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四百四十七章:浪费体力 - 神兵奶爸

第一千四百四十七章:浪费体力

第一千四百四十七章:浪费体力 一声毫不留面子的怒吼,整个酒吧里本来嘈杂的氛围,只剩下那不碟不休的dj还在咆哮,一群人鸦雀无声,目光呆滞嘴巴张大着向擂台的中央看来,这家伙哪儿来的? 刚刚被林昆一巴掌就给摁倒在地的秃顶喜感男捂着鼻子站了起来,疼的呲牙咧嘴,一瞧林昆正站在擂台的中央,本来还想叫唤两声,好歹说上一句有种给老子等着的长气势的话。 结果一看周围的这些人都愣神,目光惊讶,满脸惊诧,要么是嘴巴张的老大,要么就是眼珠子瞪的溜圆,这秃顶喜感男一下子也没了脾气,傻傻的望着擂台中央,这是发生啥事了? 在酒吧二楼的高档卡座上,两个男人闻声站了起来,两人身材粗犷健硕,一个剃着个光头,脑袋正中间留那么一小撮站着的发型,还染了五颜六色,就像是野山鼠身上的毛儿。 另一个长发披肩,本来十分飘逸的发型,要是脸蛋再稍微利索一点儿,也可以算得上是一帅哥,结果这张脸却是丑的有些惨不忍睹,黑不溜去呲牙咧嘴,像是吃了死耗子一样。 两人站起来后,那脸色很不好看,像这么敢公然冲他们挑衅的人,放眼整个沈城乃至辽疆省,好像还从来没有过。 要说人家俩也都是有脑瓜子的人,比自己厉害的从来都不去招惹,遇到了软柿子就往死捏,这样一不得罪那些狠人,也就没人找自己的麻烦,另外还把自己的名头给闯出去了。 就说今天晚上吧,遇到了那么个没啥背景的愣头青,大山里出来的一个面皮白净的小吊丝,两人的手上可真是没留余地,噼里啪啦的就是一顿的大,反正老子带的人多,打死你丫的! 要是论单独的身手,他们俩没一个是杨星雨的对手,可耐不住他们俩够不要脸的,领了一群二十多号人一起上。 “你们俩个,把这小子给我放倒了,我一人赏你们五万!” 站在二楼的留着一撮头发的鲁大猛冲着擂台上的两个拳手道。 五万? 我勒个去,这可比自己打一个月的拳赚的还要多的多呢,擂台上两个一身ufc打扮的拳手,阴沉的眼珠子顿时一亮,挥着那还裹着绷带的拳头,就向林昆扑了过来,一左一右还挺有章法的。 林昆嘴角淡淡的一笑,道:“你们两个煞笔,五万块还不够你们医药费的,可以没文化,但出来混眼珠子得亮点!” 说这话的时候,林昆的耳朵上还别着蓝牙麦克呢,整个酒吧都听到了。 台下围观的一群人,很自然的就当林昆不知死活在这儿吹牛皮,看向他的目光里充满了同情与好笑,都等着看好戏呢。 两个拳手嘴角的笑容阴森狰狞,望向林昆的目光里满满的都是不屑,嘴上不说,但心里却是已经将眼前这个不知死活的家伙的祖宗八辈都问候了一遍。 砰砰! 两记重拳交击的声音,林昆眼睛微微一眯,瞅着两只拳头都要砸过来的一瞬间,两记重拳毫不客气的迎了上去 ,拳头对拳头,却是发出了一阵大锤砸大墙的声音。 喀嚓…… 骨节脆裂的声响细微不可闻,别人听不到,但两个拳手却是听的清清楚楚,拳头上一阵穿心碎裂的疼痛,胳膊上也是一阵错位掰断的声音,两人的眼睛同时瞪的大大的,然后嘴巴咧开,像是慢动作一样,蠕动的喉咙里一声惨叫。 啊! 没有带蓝牙麦克,但这喊的声音却是比女高音还要高,看来这以后两人又可以多一个行业了,站在舞台上唱唱高音。 林昆紧接着一脚踹在了左边的拳手的小腹上,这拳手一声闷哼,脚底下铿铿的倒退,林昆马上又是一脚踹在了右边的拳手的小腹上,这右边的拳手跟左边的拳手一样后退。 两人的身体撞在了擂台的围栏上之后,被那弹性的绳子一拦,紧接着被反弹着又向林昆扑了过来。 林昆这时右手成弓,向着左边扑来的这个拳头的面门就砸了过去,就听砰的一声闷响,哎哟喂听着那个疼哟,这拳手被砸中,整张脸一瞬间都凹了下去,凌空向后飞了出去。 呼通…… 摔倒在地,口鼻流血的晕死了过去。 林昆马上又左手成弓,向着右边扑过来的拳手就砸了出去,一瞬间可以清晰的看到那拳手脸上凄惨恐惧的表情,嘴巴咧开了似乎在那大喊着不要,但声音还不等出口,整个人已经凌空倒飞了出去,和他一起打假拳的同伙一样,口鼻流血两眼翻白。 狂,霸,拽! 简单的三个字,被林昆方才简单的几个动作展现的淋漓尽致。 台下的一群人多少都是喜欢武术的,那看向林昆的目光,还有脸上的表情,马上迅速的转变,又先前的鄙夷不屑,变成了言之不出的崇拜,甚至有人都想要奉献膝盖了,脑门一磕喊上一声师傅,几年以后自己就能成为一方好汉了。 林昆微微扬起头,向二楼的鲁大猛和郝建勇看过去,迷离的灯光下,鲁大猛和郝建勇的脸上都抽搐了一下,两人愤懑的一声低吼,相继从楼上冲了下来。 擂台下的人群纷纷给两人让开了一条路,两人先后跳上了擂台和林昆对视。 脑袋上顶着一撮花花绿绿的鲁大猛,语气阴森的冲林昆问道:“小子,你到底是什么人,我们兄弟和你有什么过节!” 一头长发飘逸,但丑的可以的郝建勇紧跟着道:“说出来,咱们让你死的明白!” 林昆一把扯掉了耳朵上挂着的蓝牙麦克,平静的脸色涌现一抹萧杀,道:“说出来,我让你们死的明白。杨星雨认识么?” 两人闻言对视,然后一起摇头,旋即脸上的表情同时剧烈一变,异口同声的说:“你是说那个不知死活的小子?” “敢打我林昆的师弟,我得让整个沈城的人都知道知道下场,我也得让辽疆省的人知道,我林昆是讲道理的,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定不会让他有好果子吃!” 说着,林昆已经向两人走了过来,话已经说了,再多就是废话了,跟眼前这两个家伙动手都是浪费体力,没必要再浪费唾沫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