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四章:镇派出所 - 神兵奶爸

第一百四十四章:镇派出所

第一百四十四章:镇派出所 夜已幽深,整个磨盘镇完全处于一片静谧之中,马良山顶上的灯光依稀闪烁,从镇子的中央望去,那摇曳不定的灯芒就仿佛垂落天边的星芒。 于亮愤愤然的从山上下来,走到半山腰的地方,他再也忍不住的破口大骂:“麻痹的,一个比一个怂,老子的钱成天都喂狗了,没一个能给老子办事的!” 身后跟着的小弟们见老大发火了,一个个都很识相的拉开距离,低着头不说话。 于亮突然停下来,转过身冲身后的小弟们就吼道:“麻痹的,你们倒是给老子出出主意啊,打是打不过那厮了,难道要老子的气白受了?” 一阵凉飕飕的山风袭来,吹的这些个小弟的心底一片冰凉,这凉意一直爬上了后脊背,他们平日里在镇上都是耀武扬威的主,可在于亮的面前完全就像是孙子一样,有道是吃人嘴短拿人手短,要是没有于亮这棵大树靠着,他们就是再牛逼,在磨盘镇上也混不到今天这地步。 小弟们全都微微低着头,七八个人一个吭声也没有,于亮目光从每个人的脸上扫过,心底说不出的一杆火又喷了出来,怒吼道:“你们特么的都不说话是吧,你们都不说话从明天开始,你们谁都别再跟着我了!” 不跟着于亮混,他们这些个小弟就无异于丧家犬,以后也就过不了现在这么逍遥法外吃香的喝辣的生活,这是他们这些好吃懒惰的无赖最担心的。 马上就有人上前献计道:“亮哥,既然咱们这种强硬的手段治不了他,可以试试动用政府的力量……” 又有人跟着附和道:“找派出所!” 其他人也都纷纷跟着附和:“对,让派出所出面抓他,就算他再牛逼,也不敢跟人民警察对着干吧!” 于亮摸摸下巴若有所思,这个办法不失为一个良策,把林昆给抓进了派出所之后,他还不是想怎么折磨他就怎么折磨他,他老子是磨盘镇的一把手,那派出所不就等于他自己家开的一样么。 于亮突然哈哈大笑了两声,走过去拍了拍第一个开口说话的那小弟的肩膀,“狗子,行啊你小子,这个办法不错,明天一早我就去找派出所的老秦,让他把那小子给抓起来铐上,到时候咱们再去派出所里……” 于亮话到一半故意留了个尾音,几个小弟马上围过来会意的笑了笑。 清晨的阳光透过天边照射过来,冯远志穿着白色的背心,打着呵欠打开了包子铺的卷帘门,门外不知道什么时候停了一辆白色的警车,冯远志认得那是镇上派出所所长秦老虎的车,他揉着眼睛刚要看清楚,突然就从车上冲下来四个人,这四个人都是阵上的熟脸,为首的正是那个秦老虎。 “秦所……”冯远志完全没搞清楚状况,刚开口想要打个招呼顺便问个究竟,秦老虎已经当先把他推到了一边,领着身后的三个民警冲进了包子铺里,秦老虎站在包子铺的中间,像模像样的左右打量了一圈后,回过头冲跟过来的冯远志厉声问道:“冯远志,你把人藏哪儿去了!” 冯远志完全懵了,“秦所长,谁啊?” 秦老虎抖着一脸的横肉,露出几分凶相道:“装什么算,你的远房亲戚!” 冯远志微微一怔,旋即马上明白,这秦老虎说的肯定是林昆,可究竟为什么事呢,他刚要开口问个明白,秦老虎已经过来抓起他的衣领了。 “冯远志,别磨蹭,快说人在哪了!”秦老虎瞪着他那双牛球大的眼睛吼道。 “在……在楼上。”冯远志道,马上又反问一句:“秦所长,我那侄子他到底犯了什么事啊?” “犯了什么事儿?”秦老虎冷哼一声,道:“犯什么事是你该知道的么?”转过头冲三个手下一声令下,道:“你们三个上楼把人带下来!” 林昆还躺在地上做着春秋大梦呢,房间的门就突然被一脚踹开,然后他们整个人就在毫无防备的情况下被拎了起来,一双冰凉的手铐铐在了他的手上,他抬起手揉了揉眼眶,三个一身警服的黑脸警察站在面前,其中一个厉声问道:“你就是冯远志的远房亲戚?” 林昆打了个哈欠,咧嘴一笑,道:“是啊,警察同志,你们抓错人了吧。” 那警察冷嗤一声,“抓你的就是你,跟我们走一趟吧!” 看着这几个警察,林昆已经猜到了这肯定和于亮那小子有关系,他老子是镇上的一把手,叫来几个警察来难为自己还不简单?可抓人总得有理由吧,林昆不依不饶的又问道:“警察同志,你们抓人得有理由吧,就这么稀里糊涂的把我抓走,我不服气啊,我要向你们的上级投诉你们!” “哼,有本事你就投诉,这里是磨盘镇,我们想抓人就抓,抓人自然有我们的理由,你想投诉没问题,先到我们所里走一趟再投诉吧!” 明显的飞扬跋扈不讲道理,林昆笑着点头道:“警察同志,你们牛逼,我跟你们走一趟。” 三个民警刚要押着林昆走出房间,床底下突然扑棱棱传来一声尖锐的叫声,一道暗红色的身影冲了出来,冲着押着林昆的一个民警就冲过来,一瞬间几乎所有人都没有反应过来,那押着林昆的民警只觉得后脑勺微凉,一股透彻的杀气瞬间蔓延了开来,林昆这时赶紧喊了一句:“红叶,停!” 小海东青的身影马上从半空中落下,站在了地上,林昆紧跟着冲小家伙使了个眼色:“回去!”小海东青一听之后,马上扑棱棱的回到了床底,等三个民警回过头的时候,已经不见小海东青的踪影了。 “什么东西?”三个民警皱起眉头问道,目光在房间里四处打量。 林昆有意吓唬三个人一下,道:“我以前在杂技团待过,把一条驯化过的眼镜蛇一直带在身边,那东西可是剧毒,咬一口就能让人七窍流血,三位警察大人还是不要找的好,要是一旦被它咬上了一口……” 三个民警的脸色瞬间黑了下来,推着林昆就往屋外走,林昆回过头冲床上有些发愣的冯佳明叮嘱道:“佳明啊,帮我照顾好红叶,它喜欢吃肉。” 三个民警几乎是押着林昆从楼上跑下来了,等冯佳慧和韩心穿好衣服从房间里出来的时候,林昆已经被他们押到了警车上,秦老虎不明白怎么回事,等到了车上三个手下才告诉他:“秦所长,屋里有眼镜蛇!” 秦老虎眉头顿时就皱了起来,冲三个一脸惊慌的手下训斥道:“麻痹的,就一条眼镜蛇有什么好怕的,至于把你们吓的像是见了鬼一样么!” “秦所长,那眼镜蛇是剧毒,被它咬一口几个小时就会七窍流血而死。” “死你个头!”秦老虎抬手冲这个手下的脑袋拍了一记,“谁告诉你的!” 三个手下纷纷将目光看向林昆,林昆此时一脸得意的笑容,一副看好戏的样子,秦老虎黑着脸又冲手下骂了一句:“你们特么的猪脑子么,他说什么你们就信什么?”转过头来冲林昆问道:“屋里真有眼镜蛇?” 林昆呵呵的一笑,轻佻的道:“显然没有。” 秦老虎的脸顿时更黑了,道:“那那到底是什么东西?” 林昆笑着说:“一只我养的小猫。”必须得撒谎,否则告诉这些人房间里的是一只鹰隼或者直接说一只海东青,这四个人肯定会趁机大做文章,国家野生动物保护的法律有明文规定,不准私自捕获饲养鹰隼。 秦老虎冷哼一声,没有再说话,吉普车很快就到了镇上的派出所,镇上的派出所是和镇政府在一起,秦老虎先从车上下来,然后三个手下押着林昆跟在他的后面进了镇政府院里的一个单独小建筑,派出所就在那里面。 全国的派出所大小不同,但几乎都是一样的结构,秦老虎让三个手下把林昆押进了一个简陋的审讯室里,所谓的审讯室只是一个单独的小房间,前脚这三个民警刚把林昆押金审讯室里关起来,于亮后脚就出现在了派出所里,秦老虎马上毕恭毕敬的迎上去,叫了声:“于公子……” “人在里面了?”于亮一脸嚣张的说。 “嗯。” “铐上了?” “铐上了。” “呵呵……”于亮满意的一笑,拍拍秦老虎的肩膀,“老秦啊,干的好!这个人情我会记住的。” “于公子,你太客气了,这点小忙算什么。”秦老虎毕恭毕敬的说道,他一个镇上派出所的所长,官位已经不低了,但谁让眼前这个王八蛋的老子是镇上一把手呢。 于亮隐讳的冲秦老虎递了个眼色,秦老虎马上会意,冲着审讯的方向喊道:“把嫌犯铐住了,没什么事你们先出来吧,我亲自进去审他!” 审讯室里的三个民警又掏出了两个手铐,这样的事他们又不是第一次干,走到林昆的面前把林昆的双脚分别靠在窗边的暖气片上,林昆没有反抗,只是轻佻的冲这三个人问道:“警察同志,没必要这么夸张吧?” “闭嘴!”其中一个民警冷冷的呵斥道:“到了我们这你就放老实点,少废话!” 林昆嘴角轻佻的笑了笑,三个民警走出审讯室的时候,他淡淡的说了句:“你们这么牛x是会后悔的。” 三个民警根本就不搭理他,头也不回的走了出去,砰的一声关上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