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四百三十章:茶楼谈话 - 神兵奶爸

第一千四百三十章:茶楼谈话

第一千四百三十章:茶楼谈话 梧桐巷茶楼。 已经见了夜色,但茶楼里的客人仍然不少,前任掌柜在的时候,茶楼的生意不说冷清,但像这么热闹的场景却是少见。 梧桐巷茶楼距离繁华市区远,过去真要是谈生意或是聚友,一定不会是这满城老板们的首选之地,只为喝个茶就驱车老远,怎么说都有些差强人意的意思,或是找不到一个理由。 而如今不同了,沈城各界有头有脑的人大多都知道了,这梧桐巷茶楼是沈城地下世界新晋的王者林老大的产业,开业的当天就有省委书记和省长两位大员携家属前来祝贺。 并且,如今这茶楼里的掌柜,还是省委书记的独女千金,听说这韩大小姐美人一枚,和林老大的关系颇为神秘。 如今来这儿茶楼里喝茶会友的大佬们,一是想来沾染一丝茶楼的贵气,另外再一堵韩大小姐的绝美容颜,更重要的是这儿是林老大的地盘,过来混个脸熟准不是什么坏事。 梧桐巷,凤凰阁。 这是梧桐巷茶楼里最高级的包间,在顶楼临窗,屋内的面积不说大,装修虽说精致,但也没好到五星级酒店总套房的标准。 这里的标价是每个小时最低消费八千八百八十八,最值钱的不是那茶壶中馥郁芬香的极品茶叶,而是梧桐巷的这招招牌,以及‘凤凰阁’这三个字。 此时的凤凰阁里,一张古木雕刻着花纹的小方桌旁,楚静瑶和韩心对面而坐,桌上摆着茶海,韩心在一步一步的调茶。 茶很香,是这茶楼里最名贵的茶叶,听说一两就要几十万。 “静瑶姐,请喝茶。” 韩心端着泡好的茶,两只手递到了楚静瑶的面前,笑容温和,端庄大方。 “谢谢!” 楚静瑶微笑着接过,没有任何盛气凌人的气质,平和的像是邻居家的大姐姐,将茶杯端在手里,轻轻的抿上了一口,“好茶!没想到韩姑娘人漂亮,又泡的一手一茶。” “静瑶姐,你太过夸奖。”韩心微笑着说:“煮茶的手续与工艺,我也只是略懂皮毛,这些也都上最近刚学的,冒着在你面前出丑的风险现学现卖,静瑶姐不要笑话我就好。” 楚静瑶放下茶杯,看得出韩心虽然表面上落落大风,笑容平静,可眼波中却是流转着一抹紧张,她藏的很精妙,却逃不过商场上早已浸透了的楚静瑶的眼睛。 楚静瑶微笑着说:“韩心,我只是想来找你聊聊天,你不用紧张,我们就像姐妹一样随便说说话就好,虽然是第一次见面,但过去我就知道你,我想你也一定知道我吧。” “嗯。” 韩心微笑着点头,道:“早就听说过静瑶的姐大名,上学的时候,就听说过你是中港市第一美女,静瑶姐你真漂亮。” 说着话,韩心有意无意的将手心握紧。 楚静瑶微笑着说:“妹妹,把你的手伸过来。” “啊?” 韩心脸上的表情微微一怔,心一下子更慌了起来,虽然楚静瑶说是只是来跟她见见面,但她此时此刻夹在林昆和楚静瑶的中间,怎么可能不尴尬,但还是将手慢慢的伸了出来。 楚静瑶伸出手指,在韩心的掌心轻轻的一摩挲,韩心顿时紧张的向后缩了一下,楚静瑶笑着说:“看,你紧张的手心都出汗了,是怕我来跟你吵架的?” 韩心尴尬的道:“没有……”说是没有,最开始心里可不就这么想的怎么着。 …… 看完了电影,林昆和澄澄从电影院里走了出来,爷俩的手里拎着一个大塑料袋子,满满的装着的都是刚才那投币抓娃娃机器里的娃娃,惹来周围的人一片好奇的目光,路过那机器的时候,两名工作人员正在往里重新装娃娃,并且还有一个专门的技术人员在那儿检查这机器是不是故障了。 通常来说,这种抓娃娃的机器都是有规律的,基本上你不投个二三十块钱,很难从里面抓出一娃娃的,而娃娃的成本可能就十多块钱,这样一面满足了抓娃娃人的乐趣,另一方面还赚钱。 只不过今天遇上了林昆,论眼力和手速,林昆那绝对是超乎常人太多,基本上每一次钩子都能最大面积的将娃娃抓起来,塑料袋里一共有三十多个娃娃,总共也就投了四十快的硬币。 正在那机器旁忙活的工作人员抬起头,目光诧异的向这父子俩看过来,澄澄微笑礼貌的冲三名工作人员打招呼,道:“叔叔,谢谢你们的娃娃!” 三名工作人员微笑起来,笑的很难看,有一种欲哭无泪的感觉。 “站住!” 突然一个穿着一身西装工作服的男人,从后面追了上来,冲林昆和澄澄喊道。 这男人的身边还跟着一个女人,女人同样一身西装工作服,脚底下穿着一双高跟鞋,踩在地面上嗒嗒嗒的很悦耳。 林昆和澄澄停下脚步,那男的快步走过来,拦在了爷俩的面前,冲紧跟上来的女人就道:“柳经理,就是他们两个!” 被唤作柳经理的女人全名柳雯,是商场该楼层的负责人,长的模样标致,大眼睛瓜子脸,黛眉弯弯,朱唇贝齿。 林昆的眼睛顿时觉得一亮,看见美女总是要欣赏欣赏的,可眼前这男人的态度就有些恶劣的,瞧他那一脸颐指气使的模样的,就好像他跟澄澄是干了什么坏事似的,林昆马上就不愿意了,瞥了男人一眼,道:“咋的,有事啊?” 男人颐指气使的道:“当然有事!你们干了什么,你们清楚!” “张经理……” 柳雯冲男人说了一声,意思是提醒他注意态度,随后笑着对林昆说:“这位先生你好,我是商场的楼层负责人,这位张经理是我们的设备负责人,他是觉得我们之间可能有误会。” “设备负责人?” 林昆挑着眉头看了这男人一眼,也就二三十岁的模样,脸上一副跟谁欠了他钱的模样,这种人的眼里估摸着就没好人。 柳雯笑着说:“就是我们边这台机器的负责人,太怀疑……” 不等柳雯说完,林昆毫不客气的打断,冲这位张经理说道:“你一个管设备的,我跟你有什么可误会的。”低下头对澄澄道:“儿子,我们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