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一章:恶道士(1) - 神兵奶爸

第一百四十一章:恶道士(1)

第一百四十一章:恶道士(1) “那个小林呀……”林昆回到了厨房继续帮着忙活,李花突然微笑着问道,话说到一半停住,他回过头有些奇怪的看着李花,笑着问道:“婶子,怎么了?” 李花脸上的笑容有些羞嗒嗒起来,冯远志继续背着身揉面,耳朵却不由的竖起来,李花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问出道:“你……你和我们家佳慧……你们……” “我们是朋友。”林昆猜到了李花的意思,笑着解释道:“佳慧是我儿子的班主任,平时对孩子很照顾,和佳慧认识以后,我们就成了朋友。” “啊?”李花惊讶的啊了一声,冯远志正在揉面的手也停顿了一下,夫妻俩同时看向林昆,然后由李花问道:“小林……你都有儿子了?” 冯远志夫妻俩注视着林昆,他多么希望这个小伙子是在开玩笑,他看上去还那么年轻,比自己的闺女也大不上一两岁,现在不都流行晚婚么,尤其大部分男的三十多岁都不结婚,他……他怎么会有儿子呢? “是啊。”林昆坦率的笑道:“已经五岁了,平时调皮没少给佳慧添麻烦呢。” “五岁了!?”冯远志和李花更觉得不可思议,看林昆也就二十五六岁的样子,儿子已经五岁了,那岂不是他刚二十岁出头就结婚了,这也太早婚了吧,即便是在他们这边的乡下,男的二十就结婚的也不多啊。 说一千道一万,这对过了半辈子的夫妻,内心里就是不愿意相信他们看中的‘女婿’已经结婚的事实,不光结了婚,儿子都已经五岁了。 冯远志和李花对视一眼,两人微笑的脸庞后,眼神里同样是一抹失落,本来还有一系列的问题要问,此时也没必要再问了,厨房里马上恢复了安静。 冯远志夫妻二人眼里的失落,林昆全都是看在眼里的,他笑了笑说:“冯叔冯婶,你们放心,只要佳慧遇到什么困难,我都会尽全力帮忙的。” 女儿一个人在中港市,夫妻二人本来就不怎么放心,听了林昆这话,再加上对林昆的印象不错,冯远志和李花的心里也算是得到了安慰,两人同时会心的微笑了起来,方才心中的那一抹失落,也马上就淡化了。 韩心喜欢在陌生的地方到处走走,她是一个向往自由不羁的人,否则的话就凭她神秘出色的家世,她是不会选择导游这一行的,在同行的眼里,导游是一份辛苦的苦差事,带着一票票陌生的人天南海北的逛,陪着别人一起沿途看风景,又操心又付出的,实在不适合一个女生做。 可韩心并不认为辛苦,她现在还在读大学,却已经早早的出来实习了,她当然看不上那微薄的带团收入,那些钱在普通的大学生看来不少,可就算她硬带一个月旅游团的收入,怕是也买不起之前那个风雨交加的夜晚里,被林昆的大手撕碎的那条小内内。 韩心喜欢到处走走,冯佳慧尽地主之谊陪她,两人就沿着小镇的主干道一直向前走,昨天是向北,今天是向南,磨盘镇虽然不大,但胜在民风淳朴,镇子上的建筑也都带有着农村地方的建筑特色,这些在韩心的眼里都是风景,她脖子上挂着一个单发相机,一路走走停停拍照片。 要不是林昆独揽了厨房里帮忙的活,冯佳慧是要留在家里帮忙的,所以冯佳慧此时能够陪在韩心的身边,一路上陪着她给她讲小镇上的历史和那些流传下来的故事,这些说到底还都得感谢此时在厨房里铿铿揉面的林大兵王。 也不知道是谁开了个头,两个漂亮的惹来镇上无数人倾慕的女子将话题引到了林昆的身上,这已经不是她们之间第一次谈论那个看起来痞气的男人了,实际上他在关键的时候总能表现出令人超乎想象的霸气来。 韩心照完了一对正在镇子桥头上并肩而坐的高中情侣,转过头笑着问冯佳慧:“佳慧,如果给你一次时光逆流的机会,让你在高中的时候就遇到他,你会不会和他像他们那样坐在一起,甜甜蜜蜜的度过青春。” 冯佳慧故意装傻,道:“他是谁啊?” 韩心嘴角弯成月牙,一副识破阴谋的表情道:“冯佳慧同志,装傻可是不诚实的表现哦,尤其对于一名应该以身作则的幼儿园老师来说,是绝对不允许的哦。” 冯佳慧脸颊突然一红,羞答答起来,望着远处桥上的那一对高中生情侣,他们的身上还穿着校服,今天还是上学的时间,他们显然是逃课出来约会的,此时似乎为了更加能够勾起她心中青春时期美好的憧憬,那两个十几岁的孩子竟拥吻在一起,远处的阳光从湛蓝的天际照来,照在他们年轻幸福的脸庞上,冯佳慧的心灵突然一动,一阵暖意蔓延。 冯佳慧并没有正面回答,而是悠悠然的说道:“哪个女孩青春的时候不希望能有一个英俊帅气的王子呢,出现在自己的身边,陪在自己的身边,只可惜那时候的我总是埋头学习,也不像现在这么会打扮自己,即便是遇到了他,怕是他也不会喜欢我,而是会被你这样的女生吸引。” 韩心微笑起来,道:“我哪有那么好,我高中的时候成天就知道塞着耳机听歌,也没什么朋友,也不喜欢和周围的人说话,很孤僻的一个人,即便是现在我的那些同学提起我,也都说我是个冷冰冰的怪人。” 冯佳慧笑着说:“你那就叫冰清!” 韩心马上笑着说:“那你那就叫玉洁!” 两人同时咯咯的笑了起来,这时他们走到了桥头的另一边,桥下是一条贯穿整个小镇的河流,韩心拿着相机对着小河喀嚓喀嚓的连拍了几张照片,然后突然把相机对准冯佳慧,喀嚓的一张照片留下,然后举着相机对冯佳慧说:“你看过来看看,看看镜头里的这姑娘多漂亮!” 冯佳慧走过来,看着相片里的自己,大眼睛翘鼻梁,白皙的脸颊浅浅的一层光晕,自己这一份纯净的美,绝对要比网络上那些个ps过的女人还要美,说起来可能很好笑,这一瞬间她竟然被自己的美打动了。 韩心开玩笑的说:“这么漂亮的女生,即便是在高中的时候,也一定漂亮的不得了,要是咱们真的为了同一个人狭路相逢,谁胜谁输真的难说呢。” 冯佳慧微笑着说道:“只可惜,那个时候我们在不同的地方,做着不同的事情……”这是一句一语双关的话,像是在说她和韩心,又像是在说她和林昆,不过不管是说谁,微笑吐露出的语气里却有着一股怅然。 韩心被这语气打动,抬起头望向远方,河流的尽头不知道在哪里,但她多希望她人生的尽头就在他那里,只可惜他都已经是一个五岁孩子的爸爸了,即便她不在乎不介意,甚至可以不要名分,可她的父母是不会同意的,她心里冒出的想法忽然间让她感到幼稚,幼稚的令人悲伤。 远处,突然一个一身道袍的中年男人走过来,韩心马上端起了相机,远远的冲他喀嚓了一声,马上将这个中年男人和他身后的场景留在了相机里。 “你们这里还有道士?”韩心看着相机里刚照的照片,冲冯佳慧问道。 “马良山上的。”冯佳慧随手向山上指道,韩心抬起头顺着手指的方向盘区,马良山矗立在小镇的边缘,附近就那么一座山,显得有些孤单,山顶上的小庙矗立在顶端,看上去更显孤单。 两人说话间,中年道士走到了近前,突然停下了脚步,打量着韩心和冯佳慧,从他脸上的表情和眼神看来,他完全是动了歪心思的,嘴角一抹淫笑,满脸淫邪的表情,这可完全和出家人的形象联系不到一起。 韩心眉头一蹙,有些厌恶,冯佳慧却是恭敬的冲中年道士喊了句:“大师好。” 冯佳慧并不认识这位男道士,但听父母说起过马良山上新来的道士,是个脾气十分怪戾的人,听说他是从前那个温煦慈蔼的老道士的徒弟,老道士回老家了他才过来接替师门的,可他和他师傅的性格完全不同,镇上许多人去庙里上香的时候挨过他打,原因是他嫌香火钱给的少了,以前马良山上的小庙的香火是很旺盛的,但自从这个道士来了之后就冷清的很。 冯佳慧之所以恭敬的喊他一句大师好,一方面是出于对这个恶道士的畏惧,另一方面是想自己礼貌一点,赶紧把这个一脸色相的道士给赶走。 中年道士将目光从冯佳慧的脸上挪到了韩心的脸上,嘴角的笑容突然变的阴森起来,冲韩心伸出手道:“拿来!” 韩心对这个一脸色相的道士可没什么好印象,皱起眉头就没有好气的回道:“什么?” 中年男道士下巴一仰,用眼神指了指她手里的相机。 韩心厌恶的道:“凭什么!?” 冯佳慧听说过这个恶道士的暴行,生怕韩心惹恼了他,赶紧伸手碰了碰韩心,示意她不要太冲动,然后笑着对中年男道士道:“大师,你要相机做什么?你要是想拍照的话,我们可以帮你拍,到时候再把照片送给你。” 中年男道士完全不理会冯佳慧,眼神突然凛冽,张嘴就冲韩心吼道:“拿来!”他的声音很大,震的人耳膜生疼,桥底下蛰伏的几只麻雀都被吓的扑棱棱飞了起来,那一对在远处拥吻的高中生,也被吓的松开了。 韩心就不怕别人跟她耍横,从小到大敢跟她耍横的人,到最后都没什么好下场,她的犟脾气一下子也是上来了,清秀漂亮的美眸里冷光射出,针锋相对道:“你说拿来就拿来,还真没见过你这样不讲理的道士!” 男道士显然没什么耐性,脸上的表情突然狰狞起来,冲着韩心就伸出手来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