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四百六十六章:又一个馒头 - 神兵奶爸

第一千四百六十六章:又一个馒头

第一千四百六十六章:又一个馒头 野马车停在了皇陵公园外,乍一看皇陵这两个字,肯定会给人一股阴森森的感觉,但实际上不是,这皇陵刚发掘出来的时候,里面却是棺椁之类,据说当时葬的是某朝代的太后。 这皇陵公园的地面上俨然是一片皇宫宝殿的建筑,而且昔日的棺椁已经被国家相关部门运走,并做了相关妥善的处理,再加上历经了这么多年的修缮,这个黄陵公园已然成为了沈城的一个著名的旅游景点,每年不少国内外游客慕名而来。 野马车停在了公园外面的停车场,这公园完全就是政府公益性的场所,也没什么收费要求,完全就是服务于老百姓。 一家三口从车上下来,带着小灰灰和小海冬青两个,向着公园里面就走去,澄澄一只小手牵着林昆,另一只小手牵着楚静瑶,小灰灰跟在林昆的身旁,小海冬青落在林昆的肩上。 就在走进公园大门的一刹那,林昆故意稍稍的侧过头向身后看去,只见那辆一路尾随而来的黑色轿车里,探出了几颗脑袋。 林昆嘴角微微一笑,并没有放在心上。 此时,沈城著名私人医院普惠私人医院内,赵雄守了闺女一个晚上,太阳爬上窗户,暖融融的照进了屋里,赵雄睁开了眼睛打了个臭烘烘的打哈欠,虽然平日里对外跋扈,但对自己的着一双儿女,赵雄还是精心呵护的很,只是那赵强文从小到大一直都给他惹麻烦,他实在有些心累了。 说到自己的这两个孩子,赵雄的心里也是感触良多,年轻的时候他花天酒地,气的老婆丢下两个孩子走了,至今都没有消息,孩子小时候小不懂事,总问他妈妈在哪儿,他都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总觉得自己这辈子在这事上亏欠孩子。 “爸,你醒啦。”脸肿的跟馒头似的赵丽丽提前醒了一会儿,笑着冲赵雄道。 “啊!” 赵雄惊叫了一声,似乎还以为自己睡在自己那舒服的别墅里,床边躺着那新包养的肤白貌美的女学生,一看到自己女儿这副尊容,第一反应惊是做了噩梦,所以才没忍住叫出来。 “爸,你怎么了?”赵丽丽疑惑的看着父亲,语气里满是关心。 “没,没事。”赵雄尴尬的笑了笑,道:“刚才做噩梦了。” 赵丽丽道:“爸,你还会做噩梦呢,你这么厉害,也怕噩梦?” 赵雄笑着道:“再厉害也怕噩梦呀。” 手底下的小弟将早餐给端进了病房里,早餐还是很丰盛的,父女俩就在病房里支起小桌吃了起来,吃饭的功夫,赵丽丽突然想起了什么,道:“也不知道强文有没有去惹事。” 她这不说还好,一说起来赵雄的心里马上就七上八下起来,放下了筷子说:“闺女,你这么一说,爸心里怎么不咋得劲儿呢,这小子该不会真去姓林的麻烦吧,他可别有个三长两短,爸就你们两个宝贝嘎哒,再有个什么闪失,唉……” 赵雄长长的叹了一口气,脸上确实道不尽的无奈,自己的这个儿子太不省心了。 “爸,应该没事的。”赵丽丽笑着说:“你不是让刘鹏盯着点强文了么,就算你不放心强文,也应该放心刘鹏呀。” 说到刘鹏,赵丽丽脸上的笑容都格外温柔了好几分。 赵雄全都看在眼里,笑着说:“也是,刘鹏那孩子办事我还是很放心的,有他看着强文,强文也折腾不出啥事来。” 父女俩继续吃早餐,突然病房的门被急促的敲响,赵雄顿时眉头一挑,冲门口吼了一嗓子:“大早上,谁在那毛毛躁躁的。” 门外传来一声胆怯而又着急的声音,道:“掌门,出事了!” “出什么事了,进来说!”赵雄气沉丹田的吼了一嗓子。 砰! 房间的门一下子被撞开了,一个常年跟在赵雄手下的弟子冲进来,一脸慌慌张张的说:“掌门,强文少爷他,他出事了。” 一听到儿子出事,赵雄脸上的表情唰的一变,腾的一下站了起来,道:“强文出什么事了。” 站在面前的这名弟子哆哆嗦嗦的说:“强文少爷和铁手师兄几个人,刚刚被送到医院,现在正在急救室处理呢。” “快带我去看看!” 赵雄拳头握的咯吱咯吱的响,跟在那弟子身后就快步走出门外,临走回过头冲病房里也是一脸着急的赵丽丽说道:“丽丽,你好生的在这儿养伤,你弟弟那边爸能处理!” 赵丽丽担心的道:“爸,强文要是有什么事,你可要告诉我啊!” 赵雄没有答话,整个人已经快步的奔着急救室方向走去。 急救室的灯亮着,其实也是这医院小题大作了,没多长时间的功夫,赵强文和铁手四个人就被推了出来,赵强文伤的不算太重,只是一个中度的脑震荡,再就是脸肿的有点高。 赵雄第一眼看见儿子,都没认出来这个脸跟大馒头似的竟是他那宝贝而又混账的儿子,还是赵强文哭着喊了一声爸,才认出来的。 “强文,你这是……”赵雄瞪大了一双眼睛,火气噌噌的往上冒。 “爸,我去给我姐讨公道,结果,结果就被那姓林的给打成这样了,他说我知道的太多,就可劲儿的抽我的大嘴巴子啊,我的牙都打飞了好几颗,爸你可得为我做主啊!” 赵强文哭声的道,声泪俱下的模样,看在赵雄的眼里简直心如刀割,孩子不管怎么样都是父母心中的宝,眼看着自己的孩子被打成这副德行,赵雄感觉自己的肺都要气炸了。 “姓林的,老子,老子要你好看的!”赵雄狠狠的握紧了双拳,拿出手机就给刘鹏打了过去,电话刚已接通,赵雄就咆哮道:“刘鹏,我不是让你照看我儿子么,你照看到哪儿去了!” 电话里马上传来刘鹏冤枉的声音,道:“掌门,我实在是没遇到少爷,是不是少爷什么事了,还请掌门责罚我。” 一句话既认错又把责任推的干净,这刘鹏的心机可不一般那。 赵雄堪堪压下心中怒火,咬牙问道:“那你现在在哪?” 刘鹏道:“我现在那皇陵公园,正跟着姓林的一家三口。” 赵雄声音冰冷的道:“好,你跟好了,我马上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