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二章:恶道士(2) - 神兵奶爸

第一百四十二章:恶道士(2)

第一百四十二章:恶道士(2) 面对中年男道士突然伸来的大手,韩心表现的很机灵,她迅捷的向后退了一步,男道士一手抓空,脸上马上浮现出恼火的意味,紧接着又一只大手伸了过来,这一次韩心没能躲过,手里的相机被男道士牢牢抓住。 “你要干嘛!”韩心厉言训斥,男道士全然不在乎,脸上狰狞的意味更盛,手上突然一用力,直接就把韩心手里的相机给拽了过去,韩心也被拽的一个趔趄,差点摔倒在地,旁边的冯佳慧赶紧把韩心护住,虽然她对这个中年男道士的恶名很是畏惧,但这时为了保护韩心也拿出了勇气来,她睁着一双漂亮的大眼睛,语气严厉的冲男道士呵斥道:“干嘛你,还想打女人啊!” 中年男道士一脸的狞笑,目光淫邪的自冯佳慧的脸上扫过,又落在了冯佳慧身后满脸气愤的韩心脸上,然后当着两人的面,直接把手里的相机摔下,咣的一声响,连带着照相机那昂贵的镜头发出的玻璃碎响,这架价格不菲的纯进口单反相机,瞬间化成了一堆七零八落的碎片。 “你……”韩心气节,就要冲中年男道士大声的喝喊,被冯佳慧一把拦住,冯佳慧趁机贴到韩心的耳边,小声的道:“不要惹这个疯子。” 中年男道士抬起脚在一堆的相机碎片中间拨弄了两下,找到了相机的sd卡,然后用脚狠狠的碾了下去,一张方方正正的sd卡马上变的粉碎。 中年男道士再没有为难冯佳慧和韩心的意思,冲着韩心冷冷的丢下一句:“以后别没事总爱拿着相机拍别人,今天这就是下场,以后记住了!” 中年男道士大摇大摆的离开,向着镇子中央的方向走去,韩心气的差点爆炸,指着中年道士的身影恶狠狠的骂道:“混蛋!”转过身问冯佳慧道:“佳慧姐,你为什么拦着我!” 冯佳慧道:“韩心,那是我们镇上出了名的恶道士,我担心你吃亏所以……” 韩心气的直跺脚,骂道:“就他那样的也配做道士!完全就是一个色狼、无赖!” 冯佳慧道:“他的凶名在镇上是出了名的,不少镇上的人都被他打伤过。” 韩心望着地上散落的相机碎片,那可是她花了好几万买的相机,光那一个镜头就两万多块,钱倒不是关键,关键是那张被踩的粉碎的sd卡,那里面可是装了不少她拍摄的照片,本来还打算回去开个摄影展呢! 穷乡僻壤的遇到了这样的无良恶道也实在没有办法,韩心再生气,最后也只能原地跺脚。 夕阳西下,黄昏洒落,磨盘镇这个东北北方的小镇披上一层淡淡的余晖,包子铺里的生意开始忙活了起来,李花负责前厅的接待、守银,林昆和冯远志在厨房里忙活的热火朝天,最近这两天也不知怎么的,包子铺的生意突然比之前就好了许多,不大的包子铺里进入饭点之后就坐满了人,看着生意如此红火的场景,冯远志夫妇笑的合不拢嘴。 韩心和冯佳慧在外面逛了大半个下午后回来了,韩心皮肉金贵帮不上什么忙,自己就先到楼上去了,小海东青这时也在楼上,她正好和那小家伙玩,人家本来一只灵气十足的小海东青,愣是被这姑娘当成是鹦鹉玩耍。 冯佳慧在包子铺里帮忙,马上就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就是那个镇上出了名的恶道士,那中年男道士正坐在包子铺的角落里,桌子上摆着两屉包子,几个下酒的小菜,和一瓶半斤装的二锅头,包子铺吃包子的人大都是镇上的,几乎每个人都认识这名恶道士,所以尽管包子铺里人满为患,中年男道士坐着的那张方桌旁只有他一个人,没有谁会为了吃一顿包子,而和这名恶道士走的太近,无辜的遭一顿打可就不值了。 冯佳慧小声的问李花,道:“妈,他怎么来了?” 李花也是颇为无奈的道:“没办法,咱们开门做生意,总不能把人赶出去,而且一旦招惹到了那个人,怕是咱们家的包子铺以后就做不成买卖了。” 冯佳慧忿忿的道:“他这么嚣张,镇上的派出所就不管管么,还有王法么?” 李花无奈的叹息道:“派出所的人也拿他没办法,而且他好像和于亮关系挺近的,我之前听人说过,于亮和他的关系好像很近,叫他师傅。” 冯佳慧蹙起眉头,“怎么什么事都跟那个于亮有关,他真成了这里的土皇帝!?” 李花道:“唉,话也不能这么说,别人都拿他没办法,咱们又能怎么样呢,我和你爸现在只奢求他别再来骚扰你了,别再来找我们家的麻烦就谢天谢地了。” 夜色渐渐浓重下来,包子铺里的客人逐渐散去,李花一边数着今天收益的钱,脸上的笑容越来越生动,今天晚上这么一阵功夫就赚了一百多,比得上平常一天的收入了,要是每天都这样下去,那直接就奔小康了。 “再给我来瓶酒……”一个醉醺醺的声音传来,正是那个中年男道士,包子铺里所有的人都离开了,唯独他还坐在座位上,桌子上已经摆了两个空瓶子了,他虽然说话的声音醉醺醺的,可人看起来可一点也不醉。 李花怕他喝多了闹事,就陪着笑脸说:“大师,你已经喝了两瓶了,不能再喝了,再喝就伤身体了。” “是么?”中年男道士嘴角兀自的一笑,一脸淫邪的表情,“老板娘你这是关心我呢?只可惜你太老了,比不上你闺女水灵了,来,让你闺女陪我喝一杯……” 李花的脸色顿时难看起来,这个道士的恶名是出名的,但没想到会这么放肆,在她家的包子铺里竟然出言不逊,站在收银台后的冯佳慧的脸色顿时更加的难看起来,只是不等他们开口,后厨里的林昆走了出来,他早就注意到这个道士了,在后厨的时候,冯远志也多少给他讲了些这个臭道士的恶名,本来以为这臭道士只是来吃一顿霸王餐的,没想到居然还想调戏冯佳慧。 林昆从后厨里出来,嘴里歪嗒嗒的叼着根烟,脚上踩着一双板拖,脸上挂着一丝轻佻的笑容向恶道士走过来,他什么话都没说,但无形中一股强大的杀气已经向恶道士笼罩过去,恶道士抬起头打量林昆,眉头不由的一蹙。 咚咚咚…… 林昆抬起手指敲了敲桌面,“大师,今天这顿算我的,咱们到外面谈谈?” 林昆的话刚说完,楼上传来了韩心的声音,韩心一直都注意到这个恶道士,见林昆从后厨里出来,马上就像是找到了依靠,站在楼上就喊道:“昆哥,他欺负我!” “哦?”林昆回过头,不等楼上的韩心说话,恶道士已经站起身走向门外,冷冷的道:“少在那废话了,我的耐心有限。” 林昆嘴角兀自的一笑,冲楼上的韩心递了个眼神,示意她不用多说,然后转过身紧跟着恶道士出了门外,屋里冯佳慧等人微微的一怔,然后全都跑向了门外,外满的街巷灯光晦暗,只是周围却不见了林昆和那恶道士的身影,几个人互相看了一眼,脸上都露出了一阵担心的表情。 恶道士出门之后便向镇外跑去,他答应于亮要林昆半条命,他不愿意在镇子的中央出手,那样会引来太多人的注意,所以一路跑到了镇南的桥头。 林昆紧跟着恶道士的身后,这名恶道士让他内心惊疑,显然这个恶道士是有轻功的,跑起来的速度比正常人要快很多,在磨盘镇这样的偏僻乡镇,能有这样的高手实在是不正常,他内心马上就产生了一个想法,这个恶道士该不会是某个被通缉的要犯吧,躲在了这偏远的地方。 恶道士令林昆惊疑,恶道士也对林昆表示惊讶,他自信自己脚上的功夫了得,却没能把林昆给甩开,实际上他无心甩开林昆,既然准备对林昆下手,用林昆的半条命和于亮的五十万现金做交易,他必须不会放过林昆。 镇上的人夜里休息的都比较早,此时镇子上除了路灯光,再就是零星的家庭灯光,男道士站在了桥头的中央,一阵晚风袭来,吹动他的头发,他缓缓的回过头,目光颇为有意味的打量着林昆:“没看出来,你还是个高手。” 林昆淡淡一笑:“彼此彼此。你是冲着我来的?” 男道士道:“五十万。” 林昆马上反应过来,笑着道:“是姓于的那个小子买你的凶吧,说说吧,他想要你把我怎么样?” 男道士道:“半条命。” 林昆摇摇头:“你觉得你有那个本事么?” 男道士冷笑:“你觉得我没那个本事么?”说完,他也不再多言语,直接身子一躬,整个人如箭一般的向林昆冲了过来,速度之快尤如离弦之箭一般,一双拳头同时挥在身前,蓄着一股强大的力量,向林昆穿透而来。 林昆嘴上淡淡一笑,有道说天下武功唯快不破,在诸多的格斗招式里,只有速度至快的招式,最终才能杀敌于阵前,迎面恶道士的冲击力强大,林昆无心与之正面碰撞,脚下突然迈出一个太极八卦步,这是他在漠北军区宝典里学习到的,源于华夏武学瑰宝太极拳的传承,又结核了实战经验更有侵略性的军体拳,只见他脚下一个错步,原地只迈了小半步,就擦肩躲过了恶道士的一双千金之力又快速闪电的重拳,不得不说轻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