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四百零九章:山顶的枪响 - 神兵奶爸

第一千四百零九章:山顶的枪响

第一千四百零九章:山顶的枪响 朴恩策目光冰冷的瞪着林昆,一双拳头握的咯吱咯吱响,他咬了咬牙关,语气冰冷的冲林昆说:“愿赌服输?你也配!” “哟呵!” 林昆顿时笑了,一脸轻佻的道:“你小子这是摆明了要耍赖皮?啧啧啧,你们高丽人都像你这么言而无信么?这可不好啊。” “少废话了,你打了我叔叔,这笔账咱们好好算算!等算了这笔账,我也明确的告诉你,你的车也是我的!”朴恩策目光冰冷的道,说话的时候眼睛都不眨一下,够自信! “呵,呵呵……” 林昆冷笑,脸上那懒散的表情中央,双眸却是抖的一亮,挑衅的盯着朴恩策说:“小崽子,知道什么叫给脸不要脸么,老子本来只想掰断你一根手指头,你却偏偏要老子废了你!” “我去尼玛的吧!” 朴恩策一声怒吼,挥拳就向林昆打了过来,他压根就没把林昆放在眼里。 林昆眼睛微微一眯,不得不说这小子还算有两小子,挥出拳头刚要硬撼上一记,却见对方的拳头猛的一收,只是个虚招,脚底下突然一个劲踢踢了过来,直奔着他的腰眼。 林昆脸上的表情突然一冷,这家伙上来就用杀招,看来是准备一招就把他给打趴下,胳膊迅速向下的一沉,顿时就听砰的一声响,朴恩策踢过来的那只脚结结实实的踢在了林昆的胳膊上。 林昆应声向一旁横的退了几步,这时朴恩策紧跟着一步追上来,整个人凌空一跃,大脚板子竖劈的就向林昆劈下。 招招毒辣,招招都是杀招。 林昆双脚往地上一扎,脚底下的青石地面,顿时仿佛往地下一沉,抬起手冲着朴恩策力劈而下的脚踝就抓了去。 见状…… 朴恩策心中大骇,力劈而下的这只脚,倘若真的被林昆抓在手里,那他马上就陷入了被动,急忙之下单腿劈下变作双脚横踢。 铿! 一声闷响,可即便如此,林昆的手就像是长了眼睛一眼,一把抓住了他的左脚踝,而后不给他任何反应的机会,手上一股大力爆发,抡着朴恩策的腿猛的就在半空中一抡。 朴恩策的身体一下子失去了控制,瞬间只感觉天旋地转,而后整个人迅速的被摔在地上,眼看着自己就要脸着地的一瞬间,他赶紧伸出一双手,向着地面上撑去,啪的一声凛冽声响,朴恩策的双手顿时和地面来了一个亲密接触。 与此同时,一股强大的力道震上了双臂,朴恩策只感觉自己的两条胳膊迅速失去了知觉,一阵钻心的疼痛涌起。 朴恩策身体在地上一弹,一个凌空翻身,落在了五米开外。 林昆静静的站在原地,一脸轻佻的笑容看着朴恩策,道:“不错嘛,就刚才的那一下,你要是个怂包,脸已经摔成饼了,嗯,虽说实力还没有达到黑带,不过估计也快了。” “哼!” 朴恩策两条胳膊几乎已经完全失去知觉,但嘴上依旧不服输,冷冷的冲林昆道:“刚才是我大意了,你别太得意!” 林昆笑着摇头叹息,道:“这么多年,被我打趴下的人不计其数,像你这么嘴硬的也不是第一个,本来今天晚上我只想要你一根手指头,但看来你对这个结果不太满意。” “呵呵……” 对面的朴恩策冷笑,林昆的眉头忽然皱了起来,就在他刚刚把话说完,周围忽然间无数道杀机弥漫,正向他聚焦过来。 只身犯险已经不是第一次了,林昆还不至于由心的感觉到害怕,主要是澄澄和楚静瑶在场,他担心母子俩受到伤害。 觉察出林昆脸上的表情变化,朴恩策笑的更得意起来,道:“怎么,怕了?今天晚上我不光要你的车,还要你的女人!” 林昆的眼神陡然间变的凌厉起来,盯着朴恩策,一股强烈的杀意弥漫看来,道:“看来今天晚上你是不见棺材不落泪了!” 朴恩策哈哈大笑,道:“好啊,那你倒是让我见见棺材啊!” 林昆的眉头顿时一挑,目光猛的瞪向上坡方向,暗中有一道身影摸了上去,就在他刚要准备有所行动的时候,山下突然响起了警笛声,通向山顶的两条路上,七八辆警车开了上来。 朴恩策脸上的表情突然一凝滞,心中有些慌乱了起来,冲着周围的暗处就喊道:“快,出来带上叔叔,准备撤!” 他的话音一落,周围顿时出现了七八道人影,这些人的身手异常矫捷,过来扶起了趴在地上的大肚男,便准备撤。 林昆趁着这个空档也没敢多耽搁,赶紧冲到了山坡上。 野马车里,楚静瑶抱着澄澄坐着,看见林昆后,母子俩脸上安心了下来。 林昆见母子俩没事,刚刚悬着的一颗心,也算放了下来。 这时,那七八辆警车已经开了上来,将前后两条上山的路给堵死,一群真枪实弹的警察下车,冲着被困在中央的朴恩策等人大声的道:“你们已经被包围,请马上投降!” 站在小山坡上的林昆闻言,心中顿时有些无语,这些警察实在是太单纯了,这种威胁恐吓对普通的小毛贼来说好用,对下面的这些从高丽来的匪徒,绝对半点效果也没有。 果不其然,就在那警察的警告声刚刚喊过,下面就响起了枪击的声音,有人惨叫一声倒地,接着就听朴恩策大声的喊道:“干掉他们!” 抢响声越来越激烈,林昆本来要下去帮警察的忙,可碍于楚静瑶和澄澄在这儿,他不敢轻举妄动,只好暂时回到车里。 “趴下!” 林昆把楚静瑶和澄澄抱在了怀里,手中握着沙漠之鹰,警惕的盯着四周。 下面的枪战很激烈,叮叮铛铛的,沈曼和肖峰也在其中,沈曼手中握着一把手枪,向着被围在中央的一群悍匪开枪,肖峰则守在她的身旁,生怕她受到伤害。 朴恩策一方一共有七八个人,朴恩策冲身旁的一个人递了个眼神,道:“炸死他们,我们撤!” 那人接到命令点了一下头,从腰间掏出四颗手雷,向着两个方向就抛了过来。 黑黢黢的手雷在半空中划过一道诡异的抛物线,分别落在了两辆警车的中间,警察一方顿时大惊,大喊了一声:“隐蔽!” 紧接着就听轰隆轰隆四声爆炸声响,警察一方损失惨重,有人倒在地上惨叫,有人呼喊着对方的名字,道:“小李,你没事吧!” “小周,你醒醒!” “小杨,小杨……” …… 轰、轰! 接着又是两辆警车爆炸的声响,爆炸的光芒顿时将整个山顶都烧红了。 趴在林昆怀里的楚静瑶和澄澄,两人的身上都害怕的颤抖了一下,楚静瑶抬起头看着林昆,“要不,你去帮帮……” 不等楚静瑶把话说完,林昆嘴角微微一笑,说:“没有什么比你和澄澄的安全更重要。” 楚静瑶脸上的表情微微的愣了一下,内心里顿时一阵幸福缭绕。 朴恩策和他的一伙儿人顺着山坡逃去,沈曼这时不顾肖峰的阻拦,硬追了出来,举起手枪冲着这一群人的背影就要开枪。 这时,朴恩策突然回过头,手中的枪筒对准了沈曼身旁的那辆银灰色的跑车的油箱盖,手中的扳机一扣,咣的一声枪响…… 只见一颗带着火光的子弹,射了出去,叮的一声打中了油箱盖,沈曼脸上的表情剧烈的变化了一下,赶紧向一旁趴去,顿时就听轰的一声爆炸声响,那昂贵的跑车瞬间炸了。 “沈曼,沈曼!!!” 肖峰大喊着,不顾危险冲了出来,暗处的朴恩策手中的扳机再次扣动,咣…… 噗嗤! 一声极其清脆的响声,子弹穿透了骨头发出的声音,肖峰一声痛哼,肩膀被子弹洞穿,整个人凌空的向后一仰,摔倒在地。 其余的警察全都害怕了,他们平时哪见过这么狠辣的匪徒,一个个愣在那里不敢再追,山顶上一片通红的火光,浓烟四起…… “沈曼,沈曼!” 肖峰倒在地上仍在大喊着,肩膀上的血水已经染红了大地。 “咳咳……” 隔着一片火光,沈曼的声音传来,道:“肖队长,我没事。” 听到沈曼的声音,肖峰那一脸焦急的脸上,顿时放松了下来,这一放松,肩膀上的疼痛感觉的尤为浓烈,疼的他直呲牙咧嘴。 沈曼放弃了继续去追,这伙跨国的盗车贼比自己想象中要彪悍的多,她回过头向不远处的小坡上看去,那辆黑色的野马车静静的停在那儿,她的脸上顿时一股难以形容的愤怒,向着野马车就走去。 “林昆,你给我出来!” 沈曼冲着野马车就大声咆哮,她现在一肚子的怒气,刚才要是林昆肯出手,她相信那群盗车贼绝不会轻易逃掉! 林昆正坐在车里,就看见沈曼满脸黑乎乎的走过来,心里头十分诧异,她怎么会在这儿?这时趴在林昆怀里的楚静瑶和澄澄也抬起了头,楚静瑶和澄澄疑惑的看向沈曼,而这时沈曼也看到了车里的楚静瑶和澄澄,脸上的表情忽然复杂起来……