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四百五十八章:家的温暖 - 神兵奶爸

第一千四百五十八章:家的温暖

第一千四百五十八章:家的温暖 林昆和王福又聊了一会儿天,然后离开了医院,此时已经是下半夜两点钟,医院里也是冷冷清清,值班的小护士在打盹儿,其他的一些相关的工作人员也都没什么精神头。 林昆开着车回酒吧,今天晚上折腾了这么一大顿,现在回家睡一觉,等明儿个天一亮,肯定得跟那三大武馆过招儿。 野马车停在了维多利亚酒吧后面的空地,林昆从酒吧的后门进去,坐着一个单独的电梯上楼,轻轻的打开房门,简单的客厅里亮着灯,是楚静瑶特意给他留的。 林昆脱掉了外套,轻手轻脚的来到卧室的门口,打开门,借着客厅里的灯光,看到床上楚静瑶和澄澄安然的睡着了。 内心里暖暖的,这是一种难以言说的幸福感,不管此时自己的身体再怎么疲惫,看到母子俩,这浑身的疲惫就已经去了大半。 怕吵到母子俩,林昆回到简单的小客厅里,将沙发整理了一下,他就躺在沙发上,扯了一件衣服盖在身上,渐渐睡着了。 这一觉睡的很香…… 此时,沈城的另一家大医院内,年过五十但身形依旧高大粗犷的赵雄,正杵在一间病房里,瞧着病床上那个脸颊肿的跟馒头似的,整个脑袋看起来跟猪头似的闺女,他脸上的表情变了再变,脚底下猛的一跺,愤懑的大吼道:“姓林的,我赵雄跟你没玩,敢打我闺女,我要你十倍奉还!” 赵雄的声音很大,隔壁的两个房间里都清晰可闻,把人吓的一哆嗦。 赵丽丽躺在床上,见了自己的亲爹,这内心的委屈顿时如同决堤的洪水一般涌了出来,哭声的道:“爹,那小子太不是人了,打人专照脸上打,我这脸,还有我的牙……呜呜!” “闺女,你放心,这口恶气,爹一定替你出了!”赵雄握着女儿的手坚定的道。 “爹,女儿不要求别的,你把那小子打的我的两只手筋给挑了就行了!”赵丽丽哭声道,语气里却是深沉的阴狠。 赵雄眼睛微微一眯,冲门口站着的徒弟阴测测的说道:“刘鹏,你马上找人给我摸摸姓林的的底儿!” 这刘鹏是赵雄的得意弟子,也是最近这两年才收为徒弟了,结果发现他练武的资质远远高出常人,赵雄有心要栽培他,并且最近心里头也动了念头,打算收他作义子。 “好的,师傅!”刘鹏答应了一声,又对床上的赵丽丽说了句:“师姐,好好保重!”随后离开了病房,病房的门轻轻的关上。 病房里就剩下赵雄父女,赵雄坐到了病床边上,一只手抓起女儿的手放在手心,脸上露出一抹笑容,道:“丽丽,你觉得刘鹏这小伙子怎么样?” 病床上的赵丽丽疑惑的看着父亲,道:“爸,怎么了?” 赵雄笑着说:“爸也不瞒你了,爸打算收他做义子,咱们精锐功社这块招牌不能倒,必须要后继有人,你是一个女儿身,你弟弟……唉,你弟弟那个混小子就不说了。” 赵丽丽马上抬起胳膊擦了一下眼角,一听说父亲要让别人继承老赵家的牌匾,也忘了身上的疼痛了,不情愿的说道:“爸,你这样做岂不是把咱家的产业,交给外人打理了?” 赵雄笑了笑,目光里头透出一抹精明,道:“傻闺女,爸能那么傻么?要他继承咱们精锐功社的招牌是有条件的。” 赵丽丽道:“什么条件?” 赵雄道:“他必须得成为我们老赵家的人,娶你做媳妇。” “爸……” 赵丽丽马上嗲声的道,嗲的有点过了,不小心抻着了脸上的伤,疼的马上呲牙咧嘴,不过即便这样也难挡她春心躁动,好似羞羞的道:“你就这么急着把闺女嫁出去呀?” 赵雄嘿嘿一笑,自己养的闺女,什么脾性自己当然知道,一看这闺女这副娇羞的模样,就知道闺女对刘鹏有意,笑着说道:“丽丽,以后你可得好好打扮自己,别再像个男生了,我问过刘鹏,人家喜欢有女人味的女人,你记着点。” “好的,爸!”赵丽丽那本来就肿的老高的打脸一红,反正红不红的已经看不出来,只有她自己感觉热乎乎的。 父女俩这边聊的正开心呢,病房的门呼通的一声被人从外面撞开了,父女俩一起向门口看去,只见一个穿着的流里流气的小年轻,跌跌撞撞的走进来,浑身上下酒气浓的熏人,一双眼睛醉意惺忪的左右乱看,站在门口冲赵雄喊道:“老赵,我姐呢?” 来的这个小年轻不是别人,正是赵雄的那个不争气的儿子赵强文,成天到晚花天酒地,飙车泡妞,正经事儿一点也不干,还不如他姐让赵雄省心呢。 一见到自己的这个混账儿子,赵雄就没有好脸色,每年到头在这小子的身上花多少钱就不说了,还净得给他擦屁股。 “这不在这儿呢么!?”赵雄阴沉着脸,没有好气的说道。 “哪儿呢?” 赵强文吐着酒气,一步三晃的走到了病床跟前,搓着眼睛看了看床上脸肿的跟猪头似的赵丽丽,眼神微微一愣,旋即哈哈大笑起来,道:“爸,你别开玩笑了,这个猪头是谁啊!” 赵雄的脸色顿时难看起来,大骂了一声:“混小子,你给我闭嘴!” 床上的赵丽丽脸色也不是很好看,不过她的脸色此时完全可以忽略了,语气也是很不高兴的道:“强文,我是你姐。” “姐?” 赵强文脸上的笑容收敛,趴到了病床跟前,愣是盯着赵丽丽看了几秒钟,最终才恍然道:“姐,你怎么变成这样了!” “哼!” 站在一旁的赵雄冷哼道:“你姐这是被人打了,你这个弟弟就不能主动替你姐出一回气,从小到大什么事你姐都让着你,就你这么没出息的劲儿,到底什么时候是个头儿!” “哎,我说老赵,你说话不能这么针对我呀!”赵强文不愿意听了,直起了腰板针锋相对的道:“你还别瞧不起我,今天我姐的这个仇,我赵强文还真就非得给报了不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