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五章:惩罚(1) - 神兵奶爸

第一百四十五章:惩罚(1)

第一百四十五章:惩罚(1) 林昆被秦老虎带走,冯远志的心里实在放不下,说到底林昆能摊上今天这些事,全都是为了他们家,冯远志不能眼睁睁的看着林昆陷入险境。 到楼上换了身衣服,冯远志骑着电动车就向镇政府驶去,冯佳慧和韩心本来也要跟着,但都被他给拒绝了。 磨盘镇不大,冯远志在镇上也算是名人,包的一手好包子,镇上的老少爷们几乎都爱吃包的包子,镇政府门卫的老孙头,看到冯远志后笑着打了声招呼,直接就把大门给他开了。 冯远志向老孙头道了声谢,把电动车就停在了门卫室的旁边,然后步履匆匆的就向镇政府的办公大楼走去,老孙头这时在后面向他喊道:“老冯啊,里面的领导都还没上班呢,昨天晚上搞聚会,全都喝多了。” 冯远志回过头,“于书记也不在?” 老孙头哈哈笑道:“于书记喝的最多,干了一瓶多的茅台,十二瓶啤酒。” 冯远志万分着急,问道:“那镇长呢?” 老孙头道:“都不在,昨天晚上就连妇女主任小崔都喝多了。怎么,老冯你有急事?” 冯远志叹了口气,道:“急。” 老孙头安慰他道:“那也没辙,昨天晚上好像是于书记过生日,大家伙都高兴,今个这镇政府估计是要放假了,有啥事你还是等明天再来吧。” “老孙呐,我是真急啊!”冯远志焦急的道,望向镇政府大院的一角,也就是镇派出所所在的那个小独楼,“老孙,秦所长是不是在啊?” “嗯,一早就过来了,车还在门口停着呢,好像是抓了个什么嫌犯,于书记的儿子也在。”老孙头凑近一点,低声的说:“不知道哪个不开眼的,又得罪了咱们磨盘镇的第一无赖,这下恐怕得脱一层皮啊!” 冯远志的心里更是忐忑起来,急匆匆的就要往派出所走,这件事既然和于亮有关,那肯定就是于亮伙同秦老虎去抓林昆的,想想林昆这两天和于亮的过节,这一下落在了于亮的手上,肯定是不死也得脱层皮。 老孙头马上又叫住了冯远志,“老冯,你干嘛去!” 冯远志也顾不上跟老孙头解释,老孙头也是个明白事理的主,知道这事恐怕和冯远志有关,那个一早上就被抓紧派出所里的年轻人,很可能是冯远志的什么人,这老孙头别看成天在镇政府的大门口当门卫,听到的消息还真不少,主要是因为磨盘镇不大,有点啥风吹草动大家都能知道,老孙头赶紧从门卫室里追了出来,一把拦住了焦急的冯远志: “老冯,被抓进去的那小子就是你那个外来的女婿?”老孙头压低声音问,生怕一旦声音大了点,不小心被于亮那混蛋听着了,那他的饭碗可就不保了。 “不是什么女婿,就是我的一个远房亲戚。”冯远志解释道。 “不管是你女婿还是远房亲戚,他得罪了于亮那小王八蛋,你去求情他就能放人?”老孙头一语中的的道:“真想放人,你得去找于大川。” “可是,他不是没来上班么?”冯远志完全急糊涂了,老孙头瞪了他一眼道:“他没来上班,你就不会去他家找啊,你这脑袋急糊涂了吧!” 冯远志一拍脑门,“谢谢你啊,老孙!” 老孙头马上又道:“你等等,先别着急走……”他有警惕的看了看四周,见没人注意到这里,才压低声音小声道:“你去于书记的家不一定能找到他,他最近跟镇西村的一个留守妇女勾搭上了,可能在那女人家里。” 冯远志:“……” 按照老孙头给的地址,冯远志顺利的摸到了镇西村,在村子的最东头找到了那个留守妇女的家,这留守妇女的家门前空空然也,没有看到于大川的那辆镇上唯一的一辆奔驰车,看来这于书记还是很注重影响的。 冯远志把电动车挺好,站在院子的大门口向里面望了望,声音谨慎的向里面喊道:“是……是李美菊的家么?” 与此同时,在磨盘镇的派出所里,林昆两只脚被分别靠在了身后的暖气片上,两只手也被手铐紧紧的锁住,整个简陋的审讯室里暂时只有他一个人,他的脸上一点慌张的表情都没有,很淡定的将屁股坐在暖气片上,就等着看着审讯室的门再被打开的一瞬间,于亮从外面走进来。 砰! 一声闷响,于亮带着两个体格精壮面目狰狞的小弟就走了进来,要说他的这两个小弟体格精壮不假,但那面目狰狞绝对是装的,看起来十分的滑稽。 审讯室的门关上,于亮拽着一个椅子坐在了林昆的对面,身旁的小弟马上掏出烟给他点上,这一副架势和套路,完全是他从黑帮电影里学来的。 于亮砸吧了一口烟,吐出一团袅袅的烟雾,下巴微微的向上一扬,一脸得意的看着林昆道:“怎么样,你还是落到我手里了吧,在这磨盘镇的一片天底下,我爹是这里的土皇帝,我是这里的土太子,跟我斗你纯是找死!” 林昆根本就没有丝毫的畏惧,脸上的表情淡定的就像是一杯白开水一样,他嘴角抽动起的笑容,勾动起一抹轻佻的弧度,“怎么,于大公子想怎么处置我?该不会直接一不做二不休,直接把我给弄死了,然后再抛尸荒野吧。” “呵……” 于亮不屑猖狂的一笑,阴测测的道:“你少来激将我,以为我真不敢把你给弄死了?只不过就那么轻易的弄死你也太便宜你了,你特么的既然敢抢老子的女人,老子就要让你生不如死,让你以后再也碰不了女人!” 林昆眉头一挑,“你的意思是?” 于亮阴森冷笑,“废了你,让你当太监,哈哈!” 林昆摇头,无奈的笑道:“你这还真是提醒了我,对付你这样喜欢强抢民女祸害人家大姑娘的畜生,杀了你都可惜了,最好的报应就是劁了你这畜生,让你以后不管多漂亮的大姑娘小媳妇,只能看不能碰。” 于亮脸上的表情突然冷的一沉,眼睛微微一眯,两道寒光冰冷的剐在林昆的脸上,言语中透露出一股恼意,道:“你是被吓傻了吧,你凭什么劁我!现在是你被我铐在这里,你特么得是鱼肉,老子是刀俎,老子想怎么劁你就怎么劁你!” “呵……”林昆嘴角轻佻的一笑,一副气死人不偿命的表情,两只手被铐在一起,冲于亮竖起了一根小拇指,讥诮道:“别光说不练,来试试啊。” 于亮直接被气的站了起来,麻痹的真是见过不怕死的,没见过死到临头还这么猖狂的,他心底不禁的大骂:“这厮特么的脑袋有问题吧!”冲身旁站着的两个小弟一挥手,冷冷的一声令下道:“给我先揍他一顿!” 两个身材精壮的小弟早就摩拳擦掌了,得令之后挥着拳头、巴掌就向林昆招呼过来,这两人平日里可都是打架的好手,手上的功夫还是有两下子的,眼瞅着他们的一拳和一巴掌就要打在了林昆的脸上,这要是真的被打中的话,林昆的眼眶得乌一个熊猫眼,脸颊得被印上五指山。 只是,咱们林大兵王的脸是谁说打就能打的么,眼瞅着拳头和巴掌都要落在他脸上的一瞬间,他脚底下突然一用力,就听喀嚓的一声脆响,铐着他脚脖子和暖气片的手铐直接被生猛的拽断了,他那44码的大脚板子,直接就以一股闪电之势,迅猛的踹中了迎面一个小弟的裤裆…… 空气中仿佛响起了一声细微的蛋碎的声音,紧跟着便是那被踹中裆下的小弟撕心裂肺的一声惨叫,这惨叫声的凄惨程度像是要割裂了五脏六腑一般,总之是要多疼就有多疼——这种被踢碎蛋蛋的痛本来就很痛。 另一个小弟完全懵了,他挥舞在空气中的大巴掌不由的也僵持住了,就这么一瞬间,林昆的另一只脚也强悍的挣脱断了手铐,又是一记闪电脚以不可躲闪的趋势重重的踢在了这个小弟的裆下……还是那么一阵隐隐细微的蛋碎声音,然后紧跟着一声更加高亢、撕心裂肺的惨叫…… 啊! 审讯室那简陋的窗户玻璃都被震的颤抖了一下,这声音直接穿透了出去,直接传荡了老远的距离,在镇政府的大院里来回的回荡了三四声。 审讯室里的老孙头听到这一声惨叫后,脸色顿时一凛,心中暗暗的说道:“不好,老冯的姑爷怕是被脱皮了。”他是有心去帮忙,只可惜他也知道自己根本帮不上什么忙,镇子上谁人不知于亮于大公子的恶名,又有谁能惹得起。 审讯室里,两个小弟被踹碎了蛋蛋,前一秒还是男人的他们,这一秒却已然是半个公公了,这两个小弟捂着疼痛如同刀割的裤裆,躺在地上挣扎着,其中一个挣扎了两个来回之后,眼睛一翻白直接昏死了过去。 于亮被吓的呆了,内心里的惊愕瞬间将他湮没,但此时确实不是他改惊愕的时间,他回过神后的第一反应就是赶紧跑,可当他真的转过身要往审讯室的外面跑的时候,林昆已经挣脱开手铐的大手已经摁住了他的肩膀。 “于大太子,这么着急干嘛,咱们刚才的话还没唠完,再接着唠唠呗。”林昆嘴角轻佻的笑道,这话语听在于亮的耳朵里,绝对尤如万针扎耳。 “不……不唠了。”于亮一动不动,牵动着嘴角露出一丝尴尬的笑容,讨饶道:“大哥,这次我又错了,不该来招惹你,你就再放我一次吧。” “不行。”林昆轻佻的笑道:“我刚才已经说了,今个我得劁了你这祸害。” 于亮咕噜的咽了口唾沫,冷汗已经顺着他的额头躺了下来,急中生智的他突然张开大嘴,冲着审讯室外面就喊道:“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