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四百四十章:紧急会议 - 神兵奶爸

第一千四百四十章:紧急会议

第一千四百四十章:紧急会议 呼吸声…… 凝带着一抹血腥的杀气,周典双眼血红,手中握着杀人的刀。 上一次杀人,他已经记不清是什么时候了,杀的好像是一个红缨帮安插在他洪林门的卧底,那小子在洪林门卧底三年,最终还是被揪了出来,虽然任何情报都没向外传递,但周典还是握着刀子,亲手把他的脖子剌开,血洒了一地。 洪林门召开紧急会议,就在这大院里的一个偏房,外貌普通的老宅子,内里的装修却不是单单‘奢华’两字能够形容。 周典在吉森省扎根了几十年,揽的不义之财都能堆成山了,钱到多了自然就要挥霍,在花钱上他可是毫不手软。 这一点,他比败在他手上的秦兄弟们都要有过之,那些人就是因为吝惜钱财,到最后身边没有人愿意为他们卖命,甚至他们身边昔日的得力干将,最终都被周典给收买了。 紧急会议到场的只有四个人,算上周典在内也一共五个人。 周典坐在主位,其余的四人分别坐在两侧,左手文右手武,这四个人都是跟了他多年,对他忠心耿耿绝无二心之辈。 左手边的两个人,其中一个年龄稍长,看上去比周典还要大上几岁的圆脸老人,名叫福伯,是周典小时候的玩伴,此人非常有才,掌管着洪林门上上下下所有场子的经营。 另一个左边嘴角长了一颗黑痣,仪表堂堂却给人阴险狡猾感觉的叫宇文晨,是周典身边的一号军事,没少为周典出谋划策。 右手边的两个人,其中一个面色阴沉,脸上有好几处伤疤的名叫华戟,是周典身边的一号打手,曾单手持刀砍翻过百十人的对手。 另一个满面微笑红光焕发的胖子,名叫廖群,看似毫无杀气可言,却是不知道多少个周典的对手死在他的手上。 桌子上摆放着茶壶和茶具,廖群这个双手上沾满无数血腥的刽子手,笑呵呵的端起茶壶给每个人倒茶,先是一杯端到了周典的面前,再一杯端到了福伯的面前,周典默不作声,脸色阴沉的令人胆颤,福伯笑呵呵的说了声:“谢谢小廖!” “福伯,跟我你还客气啥。”廖群笑眯眯的说着,又倒了两杯茶,但并没有主动递到华戟和宇文晨的跟前,而是两人主动过来拿。 这个看似不起眼的小细节,其实也说明了四个人互相间的地位,除了周典之外,四个人的位置算是平起平坐的,廖群之所以给福伯递酒,那是因为福伯年长,安长辈的礼仪对待。 周典端起茶杯小小的抿了口,道:“我把你们四个叫来,想必知道是什么事了吧?” 华戟、宇文晨、廖群三个人不开口,都等着福伯说话呢,福伯放下茶杯,脸上的表情涌现几抹哀伤,道:“知道,小涛那孩子……” 福伯收住话音,换做一声长叹,道:“唉,这个仇得报啊!” 周典面色阴沉的道:“老福,你可知道害死小涛的是谁?” 福伯点点头道:“是中港市的那条过江龙,现在又跑到了沈城,这个年轻人的背景我查过,曾经是漠北军区的尖头兵。” 周典问道:“老福,那你觉得我们和他对上,胜算几分?” 福伯沉思片刻道:“就我们洪林门目前的实力,还是有可能踏平百凤门的,即便他身手了得,我们又不是没有牌打,小华和小廖的身手,我想即便一对一胜不了,两人一起总是有胜算的吧。” 砰! 福伯的话音刚落,华戟就将拳头砸在了桌子上,声音巨大,桌子上的茶杯里喷出一片的茶水,湿了那珍贵的红木桌面。 “我不信他那么厉害!”华戟面色阴沉,语气透着杀气道。 廖群这时也嘻嘻哈哈的笑道:“就是,我也不信他能那么厉害,我跟周先生也有十多年了,还没遇到过需要我和老华一起联手对付的对手呢,有机会可得好好会会这小子。” 福伯尴尬的笑了笑,周典这时瞪了华戟和廖群一眼,道:“我和没和你们说过,纵使天下第一,也不能轻敌!”语气里满满的都是训斥的口吻。 华戟和廖群听后都默不作声,华戟依旧脸色阴沉,廖群还是一脸嘻笑的模样,只不过脸色微微有些红,好像不太好意思。 周典看向宇文晨,道:“文晨,你有什么见解,说说。” 宇文晨微微一笑,道:“周先生,见解倒是谈不上,我倒是觉得六少爷的这个仇得报,否则我们洪林门就落了威风,这以后在东三省的地下世界里,肯定是要被人嘲笑的。” “远的咱先不说,就说那红缨帮,保不准在背后怎么笑话我们诟病我们呢,姓杨的那老家伙本来就不怎么同意杨小姐和我们六少爷的婚事,这一下他们倒是乐得六少爷被……” 周典默不作声,宇文晨的眼珠子滴溜溜的转了转,知道自己刚才说的这些话,都没说进周典的心坎上,于是马上换上了一副口吻道:“周先生,我觉得我们倒是可以趁这个机会踏平它百凤门,一并把辽疆省的地盘都归到我们手上。” 周典呵呵一笑,道:“文晨,这恐怕是你的真实目的吧。” 宇文晨笑着道:“周先生,您也别怪我想事情太从利益出发,如今六少爷已经遇害,我们目前能做的,就是最大程度的从六少爷的遇害上捞一些好处过来,并且还可以借机拽上红缨帮,怎么说六少爷也是他们未过门的女婿不是?” 福伯道:“文晨,你的这个想法是好的,可红缨帮会答应么?” 宇文晨嘿嘿的冷笑说:“不答应更好,我们就以不仁不义的名声,马上吞掉它红缨帮在吉森省最后的一点实力。都这么多年了,咱们洪林门一直和它红缨帮相安无事,也该动点干戈了,这吉森省注定是我们周先生一个人的天下!” 周典点了点头,阴沉的脸上总算松懈了一点,道:“文晨说的不错,但你们可能都不知道一点,这个姓林的根基在燕京,我现在有心想要跟他争一个高下,也是顾虑重重啊。” 福伯道:“周先生,之前这个姓林的关系,你跟我说过一点,他真的是跟朱家有关系么?” 周典道:“是啊,只是暂时还没摸清楚到底和周家什么关系。”说着,周典将目光从其他三人的脸上扫视一遍,道:“今天这事,你们谁要是说出去,可别怪我周典翻脸!” 宇文晨表情惊讶,道:“周先生,你说的朱家是那个朱家么?” 周典道:“不是那个朱家,还有哪个家族能让我如此忌惮!不过还有一个好消息,暗中有人肯支持我们,不过我已经管不了那么多了,他既然敢杀我的儿子,我就必须给他点颜色瞧瞧!” 砰! 说完,大巴掌往桌子上一拍,周典满脸萧杀的站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