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六章:惩罚(2) - 神兵奶爸

第一百四十六章:惩罚(2)

第一百四十六章:惩罚(2) 于亮刚张大嘴喊出了一个‘秦’字,林昆一拳打在了他的脸上,把这厮剩下的话全都打回了肚子里,这厮马上撕心裂肺的痛叫了一声——啊! 林昆反手又是一巴掌抽在了于亮的脸上,大巴掌嘎巴溜脆的响,直接把这个磨盘镇耀武扬威的太子爷的门牙打的飞了出来——啊!又是一声惨叫,于亮原地一个半旋转身,扑通一声摔在了地上,嘴角鲜血涌流。 在磨盘镇,不知道有多少人想痛扁这个平日里耀武扬威、飞扬跋扈、无恶不作的太子爷,林昆一拳一巴掌打过之后,绝对是遂了广大百姓的心愿,要是被街上的老百姓们看到,这些百姓肯定会高兴的手舞足蹈。 于亮趴在地上,眼前满是金色的小星星环绕,脸上、嘴里的疼痛暂时麻木的失去知觉,他一向自傲跋扈的胸膛里,此时满满的都是恐惧,他爬了两下想爬起来,门口就在前方,他心里还执着的想要逃出去,他刚要爬起来一点点,突然感觉后背上一道巨大的力量压下,直接又将他定在了地上,那股力量沉重的尤如大山压下,压的他的脊背像是散架一样。 “秦……” 于亮恐惧到了极限,恍然间他似乎看见了死神在向他招手,他张开了嘴巴,还想要冲门外的秦老虎求救,可马上林昆的声音就冷冷的从空中传来,冰冷的像是死神舔舐灵魂的口吻,“不想死,就给我闭嘴。” 于亮咽了口混着血水的唾沫,被打的青红不接的脸色瞬间难看至极,一声也不敢再吭了,此时他的胸膛里除了深深无以言说的恐惧,再就是滚滚而来的后悔,特么的招惹谁不好,竟然招惹了这么一个狠角色,可现在说什么都晚了,这世上没有后悔药,他即将面对的是被劁的厄运。 一想到自己即将被劁,一股浓稠黑暗的压抑顿时就蒙上了心头,于亮咬着满嘴血水混淆的牙齿,哆哆嗦嗦的哀求道:“大哥,求求……求求你……放过我……小弟真是……真是有眼不识泰山,冒犯了你我知道错了……” 林昆嘴角噙着一丝淡淡的冷笑,抬脚冲着地上的于亮就踹过去,直接把于亮给踹的翻滚了一圈躺在一旁,于亮发出一声‘啊’的惨叫,就没了气力,他堂堂的磨盘镇第一太子爷,什么时候遭受过这样的蹂躏。 林昆讥诮的骂了句:“瞧你这副熊德行,平日里也就仗着你老子的虎皮嚣张跋扈,真的摊上事儿了就跟孙子似的,还有什么脸在磨盘镇混?” 于亮捂着肚子剧烈的咳嗽,不敢抬头去看林昆,他现在也不顾林昆说什么,只在心里不停的祈祷着——千万千万千万不要劁我,不要劁我…… 审讯室的外面,秦老虎和他的手下正在抽烟,审讯室里的动静他们都听到,秦老虎不以为意,他的一个手下蹙着眉头说:“秦所……好像不对啊?” 秦老虎道:“有什么不对的?” 这名手下道:“刚才里面的声音,听起来怎么像是于公子的,里面会不会……” 这名民警的话不等说完,旁边马上就有民警打断道:“老张,你开什么玩笑,那怎么可能,刚才那小子是咱们三个亲手铐上的,他还能挣脱了手铐怎么着?你就别瞎猜了,刚才那惨叫声肯定是那小子叫唤的!” 经老张的提醒,秦老虎本来也觉得有些疑惑,可再经过另一个民警那么一说,他马上就放下心来,这样的事他们过去可没少干,要说一个人双脚被铐在暖气片子上还能挣脱,而且还是在双手也没铐住的前提下,在他的认知世界是绝对不可能的。 秦老虎几个人继续抽烟聊天,这时审讯室里突然又是啊的一声惨叫传出来,声音由于过于凄惨,所以即便秦老虎和于亮很熟,也听不出是他发出的。 秦老虎和几个手下同时脸色一凛,那位叫老张的民警马上担心的说道:“秦所……于公子这么折腾下去,不会……不会折腾出什么意外吧。” 秦老虎眉头一皱,他也确实担心出事,别的倒是不怕,这要是折腾出人命了,那他多多少少是要连带责任的,他刚要对这个老张说去审讯室看看,旁边的一个民警说道:“秦所,不用担心,于大公子折腾不出啥人命的,就算是折腾出人命了,于书记在上面扛着,也落不到我们的头上。” 经过这个民警一说,秦老虎觉得似乎有道理,而且他仔细的想了一下,眼下这种事于亮前前后后干了不下二十次,最严重的也就是把人整残了,那于亮嚣张跋扈不假,但他又不是傻子,折腾出人命谁都得遭殃。 审讯室里,于亮身体佝偻的躺在地上,身体不由自主的抽搐着,两只手死死的捂住裤裆,脸上的表情苍白而又狰狞,牙齿咬的得吧得吧的响。 此时对于这个昔日里耀武扬威、飞扬跋扈、坏事做尽的磨盘镇太子爷来说,身体的疼痛远远不如心灵的绝望更猛烈,从此以后不管多漂亮的姑娘,多么有风韵的少妇,多么姿色诱人的半老徐娘,都跟他无关了,林昆刚才的那一大脚板子狠狠的踏在了他的裤裆上,蛋碎的一刻他便不再是男人了。 林昆没有离开审讯室的意思,他搬了张椅子坐在了窗边,从兜里摸出根烟点着,吹着袅袅的烟气,静静的看着地上躺着的三个人,嘴角噙着一丝淡淡的笑意,他又从兜里掏出了电话,对着电话没有称谓的说:“准备的怎么样了?” 冯远志站在大门口喊了两声,屋里的窗帘拉开了一角,隐隐约约一个头发凌乱的女人望出来,回了声:“你找谁啊!” 冯远志声音谨慎的道:“于书记……” 那女人又问:“你是谁啊?” 冯远志道:“镇上卖包子的老冯。” 那女人缩回头,像是在里面商议了什么,然后又探出头道:“你找错地方了吧,我不认识什么于书记啊!” 这显然是于大川不想见自己,冯远志心急火燎,也顾不上太多,直接就闯进了院子里,那女人的脑袋在窗口喊道:“你这人怎么回事啊,私闯民宅!” 冯远志向着屋里的方向喊道:“于书记,我来找你有急事,我的远房亲戚被你儿子给抓走了,现在正关在派出所,你快帮帮忙,让你儿子放了我那远房亲戚!” 于大川此时就在窗帘后面,他本来不想见冯远志,但冯远志着急起来嗓门不自觉的就大了起来,他担心对自己的影响不好,于是赶紧让姘头穿上衣服去开门,他自己也趁机胡乱的把衣服套上。 冯远志走进了屋里,地上一堆的瓜子皮和烟头,还有几个用过的避孕套,他无心关心这些,着急蛮荒的就冲于大川道:“于书记,帮帮忙!” 这于大川天生的老混蛋一枚,不过对冯远志的态度还算可以,毕竟两人早年就相识了,他微笑着对冯远志说:“老冯,你先别急,有什么事慢慢说。” 冯远志在心里暗骂,还慢慢说,你特么以为老子是在向你汇报工作呢,要不是你那个混蛋儿子,老子用得着着急蛮荒的来找你、求你么! 心里愤怒不堪,可嘴上还是相当的客气,冯远志哀求的道:“于书记,你儿子抓了我的远方亲戚,现在就在镇上的派出所,你快点帮帮忙,让你儿子放了我那远房亲戚吧!” 于大川一脸淡定的笑道:“老冯啊,这里面是不是有什么误会,我儿子我了解,他是不会随随便便抓人的……哦,对了,我听说你家是来了两个人,不过好像不是远房亲戚吧,那男的好像说是佳慧的男朋友,你家佳慧可是许配给我家亮子的,这可是咱们俩早年就定下来的婚事,现在那个男的来横刀夺爱,法律上可能没啥明文规定,但在咱磨盘镇可是不允许的,我想亮子抓你那远房亲戚也就是想和他谈谈,不会有什么事的。” 冯远志强忍着骂人的冲动,继续哀求道:“于书记,我那远房亲戚确实和佳慧没什么关系,那远房亲戚都已经结婚生子了,儿子都五岁了,这里面有误会,你快让你儿子放了我那远方亲戚吧,老冯我求你了。” 于大川笑道:“老冯啊,你看你这话说的,既然你那远方亲戚和佳慧没关系,那亮子就更不可能把他怎么样了,所以你就放心吧,不会有事的。” “……” 一阵无语之后,冯远志彻底忍不住了,他冲着于大川就吼道:“于大川,你自己养了什么儿子你不知道?是人被他伙同秦老虎搞进派出所里还有个好的?当初我和你定下孩子的婚约不假,可你儿子平时在镇上飞扬跋扈、强抢民女的事少干了么?我姑娘怎么可能嫁给你那个混蛋的儿子!” 于大川的脸色突然就黑了下来,冯远志还没有停下来的意思,继续骂道:“你也是个老王八蛋,身为一镇之长,不但不好好的管教你那个混蛋儿子,还暗地里纵容他,要不是有你的纵容,他敢像今天这样飞扬跋扈么!” 冯远志转过头看了站在一旁的于大川的姘头,更加讥讽的骂道:“你还趁着人家的男人在外面打工来勾引人家,都说当官的是老百姓的父母,你特么的禽兽不如!今天你要是不让你儿子放人,我就去纪委举报你!” 冯远志劈头盖脸的一顿臭骂,直接把于大川的脸色骂的彻底的黑了下来,于大川愤然的站了起来,直接抬脚就冲冯远志踹过来,“去你妈的冯大包子,你特么的吃了雄心豹子胆了,居然敢冲老子大吼大叫!” 冯远志被这一脚直接踹的坐在了地上,于大川紧跟着从炕上蹦到了地上,抬起脚冲冯远志的后背又狠狠的踩了一脚,嘴上恶狠狠的骂道:“在磨盘镇跟老子斗,你特么的纯是找死,还想向纪委检举我,有本事你去啊!” 边骂,于大川又是给了冯远志两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