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四百一十四章:战(1) - 神兵奶爸

第一千四百一十四章:战(1)

第一千四百一十四章:战(1) 林昆这时刚刚挂了电话,手机便又响了起来,刚才的电话是陆婷打过来的,按照林昆提供的基本信息,陆婷通过国安局的系统,快速的捕获到了朴恩策的相关系,结果令林昆吃惊。 此时的来电是一个陌生号码,林昆想也没想就马上接听了,果然不出所料,打来电话的是朴恩策,不等对方开口,林昆便马上问道:“你到底把沈曼怎么样了,我劝你最好不要伤害她!” 说这话的时候,林昆的语气冰冷,透着一股强大的杀气。 “呵呵……” 电话另一头的朴恩策笑的很轻松,道:“林昆,你就不想听一听你想好的声音么?” 林昆道:“朴恩策,有种你冲我来,绑架一个女人算什么本事!” “不不不!” 朴恩策道:“她可不是普通的女人,她是你们华夏的警官,而且还是一名漂亮的警官,绑了她是件很新鲜的事。” “你要怎样?” “很简单,今天晚上的比试还没有结束,给你办个小时的时间,来太黄山顶,我在这里等着你,咱们继续比试。哦对了,只准你一个人来,不许报警哦,否则后果自负。” “喂,喂!?” 电话里传来了盲音,林昆愤恨的一拳挥在了空气中,大骂一声:“md!” 余志坚和姜夔生已经到了,两人马上关切的问道:“怎么回事?” 林昆道:“果然是姓朴的那个王八蛋绑的沈曼,他要我一个人去太黄山!” 余志坚马上说:“这怎么行,这小子摆明了是对你居心不良,昆哥,你以前得罪过他,还是怎么着,这小子干嘛要针对你?” 林昆苦笑着摇头道:“要说我得罪过的人不少,可这么一号人我还真没有印象,恐怕是过去我得罪的某个人和他有关系吧。” 姜夔生声音阴沉的道:“不管怎么样,你不能就这么一个人去了,他们有多少人我们不知道,你一个人去了肯定危险。” 林昆笑着说:“放心吧,我应该不会有事。” 姜夔生道:“这不是应该不应该的问题,我们现在一共有三个人,志坚你马上给王福打电话,叫他也赶紧过来,林昆到了山下一个人上去,我们从另外的路摸上去接应你。” 林昆点了点头,道:“好!” 林昆开着野马车走在前面,余志坚开着suv载着姜夔生跟在后面,王福接到了电话之后,也马上开着车向太黄山出发,余志坚叫他到了之后在山下找个隐蔽地方,然后再会和。 林昆开着野马车,一路咆哮着就向山上驶去,这野马车的底盘本来不高,但这车有一项功能,就是可以随着路况升高底盘,这技术听起来挺牛x的,但在一些豪车的行列里很常见。 前面不远,能看到有两辆面包车停在那儿,几个人围在一堆篝火旁,林昆没开到跟前,就先把车停了下来,那边的人见他把车停下来,一个个的也都站了起来,一道道冷冽的目光看过来。 林昆向这群人走过去,冲朴恩策一行人喊道:“沈曼人呢!” 朴恩策从人堆里站了出来,笑着说:“果然是一怒为红颜,这为了女人,还真是什么事都做的出来,只身犯虎穴。” 林昆一边往上走,一边毫不留情的骂道:“姓朴的,你别特么在这跟老子玩文字游戏,就你那点份量,还想拿我们华夏的文字做文章,差的太远了!” 朴恩策的脸色顿时一边,旋即冷笑,道:“林昆,我就让你先逞一时口舌之能,今天晚上把你叫来,就没想着让你活着离开,我朴恩策这么多年来各国作案,不少人栽在我手里,今天我就解决了你这辽疆省的过江龙,漠北的狼王,以后就算出去吹牛逼,我也可以拍着胸脯响当当起来!” “老子没时间跟你废话,说,沈曼到底在哪!”林昆目光阴狠道。 “呵呵,你要搞明白,你特么现在是在求我,求人就这态度?”说着,朴恩策冲身边的人递了个眼神,两名欧洲面孔的大汉,马上就向林昆走了过来,其中一名正式刚才砸人车玻璃的艾迪达,另外一个是个黑人,身形比艾迪达还夸张。 若是论身高,林昆一米八五的身高不算矮,但他高高瘦瘦,和眼前这两个身高都在一米九左右的大块头比起来,就显的赢弱许多。 朴恩策站在山坡上,冷笑着说道:“这两个人,一个是前美利坚的三角洲特种兵,一个是非洲多年的资深佣兵,我查了你的资料,你号称是漠北狼王,辽疆省的过江龙、混江龙,你们华夏人又总喜欢封自己是世界佣兵的坟墓,今天我倒要看看到底谁是谁的坟墓,灭一灭你们华夏的威风!” 林昆原地停了下来,看着迎面走来的两个大块头,又向朴恩策看去,道:“朴公子,你能回答我一个问题么?” “反正你也是一个快要死的人了,说吧!”朴恩策道。 “你要杀了我,是出于你个人的狭隘,还是民族的狭隘?据我所知,亚洲诸国,乃至全世界的一些大国,对我们华夏都颇为顾忌,生怕我们有朝一日黄龙腾空,凌驾在诸国之上,我想说的是,即便你们内心再狭隘,也阻挡不了我们华夏这条东方巨龙,今天既然你非要闹到不死不休的地步,我林昆不介意打开地狱模式,把你们全都留在这儿。” 林昆的语气很低,听不出任何的慷慨激昂,但说到最后一句话的时候,平静的语气明显冷了万分,一瞬间他周身上下一股强大的杀气弥漫,平静的山顶仿佛卷起了一阵冷风。 迎面走来的两个大块头微微一愣,仿佛错觉一样,身后的朴恩策等人脸上的表情也是为之一变,流露出一抹不易察觉的惊诧。 朴恩策冷哼一声道:“什么东方第一大国,这只是你们华夏自诩的罢了,在我看来,你们只不过是一只纸老虎罢了!” “我最后问你一次,沈曼在哪,你现在告诉我,我待会儿也许会给你一个痛快的,否则我会一点一点剥走你的生命!” 唰,说完,林昆的左手一挥,乌金光芒闪耀的鬼畜,已经握在了手中。 “杀了他!”朴恩策冲两个大块头命令道:“每人五百万奖金!” 两个大块头一听奖金丰厚的不得了,马上来了精神,向着林昆就冲了过来,其中那个浑身上下黑了吧唧的大汉冲在最前头,他的手中握着一把锤子一样的兵器,向着林昆的脑门就砸了过来,身后跟着的艾迪达手里握着一把短刀,紧跟着向林昆的胸口刺过来。 林昆眼睛微微一眯,毫不慌张,脚下一个错步,提前躲过那艾迪达的短刀,同时手中的鬼畜迎着那锤子一样的兵器自下而上的那么一撩,一道乌金色的光芒映着淡淡的月光扫了上去。 铿的一声脆响,鬼畜和那锤子一样的兵器交击在了一起,顿时闪耀起一阵火花,同时一块金属从那锤子上崩掉,如果是在白天,可以清楚的看到那黑不溜秋的锤子被砍掉了一小块。 黑不溜秋的大汉应声握着锤子倒退,虎口一阵发麻,隐隐的一阵撕裂的疼痛,整条胳膊也跟着有些麻了,目光里满是骇然,或许他本来根本就没把眼前这个高高瘦瘦的小子放在眼里,结果一个照面,就被对方以绝对的威力压制。 再看林昆,身形稳如磐石一样,趁着黑不溜秋的大汉倒退的间隙,手中的鬼畜反转一个方向,向着那一招落空的艾迪达就刺了过去,动作一气呵成,速度快如闪电一般,完全不给那艾迪达任何反应的时间。 嗖…… 乌金光芒一闪,空气中杀气骤至,艾迪达瞪大了眼睛,赶紧将手中的短刀横过来挡在身前,结果就听咔嚓的一声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