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四百六十一章:牛X阔少 - 神兵奶爸

第一千四百六十一章:牛X阔少

第一千四百六十一章:牛x阔少 此时,在沈城人民医院的大院里,一辆黑色的轿车里,四双眼睛正鬼鬼祟祟的盯着医院的大门里看,坐在前排副驾座上的一个青年,浓眉大眼颇有几分英俊,正是那精锐功社掌门人赵雄得意的弟子刘鹏。 刘鹏今年刚刚三十,长的一副匀称的好身板,练的一手好功夫,在武馆里相当被器重,他也从师父的话里头听出了意思,师父是打算将他的亲闺女赵丽丽许配给自己。 想到赵雄这么多年累积下来的万贯家财,刘鹏不心动那是假的,可一想到赵丽丽那男人婆的尊容,尤其昨天晚上被打的跟猪头似的脸,刘鹏这心里头只感觉一阵的犯恶心。 唉,这要是以后真的每天早上醒来,都看到一张自己很不喜欢的脸,这每一天岂不都是一个糟糕的开始,可真要说为了姓赵的万贯家财,这恶心忍忍也还是有点价值的。 “鹏哥,咱们现在怎么办?”驾座上的小弟小声的向刘鹏询问。 “再等等看,咱们不要贸然行动,那姓林的不简单。”刘鹏阴测测的说道。 话音刚落,却是见一辆宝马跑车横冲直撞的开进了医院大院里,直接停在了医院的大门口,一个穿着一身板正的小西服,脑袋上不知道涂抹了什么玩意儿,搞的油光锃亮的小年轻从车上下来。 就这么占了人家医院的大门口,保安肯定不让啊,按照医院的规定,发生这种情况如果不上前制止,可是要扣工资的。 “先生,请等一下!”一身保安服装,戴着个大沿帽的保安,一副客气的模样走过来,冲着面前这个一身时髦的小年轻说:“咱们医院门口不允许停车,麻烦您换个地儿?” 保安客客气气的模样绝对没毛病,说的话也在理儿,而且人家这专业礼貌的态度,简直都能够参加评审华夏好保安了。 小青年脚步微微一停,歪着个脸颊冲保安看了一眼,鼻腔里发出一声不屑的哼声,道:“老家伙,知道我谁么?识相的话赶紧边上待着去,本少爷心情不好,小心废了你!” 纨绔二代见的多了,这保安大叔还是忍不住的哆嗦了一下,出来当个保安赚点辛苦钱也是为了养家糊口,没必要把命搭上吧,脚底下赶紧就向后退了一步,但马上又反应过来,这套路不对啊,自己身为医院的保安,有义务维护秩序啊。 “年轻人,我不认识你是谁,就算是认识了,咱医院门口不允许停车,还是希望你能配合一下。”保安大叔一脸讨好的说。 “给脸不要脸是吧!”小年轻墨镜一摘,露出一副凶煞的模样,伸出手指头就向保安大叔的胸口戳了过来,“找死呢是吧!” 墨镜一摘,这面相就清楚了,这小年轻不是别人,正是赵雄的那个一无是处的宝贝儿子赵强文,又出来得瑟来了。 赵强文这一大清早的跑到人民医院来,也不是没事的闲的,昨天晚上折腾了下半夜,总算打听出来了亲姐被打的来龙去脉,那个打自己姐姐的小子叫林昆,这人可不得了,自己暂时不具备跟他正面硬拼的实力,但整件事情的起因却是在这医院里呢,就是曲涵蕾和杨星雨这师姐弟俩。 赵强文也摸清楚了曲涵蕾和这个杨星雨和林昆的关系,同门师兄妹,于是他就打算杀到医院来先从曲涵蕾和杨星雨的身上收点利息,也算是替自己的亲姐被打出点气了。 另外,他可还听说了,那曲涵蕾可是田一方那老王八蛋的儿子田东宇看上的小妞,姿色据说是千里挑一值得发掘一下,这待会儿上去见了这个小妞,要真是这样的话,那他可就要顺手牵羊,把这小妞给带到一个无人的地方给那啥了。 赵强文雄赳赳气昂昂的一连戳了老保安两下,这底气那叫一个足,瞪眼扒皮的模样,更是把这老保安给吓的不轻。 能来当保安的,大多都是穷苦人,这种有钱家的公子哥咱惹不起啊。 和老保安一起当班的另一名年轻点的保安赶紧过来,挡在了赵强文和老保安的中间,笑着向赵强文赔了个不是,道:“先生,您消消气……” “我呸!” 不等这年轻保安把话说完,赵强文直接一口浓痰吐在了对方的脸上,紧接着就大声骂道:“一只老公已经够烦了,这又来了一只,告诉你们,小爷我今天的心情不好,别特么跟老子找茬!” 年轻的保安上来还没说上一句完整的话,就被吐了一脸的浓痰,这心里头的火气噌的一下就上来了,再加上周围这时聚了不少看热闹的人,已经有人在那儿起哄了,喊着:“打他……” 年轻的保安抹了一把脸上的浓痰,握紧了拳头就准备向赵强文砸过来,单从身段来看,这赵强文肯定不是对手,瘦不拉几一副被酒色掏空的模样,估计一拳就能给打倒了。 眼看着对方要动手,这赵强文左右看了看,一下子有些懵了。 不对啊,刚才自己出来的时候,后面不是跟着一辆车么,那上面都是武馆里的好手啊,怎么这会儿一个也不在跟前? “哥们,咱们有话好商量啊!”赵强文马上有些服了软,心里头却是打着拖延时间的算盘,他自己几斤斤两还不清楚么,这么多年功夫几乎没练,有时间都花在喝酒泡妞上了。 这时,在医院大院不远处的车里,刘鹏和车里的几个兄弟也都看着这边,后排的一个小弟问道:“鹏哥,咱们要不要下去帮忙,否则咱们的大公子恐怕要吃亏啊。”语气参杂着一丝讥讽的味道。 刘鹏嘴角阴测测的一笑,道:“咱们的任务是来摸清楚姓林的底细,至于咱们的大少爷,我是没看见他来医院,你们看见了么?” 车里的三人会意,齐声道:“没看见!” 医院的正门口,年轻的保安也不是得理不饶人,况且他也明白自己干这个活,平日里就要忍些气,一看眼前这个阔少也算是服了软,就寻思着差不多就行了,可哪知道握紧的拳头刚松下来,一阵急刹车声响起在了医院的大院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