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四百一十六章:救沈曼 - 神兵奶爸

第一千四百一十六章:救沈曼

第一千四百一十六章:救沈曼 一粒药丸灌下,没过上几秒钟,小腹顿时一股热流涌起,紧接着整个身体麻苏起来,下身一股热流涌出,湿了了小内内。 “次奥,你个贱娘们,药给都给你灌了,还特么夹这么紧!” 大肚男继续掰沈曼的大腿,骂骂咧咧道,要说他的胳膊都快有沈曼的小腿粗了,可这家伙累的满头大汗,仍是不能成功。 这也别说是大肚男了,就是换了任何一个人,心里肯定也不好受啊。 “朴叔,要不要我们哥俩帮你掰啊!”黄毛在一旁猴急的道。 平头男也跟着道:“是朴叔,这娘们的腿可真不是一般有劲儿啊,不过想想她下面要是也这么有劲儿,可就爽了!” “你们两个好好给我摁着她的胳膊,我今天还就不信掰不开她了!”大肚男一脸决然,深呼了一口气,两只大手继续发力。 突然,一只大手抓住了他后脑勺上的一片头发,扯着就给拽了起来,大肚男来不及回头,只能哎哟哎哟的痛叫,道:“轻,轻点……” 黄毛和那平头闻声抬头看过来,却是刚好看见林昆扯着大肚男的头发,就把他整个人给提溜了起来,双脚已经立地。 “救我,快救我!” 大肚男两只脚在那儿乱蹬着,冲黄毛和平头男大声的喊道。 黄毛和平头男目光冰冷的冲林昆一瞪,马上就冲了过来。 林昆嘴角呵呵冷笑,提溜着大肚男的手用力的抖落了一下,就听嗤啦的一声响,就像是破布被撕碎的声音,大肚男顿时一声呜嗷痛叫,鬼哭狼嚎一般,后脑上的一大片头发直接被扯了下来,那红丫丫的头皮,正往外渗出丝丝血迹。 黄毛男一左一右的向林昆扑过来,两人拳脚配合,挥舞的虎虎生风,林昆暂时躲避其锋芒,脚底下一连退了四五步。 大肚男龇牙咧嘴的捂着后脑勺,就冲黄毛和平头男喊道:“弄死他,我一人给你们五百万!” 黄毛和平头男闻言,手上的力道更加强烈起来,同时两人各自抽出了一把匕首,向着林昆的脖子和胸前就抹了过来。 两把匕首前后扎过来,近在咫尺的距离的时候,林昆脚下突然一动,横的就向一旁掠去,黄毛和平头男手里的匕首落了个空,两人紧接着就向林昆追刺过来,两把匕首挥舞在夜色中,淡淡的星光沾染在那雪亮的匕刃上,更为冷森。 林昆抽出了三棱军刺,冲着那两把匕首就杀了过去。 叮叮铛铛…… 顿时响声一片,空气中到处迸溅火花,林昆原地而立,没有继续向前进攻的意思,任凭黄毛和平头男如何进攻,他只是以三棱军刺格挡。 短短十几秒钟的功夫,黄毛和平头男忽然发觉手中的匕首有些不对,两人互相交流了个眼神,一起向后跳了一步,抬起手中的匕首一看,两人的脸色顿时变的比猪肝还难看。 本来锋利的两把刀子,刀刃上出现了一大片的口子,说的直白一点就是被崩掉牙了,打眼一看像是变成了锯一样。 两人对视了一眼,脸上流露出一抹骇然,吃惊的看向林昆手中的三棱军刺,黄毛的嘴角勾起了一抹贪婪的微笑,道:“好宝贝,以后要是能拎着这么一把兵器,也够牛x的了!” 平头男相对就要沉稳一些,道:“先拿下这小子再说!” 话音落罢,两人脚底下用力一蹬,重新又从腰间掏出了匕首,向着林昆就杀了过来。 林昆这一次可不再原地不动,刚才的一番胶着,也试出了两人的实力,客观一点来讲,这两人的实力不弱,但要和他比起来,还是差了不少,咱好歹也是华夏漠北的狼王不是? 林昆嘴角阴森的一笑,冷冷的道:“就是你们两个在小区里杀了人吧!” 铛! 说完,一声脆响,林昆手中的鬼畜直接削断了黄毛挥劈下来的匕首,匕刃崩飞,铿的一声插进了旁边的一棵树杆里。 黄毛顿时满脸骇然,眼看着那乌金光芒流动的鬼畜,就向他的脖子抹了过来,距离太近,速度又太快,根本躲不过。 就在他满心都是绝望的时候,林昆手上的鬼畜突然停了下来,一拳结结实实的打在了黄毛的脸上,黄毛顿时啊的一声痛叫,感觉自己的脸就像是被火车撞了一般,倒飞了出去。 一旁的平头男,挥着刀子就向林昆的肩膀上劈下,林昆脚底下躲闪,同时一记撩阴脚,嗖的一下向平头男的裤裆踢去。 顿时就听砰的一声响,平头男的两颗眼珠子顿时瞪圆的要掉出来,手中的匕首丢到了地上,两只手捂着蛋蛋就在那儿乱蹦跶,边蹦嘴里头边抽着凉气喊道:“疼,疼死我了!” 林昆紧跟着胳膊拉满了弓,冲着平头男的面门一拳砸下,又是砰的一声响,这一次的响声要比刚才的大上几分,平头男闷哼了一声,整个人两条腿迅速的向后倒退,呼通一声摔倒在地,四仰八叉的躺在地上,口鼻流血浑身抽搐。 嘶! 大肚男顿时倒吸一口凉气,目光不安的看着林昆,两条腿已经抖的厉害,颤颤巍巍的向后退,道:“别,别过来!” 说着,伸手就要向腰间摸去,衣服下别着一把袖珍手枪。 嗖…… 林昆手中的鬼畜迅速掷出,一道乌金光芒流动,噗的一声轻响,直接洞穿了大肚男的手腕。 “啊,疼死我了!” 大肚男一边握着被洞穿的手腕,一边凄惨的嚎叫道,血水顺着三棱军刺的放血槽,吧嗒吧嗒的往地上滴,弥漫开一股清冷的血腥气味。 林昆两个大步跨了过来,三棱军刺抽了出来,同时随手一抄,便将大肚男腰间的袖珍手枪攥在了手里,冲着大肚男的脚咣的就是一枪。 大肚男惨叫,更是惨叫,一连两声惨叫过后,喉咙仿佛被撕裂一般,疼的昏死了过去。 林昆赶紧来到了沈曼的身边,沈曼浑身上下抽搐着,已经缩成了一团,身上的衣服已经被她自己给撕扯的脱了下来,胸前的罩罩歪到了一边,露出那一对圆润饱满的白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