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四百三十九章:杀人红 - 神兵奶爸

第一千四百三十九章:杀人红

第一千四百三十九章:杀人红 “徐老三,知道我今天为什么把你叫来么?”周典坐在床上,面色阴沉的吓人,仿佛一头被困久了的野兽,正亮出它的獠牙。 被唤作徐老三的老人呵呵一笑,满是皱纹的脸上看不出悲喜,道:“周先生亲自叫人请我过来,怕不是什么好事。” 周典冷笑一声,道:“你这个自称是吉森省第一智囊的老家伙倒也不蠢,那我就再给你一次机会,说说原因吧。” 徐三笑着说:“想必是汉涛在沈城遇到了什么麻烦吧。我已经一个多星期没跟他联系了,联系了也没用,这孩子主意正,到了沈城以后,就把我的话当成耳边风了,唉……”末了的这一声长叹,道出了徐三心中的些许无奈。 “当初忽悠我儿子去沈城的是你,现在我儿子出事了,你倒是一下子把责任都推卸到我儿子的身上,徐老三,你挺会玩的啊?”周典冷冷的道,微微睁大的瞳孔,已经弥漫开杀气。 “周先生,能告诉我汉涛到底出了什么事么?”徐三面色平静的说:“当务之急,我觉得还是先解决汉涛的麻烦为妙。” “解决汉涛的麻烦?”周典冷哼一声,道:“你是说给汉涛选墓地么!”声音陡然的拔高,整个人腾的一下站了起来。 身旁的两个服侍的小尤物,赶紧让到一边,对面押着徐三的两名手下,也是惊的哆嗦了一下。 周典年轻的时候,那也是拎着砍刀放过人血的,一身煞气不轻。 徐三眉头一皱,脸上成惊骇状,道:“周先生,你的意思是……汉涛,他,他死了?” “哼!” 周典冷声里透着杀气,道:“要不是你当初忽悠我儿去沈城,今日他怎么会招致如此的祸事,你不是喜欢为我儿出谋划策么,今天我就让你去下面陪我儿子,看我儿还信你不!” “哈哈……” 闻言,徐三突然放声大笑起来,看着已经怒不可遏的周典,冷笑说:“周典,本来我还以为你是一个识大体的人,没想到你居然也是这般的小肚鸡肠,我能体会你的丧子之痛,可你真正的敌人不是我徐三,而是杀了你儿子的凶手!” “汉涛喊我一声老师,我自当为他出谋划策,可当初我给他的建议是去联合沈城的本土实力,也就是沈城的王勤虎,可他偏偏不听,要来一个螳螂捕蝉黄雀在后,结果却惹来了杀身之祸,今天你若铁了心要杀我,我也逃不掉,但我最终还是要奉劝你一句,可不要学你儿子小看了敌人!” “好,谢谢你的忠告!”周典齿缝里蹦出几个字,冲两名手下递了个眼色。 这两名手下都是常年跟着周典混的,周典放个屁两人都知道什么味儿的,马上掏出了刀子,冲着徐三的肚子就捅去。 噗嗤…… 两声刀子入肉的声响,徐三应声惨叫一声,嘴角溢出两道鲜血,瞪大着眼睛恨恨不甘的看着周典说:“周典,你还真动手啊,你儿子的死又不是我的错,你这个滥杀无辜的……” 噗嗤、噗嗤! 不等徐三把话说完,两名手下抽出了刀子,两道血浪喷了出来,空气中弥漫开一股浓浓的血腥,徐三两条膝盖一软,扑腾跪在了地上,两只手捂着肚子,鲜血汩汩的往外流。 “啊!” 床上的两个小尤物尖叫了一声,小脸惊吓的煞白,身子往后靠。 周典从床上跳了下来,从手下的手里接过刀子,向着徐三的脖子一抹,嗤啦的一声响,喉咙硬生生的剌开,徐三僵硬的扭过头,眼神里满是不甘,呼通一声倒在了血泊中。 “抬出去!” 周典冷冷的道,两名手下抬起徐三的尸体便退了出去。 房间里,血腥依旧弥漫,地上的一摊鲜血分外的刺眼,周典回过头,看了一眼床上的两个小尤物,两人都是一副吓破了胆的模样。 周典嘴角阴测测的一笑,问道:“怎么,这就害怕了?” 两人不吭声,紧张的两只小手攥在一起。 “我周典就是个杀人魔,你们不是喜欢我的钱么?陪我一天是两万块,现在我们玩一个游戏,你们两个到地上,把那一滩血给舔干净了,我每人给你们一百万,怎么样?” 周典冷冷的笑道,脸上满是阴森的意味,目光游弋在两个小尤物之间。 两个小尤物彼此对视了一眼,然后一起向周典摇头,她们是爱钱,为了钱可以出卖自己的皮肉,但叫他们去舔死人的血,他们真的做不来。 “不肯舔是吧?” 周典阴冷的笑道:“我刚才忘把话说完了,你们如果不舔,那就把命留在这儿,看了不该看的东西,就得死!” “周先生,我们……我们什么都没看见。” “对,我们什么都没看见。” 两个小尤物连连道,说话的时候整个人都哆嗦起来,冷汗已经渗出了额头。 “在我的地盘,我说的算,我说要你们死,你们绝对活不了!”周典阴沉着一张脸,狠声道:“我没有耐心跟你们在这儿耗,只给你们三秒钟的时间,要么舔,要么死!” “一!” “二!” “三……” 周典不急不缓的数道,当数到三,话音刚落,两个小尤物马上从床上下来,抢着跪在了那摊血迹旁,伸出手舔了起来。 “呕!” 实在受不了这内心的煎熬与折磨,其中一个长头发的小尤物,张开嘴便开始呕吐了起来,空气中的气味顿时更难闻了。 而另一个小尤物,也实在受不了血腥与呕吐的臭味混合,也张开嘴呕了起来。 周典回过头,冷冷的看着两个人,道:“这是你们自己要死的,可怨不得我。” “周先生,不要……” “周先生,我不想死!” 唰! 周典转过身,从床底下抽出了一把短刀,向着其中一个小尤物的脖子抹了过去,嗤啦的一声响,小尤物还不等发出惨叫,整个人就已经倒在了血泊中,眼睛瞪的大大,充满怨念与不甘。 另一个小尤物吓的怔住了,站起来就想要逃,结果就听噗嗤的一声响,短刀直接插入了她的背心,从她的前胸透了出来,这小尤物缓缓低下头,看着胸前透出的沾血的刀尖,两只眼睛一翻白,整个人软瘫倒地,血水迅速染红了地面…… 本来就是红色地板的地面,变的更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