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四百四十八章:双倍奉还 - 神兵奶爸

第一千四百四十八章:双倍奉还

第一千四百四十八章:双倍奉还 望着闲庭信步般走过来的林昆,脑袋上顶着一撮花花绿绿的鲁大猛和长发飘逸但丑的实在可以的郝建勇,脸上的表情皆是一凛,刚才林昆的身手他们已经亲眼见识,心中不敢大意。 林昆不再有多余的动作和废话,直接一拳就向鲁大猛砸了过来,这一拳简单直接,凝聚着一股强大的力道,没有丝毫的花哨,在外行人看来,绝对是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一拳了。 鲁大猛的脸色顿时剧变,他好歹也是在武馆练过几年,而且身手比普通的武者强了不知道多少,他自然意识到了林昆这一拳的恐怖,挥拳格挡的同时,脚底下已经向后退去。 砰的一声闷响,两只拳头交击在了一起,鲁大猛直觉得拳头的骨节一阵疼痛,整条胳膊隐隐发麻,幸好他已经提前向后退去,泄了大半部分的力道,否则这一拳足以将他的半条胳膊干废了。 鲁大猛的脸色大骇,惊骇之余不忘冲一旁的郝建勇喊道:“阿勇,别特么愣神了,赶紧动手,这小子有两下子!” 啪! 鲁大猛口中的话音刚落,林昆的一个大巴掌已经抽了下来,这鲁大猛的反应也是够快,抬起胳膊抵挡了一下,巴掌抽在胳膊上的声音清脆凛冽,鲁大猛又是向后踉跄一步,胳膊处传来一阵断裂的疼痛,疼的他嘶的倒吸了一口凉气。 郝建勇赶紧回过神,一手持拳,一手亮掌,向着林昆就攻击了过来,拳风呼啸,掌风凛冽,脚底下马步稳扎,打的是一套武馆里常见的拳脚掌法,尺度与力道拿捏的适中,就这两下子看似简单但杀伤力不小的功夫,可不是一年半载练的出来的。 林昆回过头,脚底下向后退了两步,先躲过了郝建勇的两记凌厉攻击,紧接着猛的一脚向郝建勇的小腹踹了过去。 砰! 一声闷响,声音不是很大,但听在耳朵里绝对让人感觉到疼,林昆的大脚板子速度极快,实实的踹在了郝建勇的小腹上,这个在武馆里也算排的上名号的高手,应声惨叫,脚底下连连向后倒退,不等他的身形稳下来,林昆紧跟着一记重拳追了过来,向着他那高挺的鼻梁就砸了下来。 砰…… 又是一声闷响,夹杂着骨头断裂的声音,郝建勇脸上的表情,一瞬间土崩瓦解,整张脸都变的扭曲起来,喉咙里的惨叫更是撕裂一般,冲向云霄,整个人双手捂着脸就倒在了地上。 “啊!” 鲁大猛提起了浑身的力道,借着一声气势十足的吼叫,先给自己提起几分的勇气,呲牙咧嘴的嘶吼一声:“老子跟你拼了!”一双拳头向着林昆的后背,以虎狼之势砸了下来。 想法是好的…… 可现实太骨感了! 林昆眼睛微微一眯,脸上的表情轻佻,根本就没把几乎可以用丧心病狂来形容的鲁大猛放在眼里,眼瞅着鲁大猛的拳头就要砸中他的心窝,这时林昆突然跳了起来,一记高高撩起的飞踹,直奔鲁大猛今天晚上喝了二两红酒的下巴。 鲁大猛脸上的表情顿时剧烈的一变,方才的那一瞬间,眼瞅着自己的一对拳头就要凿中眼前这个小年轻的心窝,本以为就这么就要解决战斗了,可没成想突然的一脚踢过来。 鲁大猛已经清晰的感觉到下巴下那一阵凉飕飕的杀气,身上绷紧的所有的心弦,一瞬间嘎嘣嘎嘣的断裂了开来,一股难以言说的绝望,像夜色深处最浓重的黑暗填满了胸腔。 啪! 嘎嘣、咔嚓…… 鲁大猛那呲牙咧嘴,好不凶悍的下巴颏,被踹了个正着,圆不溜黢的下巴被踹的脱臼,关节处一阵清脆的断裂声。 “啊……” 下巴颏耷拉了下来,连惨叫声都失音了,鲁大猛捂着自己的下巴颏,那剧烈疼痛的感觉,像是刀子剐在骨头上一般。 林昆紧跟着一步过来,一记重拳凶巴巴的掏在了鲁大猛的心窝里,这鲁大猛已经完全没有还手之力了,方才站在二楼上时的那一股豪气,随着两声惨叫已经泄了个干净。 “额啊……” 又是一声闷哼惨叫,鲁大猛的两颗眼珠子瞪的老大,就像是要掉到地上一样,一只手捂着下巴,另一只手捂着胸口,扑通一声倒在了地上,身体微微的哆嗦了一阵,嘴里喷出了一团鲜血,血腥弥漫,脸色惨白,已经毫无还手之力了。 酒吧的台下,顿时一阵安静,不少人拿出手机向林昆拍照,多数人脸上的表情诧异非常,短短不到一分钟的功夫,就把两个身手不一般的大汉给打倒了,算上之前擂台上的两个拳手,已经打倒四个人了,这身手强悍的令人崇拜。 酒吧的二楼,负责酒吧安保工作的经理,一个看起来三十多岁剪着一头干练短发的女的,拿起对讲机开始喊人。 酒吧里发生了这么大的动荡,她这个保安经理有直接责任。 结果喊了半天,对讲机里愣是没有声音传来,这让她有一股极度不真实的感觉,平常自己手下的那些保安,肯定都是随叫随到的,今个却不知道怎么回事,一点回应也没有。 实际上,酒吧里的保安们,这会儿都人心惶惶起来,刚才在酒吧门口拦林昆的一行保安,马上将林昆的恐怖势力给传开了,余下的这些个保安没有一个有胆子敢挑战林昆的。 这会儿,一个个都藏在酒吧暗处的角落,小心翼翼的向擂台上看去。 林昆走到了鲁大猛身前,一脚踢开了鲁大猛捂着下巴的手掌,那下巴已经高高肿起的像个馒头一样,半截舌头耷拉在外面,哈喇子混着血滋滋正往外流,看上去说不出的恶心。 林昆蹲下来,俯视着鲁大猛,嘴角淡淡的一笑,道:“打了我师弟,就得付出代价,这代价很简单,我师弟伤成什么样,你们双倍奉还就是了。”说着,林昆的大手已经招呼了下来。 “不,不要啊……”鲁大猛满脸惊恐,声音含糊的说道。 “啊!” 鲁大猛一声惨叫,林昆单手捏住了他的脚踝,手指上突然大力的一扭,就听嘎嘣的一声脆响,那坚硬的脚踝直接被拗断了。 林昆手下不停,紧接着又扭向了另一只脚踝,鲁大猛再一声惨叫,声音已经含糊的听不清了,脚踝嘎嘣的再次断裂,接下来是两条胳膊,鲁大猛已经疼的晕死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