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四百一十九章:葬礼 - 神兵奶爸

第一千四百一十九章:葬礼

第一千四百一十九章:葬礼 厨房里…… 林昆翻箱倒柜,最终摆在他面前的食材只有两个,半根黄瓜,两根大葱。 古语有云,巧妇不为无米之催。 这话说谁的? 谁说的! 林昆真想把说这话的这个人给救出来狠狠的ko一顿,或者干脆让那人用眼前的这两个食材给他做一顿早餐出来。 做出来了,老子当场跪,要是做不出来,老子打断他腿! “沈曼,你家里就没有别的吃的了么?”林昆站在厨房里喊。 “冰箱里有多少,就剩多少了,我平时也不做饭。”沈曼的声音从卧室传来。 嘶…… 林昆倒吸一口凉气,这妞果然是在逗他啊,不行,管不了那么多了,今天是约定好的吉日,是老莫葬礼的日子,一会儿还得去接净空法师呢,赶紧走出厨房穿戴整齐,直奔楼下的早餐店。 几分钟的功夫,林昆就气喘吁吁的上楼,丰盛的早餐摆在桌子上,林昆冲卧室里喊了一声:“都放桌子上了,我走了啊!” “林昆……” 沈曼突然从卧室里出来,穿着一套睡衣,凹凸有致的身材隐隐若现,小脸上却是一副不舍得模样,“你,真的不喜欢我么?” 林昆心里着急去接净空法师,想也不想的就说道:“这个问题以后再说,我这儿还有事要忙,有事你给我打电话。” 砰…… 房间的门关上,温馨而又充满的阳光的屋子里,只剩下沈曼一个人,脸上那羞涩的小表情,忽然变的可怜巴巴起来,她跑到了窗边,打开窗户,冲着刚刚走到楼下林昆的背影喊道:“林昆,你就是个不折不扣的大混蛋,我恨你!” 林昆刚刚从楼里走出来,突然的一声喊把他吓了一跳,回头一看,沈曼正气呼呼的看着他,这丫头生的哪门子的气啊? 难不成是早餐不可口了? 还是说…… 沈曼扭头退回了屋里,被他这么一喊,楼上的其他窗户里,倒是有不少人往楼下往,楼下路上的行人也都向林昆看。 这些人看向自己的目光,总觉得很古怪,好似自己是那人人得而诛之的陈世美一样,林昆赶紧钻进了车里扬长而去。 林昆没有回维多利亚酒吧,而是直接去了沈城的一家快捷酒店。 来到了酒店二楼的一个房间门口敲门,净空大师打开门,屋里正放着佛讲的诵经歌,净空大师已经穿戴整齐,微笑着向林昆做了一个揖。 林昆笑着打招呼说:“大师早!” 净空大师微笑着说:“东西我已经收拾好了,可以出发了。” 林昆笑着感激道:“有劳大师了!” 净空大师笑着说:“你我都是朋友,只是帮了一个小忙,更何况也算是做善事,林施主不用太客气。” 林昆开着车,直接把净空大师带到了沈城的一片墓园。 这墓园是在郊区的一个大山里,净空大师下车后观察了山势,微笑着说:“此山位于城市边缘,尤如望海之石,的确是一处埋葬尸骨的好地方,可保后背平安健康,多福寿。” 林昆之前已经让蒋叶丽帮杜婉怡安排,墓园方面坟地已经买好,也不单单买了莫枯一个人的坟地,还有他的那些手下们的。 林昆走过去和墓地保安室里的保安沟通了一下,保安把门打开,先让林昆和净空法师走进去。 早晨,目的里一片安宁,给莫枯还有他手下兄弟买好的墓井已经挖好,林昆和净空法师就沿着目的的小路慢慢走上去。 净空法师笑着说:“林施主,你知道我为什么没应你的要求提前来给死者看墓穴么?” 林昆笑着说:“大师想的应该是一切顺其自然,命终究是命。” 净空法师点点头,笑着说:“天大地大,一切都有自然法则,任何强求而来的东西,到头来不一定就是好的,倒不如顺应自然,以求平安祥泰。” 林昆点了点头,说着话,两人来到了挖好的墓井跟前。 净空法师拿出了一个罗盘,站在每一个墓井的正前方查看了一下方位,而后微笑着说:“这几处坟的方位还是不错的,从他们的双手都沾染过鲜血来看,老天对他们也算是照顾了。” 林昆笑着说:“这就好!” 等了不到半个小时,一群人浩浩荡荡的从山下上来,蒋叶丽、余志坚、姜夔生、杜婉怡等人都在列,值得一说的是,楚静瑶居然也带着澄澄来了,这让林昆心里小小惊讶了一番。 棺材按照挖好的墓井放了进去,莫枯的坟在中间位置,其余的兄弟们的坟在两侧。 也没有什么别的特殊的仪式,下葬前净空法师诵读了一边经文,又做了一些普通人看不明白门道的法事,据说是保佑死者在阴间少受痛苦。 棺材顺利的下葬,净空法师依次站在每一个坟前念诵经文超度,全部都念了一遍后,点燃了鞭炮,山顶上顿时一片噼里啪啦。 葬礼结束,已经是中午十二点以后,临离开前,林昆端着酒杯,在莫枯的坟前敬了他一杯,“老莫,下辈子我们做兄弟!” 说完,林昆将杯中酒洒在坟前,而后又自顾的倒上一杯饮下。 中午,一行人在沈城市中心的一个大饭店里吃了顿饭,净空法师说他还有事要忙,便没有一起吃饭,让林昆送他去火车站。 临分别前,净空法师给了林昆一道符,让他睡觉的时候放在枕头下面,说是能够祛除煞气净化灵魂。 林昆双手作揖说了声谢,“法师,我们以后有缘再见!” 净空法师笑着说:“放心,我们还会再见面的,只是到那时候,你不一定爬到什么高度,别不认我这个老和尚就行。” 送走了净空法师,林昆回到了饭店,众人在楚静瑶的旁边专门给他留了一个位子,吃饭的功夫,林昆小声的问楚静瑶:“今天干嘛把儿子也去墓地了?” 楚静瑶笑着小声回道:“我听蒋姐说,你和死者生前有交情,我作为你的妻子,这样的场合当然要带着儿子出现了。” 林昆笑着说:“媳妇,谢谢你!”脸上充满了感激。 整个吃饭期间,杜婉怡一直都是闷闷不乐的,按说莫枯顺利的下葬,她应该高兴才是。 林昆倒上一杯酒,递到杜婉怡的面前,笑着说:“杜姑娘,咱们喝一杯!” 杜婉怡微笑一下,端起酒杯和林昆碰了一下,两人一仰而尽…… 此时,吉森省吉森市,侯小宝和王猛带着两个扛尸体的小弟,来到了洪林门总部的大门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