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四百四十二章:调戏师妹 - 神兵奶爸

第一千四百四十二章:调戏师妹

第一千四百四十二章:调戏师妹 一听曲涵蕾欲言又止,语气里缠绕着一丝紧张担忧,林昆知道一定是杨星雨出事了,他和杨星雨虽说算不上多了解,但第一感觉错不了,杨星雨不是一个会主动惹事的人。 “师妹,到底怎么回事?”林昆问道。 “师兄,我……” 曲涵蕾还是欲言又止,林昆马上接过话头,说:“师妹,师傅和师娘临终的时候,都托付我要好好的照顾你和星雨,你和星雨不管遇到什么事情,我这个当师兄的都有义务为你们扛。” “师兄……” 曲涵蕾深吸一口气,道:“星雨被一个武馆的人打伤了。” “好,你们现在在哪。”林昆的语气突然变的沉稳起来。 “我们在……” 挂断了电话,林昆来到了卧室的门前,轻轻的敲了下门,道:“媳妇,我师弟突然出了点事,我得马上出去一趟。” 卧室里没有动静,楚静瑶背靠着房间门,心说我才不上你的当呢。 “媳妇,我没骗你,我师弟星雨被人打了,我得马上过去,等晚一点回来再收拾你。”说完,林昆无奈苦笑,转身走了。 砰…… 房门关上的声音,楚静瑶靠在房间的门后,心说我才不上你的当呢,一定是骗我离开了,再让我忍不住好奇开门,然后再…… 不得不说,咱们的楚大美女想的实在太周到了,可惜她没料到,咱们的林大兵王确实没撒谎。 等了半天,也不见外面有动静,楚静瑶终究还是耐不住好奇心,轻轻的推开了门,只留一道小缝,万一林昆真没走,她能第一时间把门关上。 客厅里亮着灯,没有一点声音,楚静瑶慢慢将门打开,还是没有动静,她光着脚丫,慢慢的从房间里出来,试着喊了声:“林昆,你在哪了,快给我出来,别突然吓到我。” 没有人回应。 “林昆?” 楚静瑶一直走到了客厅,再到卫生间,再到阳台上,还是没人。 “真走了?”楚静瑶自言自语,拿起手机给林昆打了过去。 林昆下楼之后,直接开着野马车就向曲涵蕾给出的地址驶去,是在沈城偏北的人民医院里。 刚驶出不远,兜里的手机就嗡嗡的震动起来,一看是楚静瑶打来的,林昆嘴角狡黠的一笑,道:“媳妇,这么快就想我了?” “你真有事?”楚静瑶略带质问又略带生气的声音传来。 “真有事,我师弟星雨被人打了,我得过去看看到底怎么回事。”怕楚静瑶不相信,林昆又补充道:“我可以对着路灯发誓!”边说,还歪着脖子夹着手机,有模有样的举起手来了。 “好了,你好好开车吧,当心一点。”楚静瑶关心的道。 “遵命,老婆!”林昆咧嘴一笑,这心里头却是暖暖的。 野马车一路疾驰,一路上交通还算畅通,不到一个小时,黑色的车身仿若一道黑色的闪电,冲进了人民医院的大院。 “哎,你怎么开车呢!” 林昆刚从车上下来,一个保安大哥就黑着一张脸过来质问。 “急事,理解万岁。”林昆笑着冲保安大哥抛下一句,也不顾后者什么反应,噔噔噔的就上了台阶,向医院里跑去。 保安大哥站在医院的大门口,一边跺着脚,一边扯开嗓门就冲林昆的背影喊道:“小子,这大门口不准停车!” 这保安大哥刚刚喊完,身旁吱嘎吱嘎的一连两声的刹车声,两辆灰色的面包车停了下来,车门哗啦一下拉开,跳下一群身材不是一般健壮的大汉,这身形一看就是练过的。 这保安大哥本来还想再叫唤两声呢,结果一瞅人家这么多人,马上就蔫吧了,拧了拧大檐帽,转身灰溜溜的到边上去了。 杨星雨在三楼的病房,林昆按照曲涵蕾给的病房号码找到了病房,敲了一下门就推门进来,曲涵蕾正在那收拾住院用的东西,杨星雨浑身缠着绷带躺在病床上,一只腿还被吊了起来,时不时还发出‘嘶’的一声痛吟声。 这病房里一共三张病床,林昆一看到杨星雨的惨状,也不顾其他在场,顿时脑门一黑就怒了,冲曲涵蕾问道:“这特么谁动的手!” 曲涵蕾闻声回头,看见林昆之后,心中总算是找到了依靠,强忍着的眼泪也一下子就流了出来,哽咽的喊了声:“师兄……” 林昆走了过来,脸上怒色不减,看了一眼杨星雨,回过头盯着曲涵蕾道:“师妹,先别哭,到底谁把师弟打成这样!” 不等曲涵蕾开口,病床上的杨星雨语气夹杂着痛吟,道:“师兄,那些人都是当地的武馆里的人,不太好惹,还是算了吧,只是那个‘擎天柱’武馆的大少非要纠缠师姐,我实在看不过就跟他们动手了,师兄,你一定要保护师姐啊!” 说的激动,不小心抻到了身上的伤口,杨星雨疼的一阵呲牙。 “擎天柱?” 林昆回过头看向曲涵蕾,道:“师妹,这到底怎么回事?” 曲涵蕾道:“前段时间,我们那儿去了一个会员,他是我们健身会所里的超级vip,他看到了我在那儿教小朋友们武术,就非要跟我切磋,我本来拒绝,但我们经理非要让我跟他切磋,结果切磋的过程中,我就不小心踢了他一脚……” “踢哪了?”林昆问。 “他故意对我动手动脚,我就踢他下面了……”曲涵蕾的脸顿时红了,接着说:“其实我当时只是想给他一个教训,根本没用多大的力道,结果他却赖我说我把他踢废了,坏了他的终身大事,还派人来死缠着我,要我嫁给他。” “所以星雨就跟他们动手了?”林昆道。 “嗯,本来星雨打了他们两个人,结果又来了一大群人,少说也有十几个,里面有几个人身手不错,星雨招架不住。”曲涵蕾越说心里越难过:“当时,我被他们硬拖到了一边,这件事都是因为我不好,否则师弟也不会挨打了。” “师妹,遇到了这样的事,为什么不第一时间告诉我,你们眼里还有没有我这个师兄?”林昆挑起眉毛,生气的道。 话音刚落,病房的门砰的一声被踹开了,冷冷的一声传来,“就是告诉你了,又能怎么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