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四百五十五章:闪了舌头 - 神兵奶爸

第一千四百五十五章:闪了舌头

第一千四百五十五章:闪了舌头 一听到这局长的声音,不光林昆愣了,其他的几个民警也都愣了。 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民警,快步走过来,他肚子上的肥肉有点多,走起来一颤一颤的,没多远的距离,就已经开始气喘吁吁了,脑门上还渗出了一层细汗。 瞧这胖子一脸恭敬的模样,林昆实在不好意思继续坐着,站起来笑着冲这素未谋面的胖子局长说:“你好,我是林昆。” “鄙人姓康,林先生叫我老康就行。”自称为老康的康局长走到了林昆面前,一只胖乎乎的大手向林昆递了过来。 林昆伸出手握了一下,笑着说:“原来是康局长,幸会幸会。” 这康局长马上恭谦的道:“林先生此话差矣,能和林先生相识,才是我的荣幸。”伸手做了一个请的手势,“林先生,咱们去我的办公室说。” 林昆脸上摆出一副为难的神色,道:“康局长,这不好吧,我今天晚上可是以犯罪嫌疑人的身份被带到这儿,这……” 不等林昆说完,康局长马上面色不善的看向一旁的几个民警,冲那为首的李队长道:“小李子,你们是怎么做的工作,林先生可是我们警局里的贵客,你们还不赶紧道歉?” 被局长这么一训,李队长等人马上齐声的向林昆道歉。 林昆赶紧拦住,道:“李队长,其他的几位兄弟,你们不用这么客气,今天晚上本来就是我惹事在先,你们没错。” 康局长还想要说什么,林昆笑着抢先道:“康局长, 咱们去你的办公室吧。” “好好好,林先生这边请。”康局长走在前面带路,其他的几名民警有心想要随同,可局长没发话他们又不敢随同。 这警察局是只一个辖区的小警察局,这康局长的办公室不大,里面收拾的倒是挺干净,窗边放着一个鱼缸,里面养了几条鱼,办公桌的旁边放了一堆文案,这康局长似乎挺勤政的。 “林先生,您请坐!” “谢谢。” 林昆笑着坐到了沙发上,康局长亲自给林昆泡了一杯茶过来。 “康局长,你真的不用这么客气,今天晚上我确实烧了那武术酒吧,咱们警察局这边该怎么处理,就怎么处理吧。”林昆笑着说。 “李先生,你这是说哪儿的话呢,您可是跟上面有关系,我这一个小小的警察局局长,哪里敢随便的处理您呢。”康局长笑着说,神态间毫不掩饰的恭敬。 “康局长……” 林昆笑了笑,说:“我也不跟你绕弯子了,你说我上面有关系,我不否认,但今天晚上这事,我也向你表个态,我是不会轻易的动惊动上面的领导的,我还是想知道正常处理的话,咱们警察局方面会怎么处置我,我好想个对策。” “这个嘛……” 这康局长也是在体系内摸爬滚打了这么多年,看人的眼力见还是有的,见林昆不像是在开玩笑,也就实话相告,道:“林先生,按照正常的处理手段,你是要蹲拘留并赔钱的。” 顿了顿,康局长接着又说:“我也不瞒林先生,那武术酒吧的三大股东,也就是咱们沈城三大武馆的掌门人,我也算认识,如果林先生愿意,我倒是可以帮忙在中间调和。” “哦?” 林昆微微一笑,并没有马上表态,这就给了康局长一个错误的暗示,康局长以为林昆这是愿意妥协跟那三个掌门谈判。 “林先生,您放心,这件事我出面,多少能有些余地,咱们尽量大事化下小事化了,毕竟以后都要在同一个城市里讨生活嘛。”康局长笑着说。 林昆摇摇头,笑着道:“康局长,我也不瞒你了,这件事我并不想大事化小小事化了,按照我的意思,闹的越大越好。” “啊?” 康局长微微长大了嘴巴,要知道那三大掌门在沈城的地位可不一般,虽然他也知道林昆也不是一般人,但这公然向三大掌门开战,眼前的这个年轻人到底是开玩笑,还是认真的? 这时,康局长兜里的手机铃声突然响了起来,他掏出手机一看,马上面色有些难看的向林昆看过来,道:“林先生,是尚武武馆的田掌门,很可能是为酒吧的事打电话过来。” 见这康局长一脸小心翼翼的样子,林昆也猜出了,这康局长对这三大掌门还是很顾忌的,这其实也没什么奇怪,要说那三大武馆的掌门,虽说不是黑道,但也有涉黑的成分。 “没关系,康局长,接了电话你该怎么说就怎么说。” “额,好吧……” 康局长当着林昆的面前,接听了电话,电话刚一接通,还不等康局长开口,对面就传来了一声阴冷的声音,道:“康局,我的酒吧在你的辖区被人点了,这件事你得给我个交代吧?” “田掌门,这件事你听我给你说,事情他是这样的……”康局长小心翼翼的解释,这警察局局长做到这份儿,也确实够窝囊的了。 说着,康局长就向目光向林昆看过来,见他吞吞吐吐的样子,林昆直接站了起来,从康局长的手里接过了电话,对着话筒说:“姓田的,你们酒啊就是我点着的,至于为的什么,你要是不知道,我不介意多跟你说一句。” “你,你是林昆?”电话的另一头,田一方的声音微微动容。 “对,是我。”林昆淡淡的一笑,道:“姓田的,你儿子教田东宇是吧,他调戏了我师妹,还打伤了我师弟,这笔账咱们得好好算算,今天晚上我点了你的酒吧,按照正常的法律程序,我是应该给你赔偿的,这个赔偿我可以给,但你得有本事来拿。” “哼!” 田一方冷哼一声,话里透着杀气,道:“年轻人,不要太猖狂,说大话容易闪了舌头,我们沈城的武术界不是王勤虎那帮乌合之众。” “姓田的,我今天还真就把大话给你撂这儿了,今天晚上的这个武术酒吧只是一个开始,你名下其他的场子,包括你们家的武馆,我会一个接一个的给踏平了,尤其你儿子田东宇,你要是有本事就把他给藏起来,要么都等着他残疾。”林昆淡淡的笑容,语气轻描淡写,却是透着一股威压。 “你,姓林的,你别太猖狂了,咱们走着瞧!”田一方恶狠狠的道。 啪! 嘟嘟嘟…… 电话里传来一阵盲音,林昆笑了笑,将手机还给康局长。 康局长伸手哆哆嗦嗦的接过手机,此时已是满脑门子的冷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