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四百一十三章:布陷阱 - 神兵奶爸

第一千四百一十三章:布陷阱

第一千四百一十三章:布陷阱 沈曼愤怒的眼眶中,有泪光闪烁,作为一名警察,亲眼看着需要被自己保护的人被扭断脖子,这是一种怎样的心情? 她紧咬着嘴唇,浑身颤抖,此时哪怕她能聚起一丝的力道,都要和身旁这两个禽兽拼命,这两个跨国盗车贼,他们杀害了我们华夏的百姓! 沈曼怒声呵斥,道:“你们会遭报应了,你们的手会被剁下来!” “呵呵……” 黄毛不以为意的冷笑,一脸猖狂的看着沈曼说:“我说大警察,你还是先关心关心你自己吧,我们的事不用你操心。” 小区的楼上,不少的窗户里头探出脑袋往下看,刚才沈曼的一声尖叫,惊动了许多人,当看到地上倒了个人,还有个女人被抓以后,众人马上开始拿起电话报警。 平头男和黄毛见此情况,赶紧架着沈曼就往小区外走去,路过小区门口的岗亭,岗亭里的两个年轻把俺吓的哆嗦的蹲在地上,愣是头都没敢抬一下。 小区的外面停着一辆没有挂牌子的面包车,黄毛和平头男把沈曼塞了,两人坐进了车里,发动了车子一脚油门离开。 警察赶到现场的时候,嫌犯早就没影了,小区的带上躺着死者的尸体,拉了一圈警戒线,死者的家人跪在地上哭泣,大半夜的听起来尤为凄凉。 一个人的生命或许很渺小,但对于家庭来说却比天还重要。 林昆得到消息第一时间赶到了现场,现场没有什么有用的线索留下,只有保安室里那浑浊不清的监控画面,小区的监控系统出了问题,最近正好在修,画面只能模糊看出个轮廓。 沈曼失踪,会是谁干的? 野马车停在小区的大门外,林昆坐在车里点上了一根烟,很快他就想到了今天晚上的那伙儿盗车贼,沈曼是为了追捕他们来的,要说有恩怨,目前跟这伙人的恩怨是最大的。 可这伙盗车贼的资料他大体看过,国外作案二十余起,盗得豪车数目很大,和警方正面冲突过,但还从没听说有绑架警察一说。 而且,如果从沈曼的身上找原因的话,沈曼只是追踪他们,与他们之间并无深仇大恨,也不至于被绑了去。 那这又是为什么? 林昆深吸了一口烟,缓缓吐了出来,拿起手机给余志坚以及姜夔生打了过去,让两人尽快的赶到现场这与他汇合。 也不知道是有心,还是多想了,林昆觉得这次的事情,多少跟自己有些瓜葛,可实在想不通对方是为了什么,就为了得到自己的这辆车? “呵呵……” 林昆坐在车里自顾的笑了一声,不管是因为什么,就从监控视频里看见他们对沈曼动手,这伙人就别想囫囵的离开沈城! …… 此时,在沈城的一家偏远的快捷酒店里,沈曼被带到了房间里,房间里坐了七八个人,朴恩策坐在这些人的中间。 看到朴恩策,沈曼一点也不觉得意外,反倒是冷冷的笑道:“你们这一次一定不能从沈城逃出去,这里将是你们的坟墓!” 朴恩策冷冷的一笑,道:“好啊,那我倒要看看你们华夏人怎么把我埋葬!” 沈曼愤恨的瞪着朴恩策道:“自然会有人来收拾你们这帮猖狂的小毛贼!” 朴恩策哈哈大笑,站了起来,抬手指了指屋子里的人,道:“我的这兄弟,个个都是精英,他们都上过战场,每个人的身上都背着不止一条人命,只要我们放开了干,你们谁来都是死!” “夜郎自大!”沈曼愤恨的道。 “呵呵……” 朴恩策冷笑,伸出一只手抬起沈曼的下巴,道:“其实我知道,你说的来收拾我们的人,就是开黑色野马车的那小子,他叫林昆是吧,我这次到沈城,本来打算搞完三辆车就走了,他开的那辆野马车是第四辆,而我现在改变计划了,顺便要踩一踩你们辽疆省的这位过江龙。” “哼,做梦!”沈曼恨恨的道:“两个你都不是林昆的对手!” “听你这口气,你对他很有信心嘛。”朴恩策得意的冷笑,道:“看来我搜集的情报不假,你和他的关系果然非同一般,把你抓来是对的,现在我可以用你当诱饵了。” “你……” “把她带走,咱们得换个地方了,这儿人多眼杂,不适合布陷阱。”朴恩策冲屋里的人命令道。 “是!” 满屋子的人纷纷应道,各自起来准备,黄毛和那平头男将沈曼给架了起来。 躺在床上,一直在那哼哼的大肚男被扶了起来,冲朴恩策说道:“大侄子,灭了姓林的那小子,别忘了那个女人。” 朴恩策阴测测的一笑,似乎想到了美的倾国倾城的楚静瑶,嘴角的笑容也跟着淫邪起来,道:“叔叔,放心吧。” 大肚男目光又落在了沈曼的脸上,眨巴了两下眼睛,挣扎着要扶着他的人到沈曼的跟前,伸出那胖乎乎的大手,摸了一把沈曼的脸颊,马上怒不可遏的大喊一声,“这么漂亮的小娘们,谁特么冲她动手了,到底长没长脑子啊!” 黄毛和平头男马上尴尬的低下了头。 朴恩策笑着说:“叔叔,你先稍安勿躁,这是刚把她抓回来,这小妞反抗的太剧烈,不给点苦头尝尝不好办啊。” 大肚男把朴恩策往旁边拉了拉,小声说:“大侄子,这小妞也不错啊。” 朴恩策笑着小声说:“叔叔,只要你喜欢,想怎么样就怎么样。” 大肚男朴江猥琐的笑道:“好,你果然是叔叔的好侄子!” 朴恩策一行人出了快捷酒店,上了两辆面包车,向着附近的一座小山驶去,那山名叫太黄山,山不高,占地面积也不广,这么多年一直也没开发,荒废在那里保持着自然风貌。 这里白天一般都很少有人来,到了晚上就更少有人来了,通往山顶有一条土路,是常年来总有人喜欢开车到山上来打野战轧出来的。 两辆面包车沿着土路开到了山顶,快到山顶的地方,就就看到路边停了几辆车,漆黑的夜色下,那车在那频频的抖动着。 朴恩策一行人从车上跳下来,朴恩策冲身旁的一个身高马大的欧洲男人道:“艾迪达,你去把那些车都给赶走。” “好!” 被称作艾迪达的男人答应了一声,便向那些打野战的车走去。 来到了一辆suv跟前,这欧洲大汉敲了敲车窗,车一下子停止了颤抖,里面一点声音也没有,就好似里面根本没人一样。 艾迪达的耐性很差,亮起了拳头,直接一拳凿在了玻璃上,那本来结实的大玻璃,顿时哗啦的一声,被凿的个粉碎。 车里马上传来了男女的惊叫一声——啊!!! “给你们两分钟,马上给我滚蛋!”艾迪达声音粗犷的道。 车里那浑身上下赤裸裸的男女,顿时被吓破了胆,那男的也顾不上穿衣服,赶紧就爬到了驾驶座上发动了车子。 接下来,艾迪达又走到了另外的两个车子旁,这一次他也不敲车窗了,干脆就是一拳将车玻璃打碎,第二辆车打野战的,是一个身高马大的男人,这男人早些年在道上也算小有背景,这暴脾气上来了,套上了一条三角裤就下来准备教训教训这个国外的傻大个,结果拳头刚抡起来,就被踹趴在了地上,捂着肚子哼哼唧唧,一时半会爬不起来了。 整个山顶上一片荒芜,清干净了在这里打野战的车后,朴恩策掏出手机走到沈曼的面前,道:“给林昆打过去。” 沈曼视若无睹,无声抗拒。 “呵呵,你不打是吧,那我打。”朴恩策直接输入了林昆的电话号码,这是他之前搜索有关林昆的信息收集到的。 嘟…… 电话响了一声后,马上就被接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