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四百一十一章:动手 - 神兵奶爸

第一千四百一十一章:动手

第一千四百一十一章:动手 听到‘韩心’这两个字,林昆脸上的表情马上有些尴尬,这一切怎么逃得过楚静瑶的法眼,她笑了笑说:“放心吧,你媳妇又不是泼妇,大老远的来见一个人,又不是为了打架。” 林昆讪讪的笑了笑,竟不知道该什么好,“这……我……” 楚静瑶微笑着说:“你什么都不用说,你在外面的那些风流债,我不能说事无巨细,但多多少少应该也知道一些,蒋姐肯把百凤门交到你手上,并且尽心尽力的为你着想,沈曼每次见到你都情绪复杂,表面上想跟你吵架,其实做女人的心里都明白,她不过是想多和你接触罢了,韩心我不太了解,所以我要来见见她,只是随便聊聊,不谈其他。” 林昆忽然间有些惭愧,面对楚静瑶平静的目光,有些无处可藏的感觉。 楚静瑶清澈的眼眸,似乎一下子就将自己男人的心洞穿了,微笑着说:“你不用觉得惭愧,你只是犯了一个多数男人都会犯的错误,我不是那种只会一心渴望着童话般爱情故事的小女孩,我能够容忍我的男人犯错误,但底线不能触碰。” 林昆笑着说:“什么底线?” 楚静瑶抬起手,指了指林昆的胸口,说:“在你的心里,我和澄澄必须是第一位的,就算你未来有再多的红颜,也不能变,如果你变了,那我就离你而去,没有丝毫的犹豫。” 林昆苦笑,忽然间感动的想要哭,道:“媳妇,你……” 楚静瑶却是微笑着打断,道:“明天你帮我约一下韩心,时间不早了,我们睡觉吧。” 说着,楚静瑶放下了手中吃了大半的盘子,就准备起身去卧室。 林昆却是突然站了起来,一把把她从后面抱住,贴着她的脸颊,嘴角笑容贪婪的说:“就这么就去睡觉,岂不太浪费了这大好的夜色?” 楚静瑶微微侧过头,笑着说:“那你想怎么样?” 林昆黑笑着说:“你懂的……” …… 沈城的一个快捷酒店内,朴恩策和他手下的一行人坐在一个房间里,朴恩策手里夹着烟,烟在不停的哆嗦着,他的胳膊和林昆动手的时候,两只手撑在地上受了伤,还没恢复。 朴恩策的大肚男叔叔这会儿躺在床上,腮帮子肿的老高,在那哼哼唧唧的痛吟着,知道的他是被人打了,不知道的还以为是被爆菊了呢。 朴恩策的脸色很阴沉,嘴里头的烟一口接着一口吐出来,身旁的一个平头男小心翼翼的问道:“少爷,接下来该怎么办?” 朴恩策恨恨的道:“我们之前不是摸过消息么,那个从中港市一直追来的女警察好像跟那个姓林的关系不浅,我们直接打击那姓林的危险系数大,就从这个女的入手!” 两一个染了一头黄色头发的男人,道:“绑架,再要挟?” 朴恩策点了点头,道:“黄毛,平头,绑架那女警的任务交给你们俩,你们俩有没有信心搞定?” 黄毛和平头对视了一眼,点了点头,说:“少爷你放心,一切包在我们身上!” 朴恩策目光里透出一丝阴狠,道:“好,今天晚上就动手!” 沈曼亲自把肖峰送到了医院,肖峰伤的很重,不过好在没有伤到要害部位,包扎一番以后,只要静养一段时间就没问题了。 肖峰是沈城本地人,父母都是下岗的工人,家里头还有一个刚结婚不久的姐姐,听说他受了伤,一家人全都赶到了医院。 肖峰躺在病床上,家人围在边上一脸担心,其中以他母亲为最,老人家着急担心的连连落泪,不管肖峰怎么劝,她就是止不住眼泪。 沈曼去外面买夜宵回来,正好遇上了这一大家子的人,此时的沈曼已经洗好了脸,重新换上了一套衣服,又恢复了往日的动人模样。 说来也奇怪,这一见到沈曼,肖峰的老母亲马上就止住了眼泪,脸上带着一丝小兴奋问肖峰:“这姑娘是?” 肖峰哪能不知道自己母亲的心里是咋想的,尴尬的冲沈曼笑了笑说:“沈局长,这几位都是我的家人,这是我妈……” 肖峰一一的将家里人介绍给沈曼认识,沈曼笑着点头打招呼,落落大方的样子,哪还有半点火辣女警的影子,完全就是一个相貌可人的大家闺秀。 肖峰的母亲一听‘沈局长’,马上眼神中的光芒更亮了几分,主动站起来走到了沈曼的跟前,说:“是中港市来的那位沈姑娘?我听我们家小峰提起过你,果然是长的漂亮!” 肖峰赶紧打断母亲,道:“妈,你别乱说,我什么时候……” 不等肖峰把话说完,肖峰的母亲回过头瞪了他一眼,道:“都多大个男人了,还这么腼腆,怪不到现在也找不到媳妇!” 肖峰顿时被说成了个大红脸,沈曼也觉得有些尴尬,留下来跟肖峰的家人说了几句之后,便说还有事要忙先离开了。 沈曼一走,肖峰的家人马上聚在一起叽叽喳喳起来,肖峰的母亲冲肖峰竖起大拇指,道:“儿子,眼光不差!” 肖峰哭笑不得,道:“妈,这都哪跟哪啊,我和沈局长只是同事关系,就算你儿子喜欢人家,人家也不一定喜欢你儿子啊。” 肖峰的母亲一听这话不乐意了,道:“我儿子要模样有模样,要个头有个头,那丫头凭什么看不上我儿子,等她进了咱们家的门儿,以后这过日子的事,得你说了算!” 肖峰更是哭的心都有了,这老太太守旧的思想可真严重,这都啥年代了,还男尊女卑呢,再说了人家能嫁到咱们家么? …… 沈曼从医院里走了出来,呼吸着外面的新鲜空气,肖峰对她的心她怎么可能不知道,只是爱情这个东西真的强求不来。 她承认肖峰是一个不错的男人,倘若自己跟他在一起了,应该会幸福,可自己对他只是朋友关系,同事关系,再往前走一步都不可能,这种想法始终坚定在她的心里。 在路边拦了一辆出租车,就准备回家了,出租车停在了租住的小区外面,沈曼付了钱下车,这一路上心情始终难以平静。 感情这种东西是最磨人的,最怕错误的时间遇到对的人,现在她满脑子里都是有关林昆的影子,那一刻她看见楚静瑶和他一起坐在车里的模样,还有澄澄,一家三口…… 心中有事,脸上自然经不起笑容,走进小区的大门,没有察觉到身后有人正在悄悄尾随,马上就要走到楼下,这时面前突然一道黑影拦住。 “沈警官?” 沈曼抬头看去,眼前的是一个个头不是很高的男人,剃着个平头,脸上的笑容有些猥琐。 “你是谁?”沈曼问道。 “我是谁不重要。”平头男阴冷的笑道:“重要的是我们少爷想请你过去坐坐,希望你配合一下,咱们大家都方便。” “你们少爷是谁?”沈曼冷冷的问,一双拳头不由的握紧。 “我们少爷?” 这时,沈曼背后冷冷的一声传来,一个满头染着黄毛的男人走过来,“我们少爷你几个小时前刚见过,你还差点被他一枪打死。” 沈曼目光陡然一冷,道:“你们是那伙儿国际盗车贼?” 平头男冷笑道:“哟,沈警花干嘛说的这么难听,我们只是汽车收藏者,对汽车那是抱着热爱的心,不想它们被一些毫不懂车的人糟蹋了而已,你怎么能说我们是盗车贼呢。” 黄毛男道:“平头,别跟她废话了,赶紧动手吧!” 平头男冷笑一声,道:“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