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四百四十四章:踢酒吧(1) - 神兵奶爸

第一千四百四十四章:踢酒吧(1)

第一千四百四十四章:踢酒吧(1) 单枪匹马一个人,就放翻了十几个人,这彪悍的实力,直接将周围的人全都给惊呆了,以至于林昆走在走廊里,周围那惊恐而又崇拜的复杂目光,啪啪啪的直往他身上打。 野马车一声咆哮,驶出了医院大院,那最开始还拦着林昆的保安,刚刚通过对讲机了解到了楼上的情况,此时望向野马车尾灯的目光里,充满了惊恐与庆幸,幸亏刚才自己没跟那年轻人死缠烂打,否则的话这会儿估计躺进医院里了。 这保安大兄弟再看两辆面包车,那一群人虽说也是得罪不得起,但趁着周围没人注意,他一口唾沫吐在了车窗上,小声的啐骂了一句:“一群仗势欺人的狗东西,让人给削了吧!” 野马车一路咆哮,向着‘武术酒吧’驶去,这武术酒吧和维多利亚就吧不在同一条酒吧一条街,维多利亚酒吧偏东,这武术酒吧偏北,沈城一共三个出名的酒吧一条街,这武术酒吧所在的那条酒吧街,被称作沈城最有特色的酒吧街。 这街上的酒吧主题多样,有‘萝莉酒吧’、‘御姐酒吧’、‘贵妇酒吧’,还有以国家地域而命名的酒吧,如‘新西兰酒吧’、‘俄罗斯风情酒吧’、‘西班牙传奇酒吧’,还有一些干脆用国内外的伟人名命名的酒吧,总之很多样化。 这些独特的酒吧,里面都有相应的特点,也成为了招揽客人的一种手段,在沈城这条酒吧街的名头可是盖过维多利亚酒吧所在的那条酒吧一条街。 此时,刚刚晚上十一点多钟,正是夜生活揭开帷幕的好时候,林昆的野马车直接驶入了热闹的酒吧街上,轰隆隆的发动机咆哮声,顿时引来了一群人的侧目,男人的目光中除了惊艳之外,多是羡慕嫉妒恨,女人的目光就比较单纯了,除了惊艳之外,再就是媚眼猛抛,想搭上这个有钱男。 这偶尔到夜场里放松一次的姑娘,也属于正常,但经常泡在夜场里的姑娘,有几个不是心灵空虚,希望傍上多金帅气的男人,甚至绝大数的时候,干脆只要多金就行,长相和年龄都是次要。 唉…… 要说女人总喜欢骂男人是流氓,其实她们内心的腹黑想法,真要是说起来,可一点都不比男人的想法猥琐,甚至更狡猾。 男人吧,最多只是本能的驱使,女人则心中各怀鬼胎。 当然了,也不是说没有好女人。 吱嘎! 野马车停在了武术酒吧的门口,一瞅这名字就是主题酒吧,门口站着的服务员,一个身体挺的倍直,不管是男是女,都穿着传统古朴式的武者行头,瞧上去各个都是倍精神。 车子一停下,正好挡在了这武术酒吧的正门口,保安肯定不让啊。 值得一说的是,就连这儿的保安,都不似别的地方保安那样穿着保安服戴着大沿帽,一个个也都是穿着武者的行头。 啧啧啧…… 还真是有范儿啊! “顾客您好,您的车不能停这儿,我们有专门的停车场。” 这保安看起来倍精神,但笑起来也是很和煦,就冲人家这专业的精神,估摸着工资也要比普通的保安高上不少。 林昆瞥了面前的两个保安一眼,没搭理他们,他今晚过来本来就是奔着砸场子来的,麻痹的敢动老子的师弟,老子得让这群觉得自己练了几天武术就可以牛x哄哄的玩意儿明白,谁特么的才是这沈城乃至整个辽疆省地下世界里的王! 林昆径直的向酒吧里走去,两个精神抖擞的保安对视一眼,脸上的笑容突然一冷,脚底下两个快步便拦在了林昆的面前。 “先生,请把您的车子挪开,您这样耽误我们酒吧做生意。” 还是一脸和煦礼貌的笑容,但这笑容里明显透出几分寒气,这意思很明显,咱们先跟你先礼后兵,要再不识好歹的话,可就别怪咱不客气了。 “呵呵……” 林昆冷的一笑,目光平静的看着两个保安道:“鲁大猛和邵建勇两个你们认识么,把他们两个给我叫出来,车我就开走。” 两个保安眼睛微微一眯,脸上有些诧异,旋即嘴上又是一笑,道:“先生,不知道您找我们鲁哥和邵哥有什么事,或者说您跟他们认识么,叫什么名字,我们也要进去通报。” 林昆冷的一笑,道:“不用那么麻烦了,我进去他们自然就出来了。”说着,就要从两个保安的中间走过去。 两个保安却是将肩膀往一起靠了一下,挡住了林昆的去路,脸上还是一副不恼不火的表情,但已经是皮笑肉不笑了,语气有些漠然道:“先生,既然您这么不配合,也别怪我们把话说的难听,像您这样打着旗号来场子里闹事的我们没少见,被我们就地收拾的也不少,所以还是劝你……” 话不用说完,意思已经很明显了,你小子要是再往前,咱们可就不客气了。 “那好吧,今天我就从这外头打到里头,给你们破一次例。”林昆语气轻佻的笑道,这说话的模样就像是在开玩笑一样。 话音刚落,不等迎面的两个保安做出反应,林昆的一只大拳头已经凿了出来,没有任何的花哨,也没有任何的拖泥带水,直接一拳就扪在了对面这个小保安的鼻梁上…… 喀嚓! 一声清脆的声响,夹杂着骨头断裂的声音,这保安‘嗷’的惨叫一声,声音凄惨的程度简直难以形容,捂着鼻子就倒飞了出去,呼通一声摔在了身后酒吧门口的两层台阶上。 另一个保安顿时懵了,这前后不到一秒钟的功夫,自己的同伴就飞了,等他回过神抄起腰间的胶皮警棍,就要向林昆劈过来的时候,只见林昆嘴角挂着一抹戏谑般的冷笑,蒲扇般的大巴掌,已经冲着他的脸颊抽了下来——啪! “哼!” 这保安一声闷哼,身体整个如同陀螺一般向后边退边转了两圈,两只眼睛冒着无数的小金星,呼通一声躺在地上。 门口站着的服务员见外面有人闹事,赶紧拿起了对讲机就开始联系酒吧的安保部门,与此同时大街上见这边有热闹可看,那一个个本来就心灵空虚寂寞的小年轻们,马上聚集了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