,看看这里头还有没有别的好玩的。” 一家三口离去,林昆这才想起来刚才买了一大包吃的,过去看看那一地零散的东西,早就被人给捡的干干净净,只剩下一个被人踩了一脚的面包,招来几只鸽子正在那儿啄。 林昆又重新买了一份,提着个袋子和老婆孩子去别处消遣了。 暗处,茂密的小树林里,一个戴着鸭舌帽的男人拿出了手机,压低了声音说道:“周爷,沈城的赵雄已经被废了……嗯,我知道了,剩下的两个人要是还不行,我就出手。” 普惠私人医院的大门口,赵雄一脚踹开了车门,从出租车上下来,车里头的司机是个三十多岁的年轻人,马上摇下车窗喊道:“哎,老板,你还没给车钱呢,一共六十!” 赵雄回过头,目光阴狠的瞪了司机一眼,司机微微一愣,旋即不乐意了,冷声道:“怎么的老板,不会想坐霸王车吧?” 赵雄咬了咬牙,怒气雄性的走回来,抬起脚冲着车门就咣咣踹去,平整的车门马上就被踹出了两个大瘪,脚力非凡啊。 人家司机小伙子本来就年轻气盛,要说这坐霸王车的也不是头一回遇见,但像这么个坐法的还是头一遭,马上眼珠子一瞪,一脸怒然的就推开了车门下车,撩起了衣服袖子,冲着赵雄就吼道:“老家伙,瞧你残疾不跟你一般见识,你特么还欺负人了是吧,那可别怪我不客气了!” 司机的话音刚落,赵雄的脚就已经踢出去了,他本来就心里头窝着火呢,这年轻司机又过来触了他的眉头,就听砰的一声闷响,年轻的司机小伙子一声闷叫,捂着小肚子就飞了出去。 呼通…… 撞在了车门上。 “老混蛋,你……”司机小伙子咬牙切齿,怎么也没料到会被一个两条手都断的老头子给打了,挣扎着就要往上扑。 这时,吱嘎的两声刹车响声,紧挨着出租车的屁股后面,两辆黑色的高档轿车停了下来,两辆车上分别下来了几个人,为首的是两个五十开外的老头,一身武者神采,精神抖擞。 来的这两车人不是别人,正是沈城三大武馆的另外两家的掌门人田一方和金长东,听说赵雄的闺女和儿子都被打了,作为同盟的盟友,两人商定好了一起过来探望一下。 结果这一下车,就遇到了有人在医院的门口闹事,田一方是不屑的瞥了一眼,像这种市井斗殴他才懒得去看呢,可瞥完了之后,脸上的表情马上微微一变,眼中闪过一抹惊讶。 “赵掌门!” 田一方惊呼了一声,与此同时其余人也都认出了一身狼狈的赵雄,田一方冲身旁的徒弟递了个眼色,马上就有人冲上去截下了要跟赵雄拼命的司机小伙子。 “你们给我放开,这个老混蛋不讲道理,今天我非打他一顿不可!”司机小伙子正在气头上,大声的嚷嚷道。 田一方的两个徒弟毫不客气,拳脚噼里啪啦的就招呼了下来。 赵雄瞪了一眼司机小伙子,转过头向田一方和金长东看去,他此时耷拉着两条胳膊,两只手又是严重的变形,脸色很不好看,倒不是说完全是被身上的伤疼的,而是丢了面子。 金长东马上关切的问道:“赵掌门,你这胳膊是怎么了?” 田一方道:“还有你的手!” 赵雄恨恨的长叹一口气,道:“还能怎么了,还不都是被姓林的那个小子给害的,这个小王八蛋先是伤了我闺女,又伤了我儿子,现在又用卑鄙的手段把我给暗算了!” 赵雄咬牙切齿,说的还真就像那么回事似的,明明是被林昆给光明正大的给废了两条胳膊,却还说是被暗算的。 田一方大惊,道:“赵掌门,你是说你的胳膊,还有你的手都是被姓林的那个小子给废了?” 赵雄大声嚷道:“是那小子用卑鄙的手段暗算我,真要是正面锣当面鼓的对上,我的擒拿手十招之内保证废了他!” 田一方还想要在说什么,可马上心思一转,知道这其中的事准不是像赵雄说的那样,表面上一副同仇敌忾的模样附和着赵雄说:“赵掌门,这姓林的小儿实在卑鄙,我和金掌门一定替你讨个公道。” 金长东也瞧出了端倪,附和着田一方说:“田掌门说的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