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四百五十二章:火了 - 神兵奶爸

第一千四百五十二章:火了

第一千四百五十二章:火了 林昆看着眼前这两个脑门上满是冷汗的小青年,淡淡的笑道:“知道我为什么留着你们俩么?” 这两个小年轻面面相觑,随后一起摇头。 林昆瞥了一眼地上躺着的这些人,道:“叫上你们这儿的服务员,把这些人都给搬出去,我只烧酒吧,不要人命。” 两个小青年愣愣的看着林昆,足足过了两秒钟才回过神来,也不敢耽搁,赶紧就招呼酒吧里早已经吓懵的服务员们,过来把受伤的这些人往外拖。 很快,整个酒吧就空了,林昆从吧台后拣起了几瓶酒精浓度高的酒,啪啪啪的摔在了地上,浓浓的酒精味顿时弥漫开来,他掏出打火机,点着了之后往地上一扔,火苗哗的一下燃烧了起来,很快就烧到了旁边的沙发上、舞台上…… 林昆转身向酒吧外面走去,身后的火焰已经蹿了起来,这说烧酒吧就绝对没有二话,就这一份豪情与胆识可真不是盖的。 酒吧的外面已经围满了人,有酒吧里刚才逃出来的顾客们,也有这武术酒吧里的员工们,见到林昆之后,所有人的本能反应就是往后退,看向林昆的目光里,那是形容不出的畏惧。 林昆点了根烟叼在嘴里,刚才那个红脸胖子的负责人说三大武馆的人马上就会过来,他此时就站在酒吧的门口等着。 也不知道是谁打的报警电话,警察很快就过来了,同时火警的消防车也赶过来了。 几名一身警装的民警来到了林昆面前,面色不善的冲林昆喝问道:“是你打人有点火的么?” 林昆目光轻佻的瞥了一眼冲他喝问的民警,嘴角淡淡的笑道:“警察同志,人是我打的,火也是我放的,但请你说话尊重一点,我可不是什么好脾气,小心被打脸了。” “嘿!” 说话的民警三十多岁,也算是还在年轻气盛的时候,一听林昆这话,马上不乐意了,挺着胸脯就要冲林昆顶过来,嘴里头嚷嚷道:“你小子还牛性了,犯法了还这么理直气壮!” 只是,他的两条胳膊突然被身旁的两名同事给架住了,其中一名同时贴在他的耳边小声说:“单哥,这人好像有点脸熟,应该是有关系的,这武术酒吧也不是什么没背景的地方,他敢跑到这儿来打人放火,肯定不是一般的人啊。” 闻言,这位被称作单哥的民警也不傻,他们是负责这一片的片警,对这武术酒吧的背景自然了解,敢跟沈城的三大武馆作对的,只有两种情况,一种是眼前这个人疯了,第二种就是眼前这个人有绝对的实力,敢跟那三大武馆叫板。 “咦!这个人好像有点眼熟,我之前在维多利亚酒吧见过他!” “他是林昆?” “昂?那个中港市杀过来的过江龙,踩了虎爷的那个林昆!?” …… 外面的灯光明亮,围观的人群里马上就有人认出了林昆,叽叽喳喳的说出来之后,马上就在人群里传了开来,众人顿时恍然大悟,难怪这个年轻人敢只身闯进这武术酒吧里打人放火。 几名民警也都听到了众人的议论,只见几人脸上的表情变了变,尤其为首的这个单哥,脸上的表情里明显透出一抹心虚。 林昆嘴角淡淡的一笑,道:“警察同志,我也不妨碍你们公务,走吧,我跟你们去警局里走一趟。”说着,径直向黑色的野马车走去,围在周围的人群,马上让开了一条路。 几个民警愣在那儿,林昆站在野马车的旁边,喊了一声:“走啊,警察同志,你们在前面带路,我跟在后面。” 几个民警面面相觑,脸色不是很好看,这抓人去警察局,哪有这个抓法的,正常都是给嫌疑人戴上手铐押上警车,这可倒好,手铐没给栓上,还自行开车去警察局,牛气呢? 不管怎么样,真叫他们过去把林昆给铐上,他们还真没那个胆量。 警车开走了,野马车跟在后面,消防车上的消防人员一个个全副武装的冲进了酒吧,扯着那粗粗的水管子,握着高压水枪上去就是一顿的喷。 酒吧里有自行的消防设施,有火苗的时候会自动喷水,再加上消防官兵们的及时抢救,火是没烧起来,但本来装修的好好的酒吧里,却是一片的狼藉,看得见的硬件损失是一方面,另外从今晚后这武术酒吧的招牌算是彻底被砸了。 沈城的三大武馆——尚武武馆、精武功社、蛟龙跆拳道武馆,三位掌门人此时正聚于尚武武馆名下的会所内开会。 会议重要,尚武武馆的掌门人田一方吩咐了守在门外的两名弟子,不论发生了什么事情,任何人不得打扰他们的会议。 田一方今年五十多岁,打的一手好虎形拳,说到这虎拳的传承,还是他们田家的祖上出了以为机遇能人,跟一名清朝的游侠学习了几年功夫,得到了那名游侠的真传,一直传承了下来。 在过去这社会,老百姓食不果腹,哪有什么心思练习武功,更多的时间可能都在地里头干活,但现在社会不同了,许多年轻人都喜欢习武,为的不一定是强身,倒是打架的时候能得瑟一番,也有不少的家长喜欢送孩子去学武,为的是不让人欺负了。 所以最近这些年来武馆的生意很好,久而久之的又发展了额外的一些附属的产业,可以说老田家从田一方这一代算是彻底的走上了致富的道路,摘掉了脑袋上的贫农的帽子了。 另外两个武馆的掌门人分别是赵雄和金长东,这赵雄使的一手好擒拿,据说祖上有过一名还俗的少林武僧,这擒拿手就是传承于少林功夫,普通人看来他擒拿的功夫已经出神入化,但经过几代人的传承之后,确实少了许多擒拿本身的精髓。 另外值得一提的是,这个赵雄就是那个被林昆打肿了脸的赵丽丽的父亲。 蛟龙跆拳道武馆的掌门金长东,是三人里唯一一个不是祖上传承武功的,他自幼就去了高丽学习跆拳道,如今五十多岁的年纪,身手已经达到了跆拳道的黑带七段,是一个不折不扣的高手。 这仨人平时关系走的近,但像今天这么聚到一起开会却是少见。 此时,在房间的门外,一名田一方的贴身手下,急匆匆的跑了过来,要去里面见田一方,说是有要紧的事情禀报,但门口两个把门的把田一方叮嘱的话告诉了这个贴身手下以后,这贴身手下深知田一方的脾气,他说不然人打扰,那就是天塌了也不允许打扰,只得干等在门外跺着脚着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