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四百一十七章:杀 - 神兵奶爸

第一千四百一十七章:杀

第一千四百一十七章:杀 下半身,裤子本来就被大肚男给扒掉了,此时那个粉红色的可爱小内内,也被她自己给脱到了一半,林昆蹲下身子,刚要脱掉身上的衣服给她裹住,她却突然一把扑到了林昆的怀里,一双迷蒙浑浊的眼睛里满是欲火在焚烧,瞪着林昆说: “快,我要,快非礼我!” “昂?” 林昆意识到沈曼这是被下了药了,还不等他拿出对策来,沈曼那一对性感的红唇,已经贴在了他的嘴唇上,疯狂的啃着。 “等,等等……” 林昆强行的就要推开沈曼,可哪知道这妞忽然见好大的一起,一双手死死的抱着他的肩膀,任他怎么用力推就是紧抱着不放。 这不想啊,老子正值青壮年,男欢女爱正是需求旺盛的时候,即便内心再纯洁,在稳重的一个人,面对如此性感火热,主动的简直恨不得把对方吃掉的女人,也难以理智吧。 “我,我要,快,快……” 沈曼喘着粗气,已经把林昆整个人给压在了身子底下。 林昆顿时有一股欲哭无泪的冲动,长这么大,逆推这个词倒是听说过,可没想到有生之年,居然让他给碰上一回了。 沈曼的两只手,一只在林昆的胸前胡乱的摸着,另一只手已经开始解向林昆的裤腰带,这眼瞅着就是要彻底吃掉林昆啊。 紧急关头,林昆哪敢含糊,抬起巴掌冲着沈曼的后脑勺一拍,沈曼整个人顿时身体一软,趴在了他的胸前。 林昆翻身起来,把沈曼抱在了怀里,就准备去帮姜夔生他们。 远远的,王福的声音向这边喊过来:“昆哥,一切都搞定!” 林昆心中多少有些意外,没想到姜夔生、余志坚、王福三个这么干脆利索,想来自己最开始恐怕是高估了朴恩策这一群人。 这些人偷车在行,在普通的警察眼里,身手挺牛掰的,但在姜夔生、余志坚、王福以及林昆的眼里,却是够普通的。 别的且不说吧,就说美利坚三角洲的特种兵,那些个身高马大的特种兵,比起普通的士兵肯定是牛,可真要和华夏军区里的兵王比起来,实力上悬殊的可不是一星半点。 当然了,三角洲特种部队里也有兵王,那就另当别论了,至少朴恩策这伙人里,还没见哪一个有那种变态的实力。 林昆冲王福喊了一声:“阿福,这儿还有三个,一起拾掇过去!” “好咧,这就过来!”王福远远的答应一声。 躺在地上半昏半死的平头男闻言,忍不住的抽搐了一下,‘拾掇’这个词用的有点太欺负人了吧,自己又不是大粪,咋就被拾掇故去了呢。 林昆抱着沈曼走了过去,把沈曼放进了野马车里,从车上拿了一瓶水灌进她的嘴里,沈曼被灌的咳嗽了几声,醒了过来。 身体里的药力刚才也只是刚刚发作,这一醒过来,马上又红了眼,下的林昆赶紧最快的速度把她止住,抱下车来用力的拍了一下她的后背,活着刚才灌进肚子里的水,一下子吐出来好多。 “我……” 沈曼扭过头冲林昆看过来,那本来清澈的眼眸里,满是欲望的火焰。 林昆赶紧拿起矿泉水,又往她的嘴里灌了两口,然后再一次拍她的后背。 沈曼又哇哇的吐了起来,如此反复了几次之后,灌了她两瓶水,沈曼的身上依旧有药力,但比之前却是减少了许多。 林昆还是一巴掌拍在她的后脑勺,直接把她给拍晕了过去。 暂时安置好了沈曼,林昆来到了被用绳子绑起来的朴恩策跟前。 朴恩策满嘴血了糊的,仰着头一脸不服气的看着林昆,“姓林的,你最好赶紧把我放了,你根本得罪不起我!” 林昆蹲了下来,笑眯眯的看着朴恩策说:“怎么了,朴大公子,准备拿你老子来压我?不就是驻眼睛的一个大使么,至于把你牛掰成这样么?哦,对了,我摸过你家里的底细,在高丽算是一个有点规模的家族,但算不上一流家族。” 林昆抽出根烟点上,叼在嘴里继续说道:“你们高丽的一块地方,不过也就是我们一个省的大小,哪怕真就是顶级的大家族,在我们华夏也算不得什么,我很不理解你这种富家纨绔,放着好端端的日子不过,非要出来作死?” “哼,作死?” 朴恩策冷冷的道:“我就是作死了,你真能让我死么?” “在我们华夏,如果你只是盗了几辆车,我倒是可以放你一条命,但你在南方杀过人,在北方也杀过人,既然你视我们华夏老百姓的生命为草芥,我也可以视你的命为草芥。” 林昆淡淡的笑道,目光里却是透露出一股阴森。 朴恩策忽然间有些怕了,从林昆的脸上,他读到了死亡的气息,表面上依旧强硬,但语气明显变的软了起来,道:“林昆,你放过我,我一定不会亏待你的,我可以给你钱!” 林昆微笑,道:“钱是好东西,不过我自己能赚,而且我也不算缺钱,即便缺钱,你的那些沾满了盗贼味的钱,我不感兴趣。” 朴恩策急忙道:“我们,我们还可以谈谈,你要是真的杀了我,就极有可能会挑起两个国家的战争,这对我们两个国家的老百姓都是有影响的,你总得为大局考虑吧?” 林昆呵呵笑道:“朴恩策,你也太把自己当回事了,就因为你一个你,两国之间就会有战争?即便有战争,我们华夏会怵你们?我们华夏一向仁义,只是你们这些狼子野心总心怀不轨,行了,废话我也不跟你多说了,你这次不能活着离开了。” 说着,林昆两只手突然抱住了朴恩策的脑袋,嘎嘣的一扭,朴恩策一声痛叫还没叫唤完,脖子就已经耷拉了下来。 地上还有两个朴恩策的手下没死,被打成了重伤制服在那儿。 余志坚问林昆道:“昆哥,这两个人是不是也一起解决了。” 地上的两人闻言,吓的直哆嗦。 林昆笑着摇摇头说:“不必了,这个团伙作案那么多,总得有人来把这个锅背下来。” 这时,远处王福押着黄毛、平头、还有大肚男走了过来。 林昆笑着问王福:“阿福,你是怎么把他们给弄醒的?” 王福笑着说:“这个简单,我上去一人两个巴掌就都起来了。” 林昆哈哈笑道:“这办法还真不错,够直接!” 大肚男看到了跪在地上倒在那儿的朴恩策,大声喊道|:“恩策,恩策你没事吧!” 叫了半天,朴恩策也没个反应,大肚男凶狠的目光瞪向林昆,“小子,你到底对恩策做了什么,你要倒霉的!” 啪! 林昆一个大嘴巴子抽在了大肚男的脸上,冷笑着说:“你们叔侄俩还真是像,都在这喜欢仗着家庭背景装13,你要搞清楚,这里是华夏,不是你们高丽国,把那股子猖狂劲儿收收。” 大肚男被打的一愣,回过神来又想说什么,林昆直接把鬼畜贴在了他的脖子上,大肚男马上吓的神经绷紧,屁话不敢说了。 林昆让余志坚打报警电话,剩下的这些让警察来处理就好了,他则到一旁跟国安局局长周卫国打了个电话过去,电话里简明扼要的把朴恩策的身份说了,以及把这边的情况交代了一下。 周卫国听完后,语气平静的说:“好,这件事我来搞定!” 林昆笑着说了声:“谢谢周局长!” 挂了电话,林昆看了一眼时间,我滴个乖乖,都已经下半夜了,那自己刚才的电话,给周卫国打的可真不是时候啊,人家堂堂国安局的局长应该已经睡觉了,自己却一个电话给吵了起来。 林昆开着车把沈曼送到了住的地方,担心晚上再有别的危险,林昆给楚静瑶打了一个电话,自己留在了沈曼这儿。 楚静瑶答应的很痛快,没有任何的醋意,这正是她智慧的地方所在。 一个男人晚上在外面过夜,尤其在一个女人的家里,还敢给你打电话汇报,这说明你在她心里的位置,已经超乎太多。 沈曼租住的是一个一室一厅的户型,屋内装修不错,布局也很温馨。 林昆把沈曼放到了床上,盖上了杯子,本来他想把沈曼身上剩下的衣服给脱下来,可再一想这孤男寡女的,而且沈曼身上剩下的衣服都挺私密,还是作罢。 林昆坐在客厅的沙发上看电视,一直快到天亮才躺在沙发上睡着了。 一夜似乎就这么平静的过了,但在燕京,这平静的夜却又不平静。 周卫国接到了林昆的电话后,也不敢耽搁,他怕自己处理的不当,就特意跑到了朱家,冒着朱老被打扰,将事情汇报了一遍。 具体这一晚上朱老和周卫国怎么商量的外人不知道,总之那个听到了自己儿子死讯以后,本来要大声的向华夏政府表示抗议的朴姓外交官最终服了软,心里怎么想的不知道,但至少表面上看来,他已经不再追究这件事了。 可结果,不会这么简单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