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四百二十章:给我绑了 - 神兵奶爸

第一千四百二十章:给我绑了

第一千四百二十章:给我绑了 洪林门总部,是一个古式的大院,据说是周家的一栋老宅,周家祖上是北方的富贾,也出过几位清朝年间的大员,在吉森省一代那可是名声鼎盛一时,当之无愧的第一家族。 只是后来到了改革开放,周家身上沾染了地主的成份,家里的田产房屋悉数被充了公,就说眼前的这个大宅子,当时也是被划为了公社食堂大院,大集体的时候上千号人在这儿吃饭,那叫一个热闹。 不过到了周典这一辈,周家的几位兄弟趁着文化大革命干起了买卖,成为了社会主义特色里成功捞了第一桶金的人。 赚了钱之后,周家的兄弟继续将买卖做大,并且沾染了一定的黑道背景,发展了这么多年下来,周家无论是在生意场上,还是黑道上,都已经成为了吉森省数一数二存在。 有道是一起打天下容易,但想要一起平分天下可不容易。 周家兄弟一起打拼的时候,兄弟八个人可谓是齐心协力,可等到一切都具备了规模之后,利益分均等问题使得兄弟之间反目成仇,周典在家族兄弟里排行老大,早年间吉森省道上的人都喜欢管他叫周老二,敬称一点的都喊周二哥。 周典是一个典型的心狠手辣之人在兄弟八人之中也是最有心机的,先是跟其他的几个兄弟联合,搞垮了跟大哥一条心的几个兄弟,最终又将和他同盟的几个兄弟先后除掉。 此时的周典,住在总部里的豪华房间里,屋内的装修金碧辉煌,像极了古时的皇家宫殿,用他经常对自己说的一句话来说,他们周家祖上有进京为官,过着锦衣玉食生活的,自己不能丢了祖宗的脸,地位到了,该享受的必须享受。 最近这几天,周典总是莫名的心神不宁,夜里做梦常常梦见自己死去的那几位兄弟,苍白着脸瞪着眼珠子向他索命。 兄弟八个人,如今算上他在内,也就三个人还活着,老大瞎了眼,现在在吉森省的一家普通养老院里混吃等死,老七瘫坐在了轮椅上,吃喝拉撒全靠人照顾,也是活的遭罪。 老大的眼睛是被他用石灰呛瞎的,老七的双腿是他叫人打断的,之所以留下老大和老七,并不是周典良心发现,而是老大和老七无后,对于他来说一点威胁也没有,至于其他的几位,全都被他用各种手段折磨死了,并将真相掩盖,而那些侄子侄女什么的,也都打小就被他送去了国外。 这两天,周典请来了好几个当地的道士做法事,怕自己真的被索了命,昨个傍晚,有一个闲散的道士,穿着一身邋遢的道袍,站在这大院的门口摇了一卦,只说了一句:“有丧!”便匆匆离开。 周典听说了之后,马上叫人去追,已经过了半天,哪儿还追的到。 周典心里发慌,莫不是自己的寿命要到了?可自己找人算过命,自己至少能活到八十以后,今天也刚刚五十有几。 房内,柔软大床,两个裸露香肩,穿着红粉丁字裤的小尤物,正缠绕在周典那五十多岁已经老态渐显的身体上,手中端着酒,一手摸着小尤物的胸,男生此生惬意不过如此。 咚咚咚…… 敲门声响起,周典烦躁的问了一声:“有什么事啊?” “老爷……” 门外传来的是管家旺财的声音,战战兢兢吞吞吐吐,有事! “怎么了,旺财?”周典摇晃着酒杯,放到了一边,坐起来冲两个小娇娘摆摆手,两个小娇娘穿上宽大的睡袍坐到一旁。 “老爷,外面有客人要见您。”旺财的声音越说越小。 “哦?” 周典下床,两位小娇娘赶紧拿衣服给他穿上。 吱儿的一声,雕着古代宫廷花纹的房门推开,周典从里面走出来。 老管家躬身弯腰,都不敢抬头看周典一眼,“老,老爷……” 啪! 周典突然一个耳刮子就甩在了管家旺财的脸上,骂道:“吞吞吐吐,有话快说,有屁赶紧放,谁给你惯的臭毛病!” 旺财被打的一个趔趄,伸手捂住脸,道:“老爷,好像和二少爷有关,那两个人说是从沈城来的,还抬了个东西来。” “哦?” 周典眼睛微微一眯,率步向前院的会客大厅走去,管家旺财赶紧跟上。 会客大厅里,侯小宝和邱池坐在古朴的木凳上,旁边的桌上摆了两杯茶,邱池口渴想要喝,被侯小宝一个眼神制止。 邱池道:“咋的猴子,这茶端都端上来了,还不能喝呀?” 侯小宝道:“咱们这是第一次来洪林门,而且带来的什么你也知道,一切还是谨慎点的好,今天能不能活着回去,还不一定呢。” 邱池脸色唰的一白,道:“你小子不是跟我说,保证没事么。” 侯小宝道:“我那是安慰你呢。” 邱池道:“靠,早知道这样,咱俩何必亲自来这冒险,直接把那尸体给扔到大门口,再打个电话通知里面的人一声不就得了。” 侯小宝道:“话是这么说,可不来见见这个周典,我不甘心。” 邱池道:“你小子……” 说话的功夫,周典已经从后面的院子里走了过来,周典五十多岁,身高一米七五左右,身材还算健硕,不过脸上的酒色态浓了些。 邱池和侯小宝都没有动,只是目光平静的向走进来的周典看过来。 周典眉头微微一挑,心说这两个年轻人好大的派头,居然见着他了也不站起来打声招呼,脸色顿时就不好看起来。 周典坐到了主位上,管家旺财候在一边,黑着一张脸庞,冲着侯小宝和邱池就冷冷的道:“两位,我们家老爷来了。” 侯小宝无视管家,一副很淡定的模样,冲周典拱了下手说道:“早就听闻周先生的大名,今天有幸一见,幸会!” 周典冷的一笑,说:“像你们这样初生牛犊不怕虎,而又没有礼貌的年轻人我见的太多,死在我手里的更不少。” 侯小宝心中微微一动,一股凉意升起,但脸上却依旧不懂声色,道:“周先生,我们今天过来,是替你把儿子送回来。” 刚刚端起茶杯的周典,砰的一声把茶杯拍在了桌子上,方才还淡淡阴冷的一张脸,瞬间杀气密布道:“我儿怎么了?” 侯小宝道:“周先生,我们只是奉命办事,别的不知。” 周典腾的一下站起来,脸上的杀气更浓,大喊一声,道:“把他们给我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