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四百七十一章:三天时间 - 神兵奶爸

第一千四百七十一章:三天时间

第一千四百七十一章:三天时间 不知何时,方才还一脸豪气冲天的赵雄蔫吧了,看向林昆的目光里,也由先前的杀气纵横,变的充满了恐惧,眼前这个正一步一步走过来的年轻人,像是被了死神的镰刀般阴冷。 想他赵雄纵横江湖也算有些年头,虽说没对上过真正的武林高手,但是一些好手总还算是过过招的,他们老赵家的祖上,大概是他爷爷的爷爷那一辈有过一个少林还俗的武僧先祖,一手擒拿练的炉火纯青,而且是那正宗的少林功夫。 传到赵雄这一代,赵雄自认为自己没有辜负先祖传下来的手艺,一手擒拿手也是练的游刃有余,放眼整个华夏武术界,即便排不上那前三甲,在擒拿这一榜上怎么也得前十吧。 可自己心中藏有的万丈豪情,此一瞬间居然被眼前这个压根没有被自己太过重视的小子给碾压的碎的渣儿都不剩了。 愤怒、恐惧、不甘…… 种种复杂的情绪在赵雄的心里发酵着,他脸上的肌肉抽搐,仿佛在胸膛里埋了一颗定时炸弹,随时都有可能爆炸一般。 啪! 林昆脸上笑眯眯的,手上却是突然的一个大巴掌,毫不客气的抽了下来,一声脆响,赵雄那不甘复杂的脸上挨了个结实。 赵雄一声痛哼,脚底下向后退了两步,嘴巴里一股血腥弥漫,转过头向林昆看过来,心里头怨恨交加却又不敢吱声。 憋屈,实在太特么憋屈,赵雄从小练武,打小十里八乡的就没哪个孩子敢欺负他,长大了武功有所成就以后就更不用说了,遇到个敢跟他耍横的,绝对毫不客气的给打趴下。 可今天可倒好,活了一把年纪五十好几,居然被一个二十郎当的小子给打了,废了双手本来就已经够屈辱了,还特么的被抽了大嘴巴子,尼玛真特么以为老子是普通人耳啊! 老子可是…… 啪! 又是一记耳刮子声响起,这赵雄本来心里头越想越憋闷,对林昆的恐惧是一方面,可这完全影响不到他内心的不甘与愤怒,这不一双满是恐惧的眼睛里刚泛起点戾色就又被打了。 赵雄脖子向旁边一歪,又是一声痛哼,嘴巴张开一颗新鲜的牙齿飞了出去,阳光下闪耀着鲜艳的光芒,带着血腥。 “你,你怎么又打人!”赵雄愤怒不甘,可还是尽量压下心中的怒火,天知道会不会马上又有大耳刮子抽下来。 “我不喜欢你脸上的表情。”林昆一脸戏笑,吊儿郎当,盯着赵雄的眼眶又看了两眼,道:“还有你这眼神,也挺特么招人烦的,再要是跟老子瞪眼睛,老子就给你挖出来!” 赵雄浑身上下一哆嗦,他绝对相信眼前这小子能说到做到,这源于他内心里这么多年行走江湖的直觉,别看这小子表面上吊儿郎当,就跟市井里那些普通的小混混没啥区别,可骨子里却是一个不折不扣的狠茬……唉,这咋就让自己给装上了呢? “咋的,还跟我瞪眼睛呢?”林昆一脸戏笑的盯着赵雄道。 “没,没有……” 赵雄哪还敢有半点的脾气,眼睛赶紧眨巴了两下,涌现出一股笑意,虽说这笑意有些假,好点也这么大岁数了不是,而且人家这一辈子多数是耍狠惯了,啥时候扮过孙子啊。 林昆回过头向楚静瑶和澄澄看去,刚才本来他还有几分担心,怕赵雄带来的这群手下伤到母子俩,可随着那一声惨叫响起,一个冲在最前头的小弟被小灰灰硬生生的掀翻在地咬断了胳膊以后,他悬着的心算是放下了。 这会儿,那本来十几个小弟,已经躺在地上七八个有的是被小海冬青给啄伤的,有的是被小灰灰给咬伤的,剩下的那些个人,一个个全都往后退,根本不敢再向前分毫。 林昆这一回过头,剩下的那些个小弟,身上更是哆嗦了一下,刚才林昆怎么打他们的掌门师傅他们可都是瞧的真真的,自己的掌门师傅,被打的完全就像是老师批评小学生一样,唯唯诺诺,心中万般不满与愤怒,屁都不敢放一个。 其中的一些个小弟甚至偷偷抬起手搓了搓眼睛,都说眼见为实耳听为虚,自己明明看的真真的,可咋还有些不敢相信呢? 赵雄一见林昆回头,心思马上一转,冲着自己带来的弟子们就吼道:“一群没用的东西,还愣着干什么,赶紧……” 话不等说完,林昆突然回过头,赵雄说到一半的话,马上就像是吃了个大馒头被噎在了嗓子眼一样,憋的脸色铁青。 “赶紧干什么呀?”林昆咧嘴一笑,满眼戏谑的看过来。 “赶紧……” 赵雄结巴了一下,然后扯开了嗓门,有那么几分装腔作势的冲那七八个正等待着他下命令的弟子吼道:“赶紧给我滚!吓到了林先生的妻子和孩子,你们负的了责么!” 七八个小弟本来就杵在那儿纠结,进也不是退也不是,现在好了,掌门既然发话,咱还犹豫啥,马上轰的一下鸟兽散。 赵雄脸上的肌肉抽搐了一下,心中七大姑八大姨的把他这群没用的徒弟给骂了个遍,有这样师傅有难弃之而去的么! 开除,等回去了一定都要给他们开除了! “赵掌门,以后我看你还是别在沈城待着碍眼了,你家大业大的也不容易,给你三天的时间,该卖的都给卖了,然后从辽疆省给我滚出去,以后要是让我知道你还在辽疆省,可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林昆淡淡的一笑,拍了拍赵雄的肩膀,道:“机会只有一次,好好把握,哦对了,以后在这辽疆省就算是真有人能代表‘道理’这两个字,那个人是我而不是你和你的两位盟友。” 赵雄愣了愣,道:“我,我现在可以走了么?” “当然!” 林昆笑着说:“这公园本来就是大家的,来去自如。” 赵雄看了看倒在地上的弟子,尤其看了一眼躺在花坛里的准姑爷刘鹏一眼,恨恨的咬牙,转身自己一个人逃了。 林昆笑着说:“赵掌门,麻烦你也跟田掌门还有金掌门说一声,我也给他们三天的时间,三天后可别怪我林昆翻脸!” 赵雄脚下一个踉跄,差一点摔倒,继续向公园大门外逃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