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三章:恶道士(3) - 神兵奶爸

第一百四十三章:恶道士(3)

第一百四十三章:恶道士(3) 作为曾经的兵王、出色的侦查员、经过国家特工培训毕业的合格特工,在与恶道士交手的过程中,林昆的脑袋里不停的在琢磨,这恶道士到底是什么身份。 首先,这名恶道士的身手不俗,在磨盘镇这样僻远的乡镇里,正常来说是不应该蛰伏这样的高手的,他虽然穿着一身道袍,可他身上所散发出的那股浓烈的煞气,绝对不像是一个正常的出家人所应该具有的。 难道是一个在逃的案犯?杀了人越了货之后躲到了这个僻壤的乡镇里…… 面对恶道士的攻击,林昆丝毫不敢大意,以他多年对敌的经验,这名恶道士出手狠辣,几乎招招都是奔着致命而来,极有可能是佣兵出身。 华夏佣兵千千万,但凡能成为佣兵的角色,绝对都是些可以比肩特种部队的狠人,甚至一些佣兵的前身就是部队里极其出色的精英特种兵。 一连串疯狂的攻击袭来,林昆全都迈着太极八卦步堪堪躲过,能逼着他接连用太极八卦不躲闪的人,至今为止他遇到的不多,眼前这个恶道士显然不是一个普通的狠角色,越是如此林昆的内心越是感到惊奇,这样的一个高手怎么可能轻易的就蛰伏在磨盘镇这样的僻壤乡镇里! 无论攻击多么的犀利,始终触碰不到林昆的衣襟,这让恶道士十分的窝火,他吐着满嘴的酒气‘啊’的一声怒吼,脚下猛的一跺,黑暗中整个桥头仿佛都跟着一颤,挥着一双拳头,爆发出全身的力量向林昆扑来。 林昆眼睛微微一眯,冷笑一声淡定的道:“呵,老子刚才没跟你一般见识,你这还蹬鼻子上脸了!”说话的同时,林昆一双拳头也挥了出去,这一次他丝毫没有再躲闪的意思,不管这恶道士的底细如何,眼下首要的是把他给干趴下。 铿的一声闷响,两拳四手重重的撞击在了一起,紧接着就听一声闷哼响起,恶道士脚下站立不稳,身子不由的就向后倒退,一连退了五步才堪堪停下,而我们的林大兵王站的很稳,不光站的很稳,脸上的表情也很稳。 恶道士这才正面的从心底审视眼前这个年轻人,他强压着喉咙里直欲喷出的咸涩,压低着声音阴测测的问林昆:“小子,你到底什么来路。” 林昆淡淡的一笑,“没什么来路。”向前逼近了两步,一双眼睛炯炯的盯着恶道士,恶道士不由的脸色一颤,目光中透露出一丝畏惧来,不由的向后退了一步,本来在他看来打倒眼前这个年轻人不成问题,可结果人家一出手,他顿时就遭了重创,那绝对力量的碰撞他完全落于下风。 这恶道士也是个能屈能伸的角色,他压低着声音满怀屈辱的冲林昆说道:“兄弟,今天咱们就当打个照面,以后来日方长,即便做不成朋友,我也不想与你为敌。” 林昆呵呵一笑,对于恶道士这种能屈能伸的心态很是佩服,不过今天若换成他是弱势的一方,他要是对恶道士说出这样的一番话,还真不知道恶道士能不能答应放了自己,林昆挥了挥手:“大师,后会有期。” 林昆这么做是有原因的,在没有确定这个恶道士的底细之前,他没必要置人于绝境,而且他还顾及到冯佳慧一家考虑,他在磨盘镇不过待上几天而已,等把于亮缠着冯佳慧的事彻底解决了也就拍拍屁股走人,这时他要是把事情做绝了,惹毛了恶道士,日后这恶道士肯定会把这笔账算在冯佳慧一家的头上,这恶道士本来就是凶名昭昭,到时候做出什么事都不好说。 恶道士两只手叠到一起,像是古代江湖中人告辞一般行了个礼,转身向着马良山的方向走去。 望着恶道士远去的身影,林昆嘴角微微一笑,从兜里掏出了手机,拨通了陆婷的电话,“喂,陆大美女,麻烦你帮我查一下在逃要犯的档案……” 马良山的山路上,恶道士脚下踉跄的向山上走去,刚推开寺观那颓败的破门,院子里马上亮起了灯光,一群人影向他扑了过来,恶道士顿时神情一凛,向后跳了一步,一双拳头马上握紧,眼神警惕的盯着前方。 结果,迎面扑来的这几个人影不是别人,而是于亮和他的小弟们,于亮一直等在小庙观里,等着他师傅把林昆干趴下的消息,见恶道士回来,他马上就迫不及待的问道:“师傅,怎么样了!”目光中满是热切的希冀。 恶道士目光幽怨的瞪着于亮,刚才跟林昆硬碰硬的那记,使他受了不轻的内伤,他这一路上都有意压制着,不让喉咙里的那一阵咸涩吐出来,现在可倒好,被于亮和他的小弟们这么一惊吓,马上就有些忍不住了。 “师傅,你怎么了?”见恶道士不开口,于亮脸上疑惑的问道,嗅了嗅眼前弥漫的酒精气息,道:“师傅,你去喝酒了?正事办没办啊!?” 恶道士还是不开口,一张脸强压着那股子喉咙里涌动出的咸涩憋的通红,于亮本来就是个没有耐心的主,见这恶道士还是不开口,马上就有些急眼的意味,走到恶道士的跟前问:“师傅,咋的了你啊!中邪了?” 话音刚落,就听恶道士‘噗’的一声,喉咙里憋了半天的热腾腾的鲜血,直接全都喷在了于亮的脸上,那浓浓的鲜血带着酒精的气息敷面的感觉,顿时让于亮错愕惊讶的张大了嘴巴,他身后站着的那些小弟们也都懵了。 这……什么情况!? 过了好几秒钟,于亮才从错愕惊讶中反应过来,抬起手摸了摸脸上那浓热散发着酒精与腥气的血浆,他这个表面上嚣张,实际上内心软蛋的货马上发出一声惊惧、撕心裂肺的叫喊——啊! 林昆嘴里叼着根烟卷,晃晃荡荡的回到了包子铺,冯佳慧和韩心一直站在包子铺的门外等他,一起的还有站在一旁石阶上的小海东青,听到了林昆回来的脚步声后,小海东青马上箭一般的向林昆蹿了过去,半跳半飞无比娴熟的爬上了林昆的肩膀,亮起它尖尖的小嘴在林昆的脖子上蹭了两下。 林昆摸了摸小海东青的头,笑着冲两位美女打招呼:“干嘛,在这等我呢?” 韩心没有说话,冯佳慧关切的道:“昆哥,你没事吧?”从答应来到磨盘镇帮她的那一刻起,冯佳慧就越来越觉得林昆亲切,所以改口喊他昆哥。 林昆张开了胳膊,让冯佳慧和韩心打量自己,笑着说:“你们看我像有事的样子么?” 两个大美女看了看,确实不像有啥事的样子,韩心问道:“那个混蛋呢?” “哪个?” “就是那个混蛋道士!”韩心愤愤然的道:“他今天摔了我的相机,碾碎了我的sd卡!” “……”林昆微微一怔,还真没想到那恶道士这么可恶呢,不过他马上就联想到了什么,笑着问韩心:“好端端的,他干嘛摔你的相机啊?” “可能……”其实韩心心里也挺疑惑的,不过想到恶道士最后说的话,她马上就知道为什么了,愤愤然的说道:“因为我拍了他的照片。” 林昆摸摸下巴,看来这个恶道士果然有问题,否则的话干嘛因为韩心拍了他的照片,他就非要摔碎人家的相机,还要把储存相片的sd卡碾碎。 这时,林昆兜里的电话突然响了,他冲两个美女笑了笑,就掏出电话站在一旁接电话,电话是远在中港市的陆婷打开的,陆婷在电话里说:“林先生,按照你给我的条件,我没查出什么在逃的要犯,可能是条件还是有些模糊,你有那个人的照片或者任何的影响资料么?” 林昆对着电话说:“照片和影像资料没有,但我可以描述他的模样。” “好,你说。” “他的头发像枯草,眼神像毒蛇,嘴巴长的像狮子,鼻子长的像大象……” “停!”电话的另一头,陆婷实在听不下去,这尼玛是在描述人的模样么,她边听着林昆描述,边在脑海里绘制这个嫌犯的模样,结果绘制出的是一个像是西游记里的白象精的怪物,还真当这是西游记呢。 “昆哥,我有他的照片。”冯佳慧站在一旁心有灵犀的冲林昆喊道。 林昆回过头,冯佳慧拿着手机走过来,“今天韩心照相的时候,我也悄悄的拍了一张,不过不是很清楚。”说着把手机递到林昆面前,“你看行不行。” 林昆看了看手机,虽然照片距离有些远,放大了之后有些模糊,但明显比他的描述要形象的多,冲冯佳慧竖了下拇指,然后对着电话说:“陆大美女你稍等,这边有一张照片,不过有些模糊,你就凑合着看吧。” 把照片发给了陆婷之后,林昆就挂了电话,这时正好李花从包子铺里出来,招呼门外的三个人进屋吃晚饭,冯佳明从楼上下来,见到林昆后,那年轻的双眸里满是崇拜之色,都因为林昆今天把于亮给‘降伏’了。 晚餐很丰盛,冯远志特意多炒了两个菜,来犒劳在厨房里帮着忙活了一天的林昆,吃饭的冯远志和李花提出建议,明天说什么也不能再让林昆进厨房了,林昆这大老远来的是客人,本来他们是把林昆当作未来女婿,所以才让他进厨房的,结果人家孩子都已经五岁了,跟自己的女儿是没什么可能了,没可能那就是客人,哪有让客人进厨房的道理。 冯远志让冯佳慧明天带着林昆和韩心到镇上的周边转转,冯佳慧欣然答应,林昆见冯远志和李花的态度都坚决,也就不再要求进厨房,答应跟冯佳慧出去散散心,韩心自然不用多说了,她本来就是个喜欢游山玩水的主,自然更是欣然答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